南韩首家原子核能发电站拆除研究所将构建 设于西南圈地区www.154net。韩国《韩联社》网站发布消息称,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在第13次经济活力对策会议上发表《核电站拆解产业发展战略》,力争到2035年左右将韩国核电产业的世界市场份额提升至10%,跻身世界前五。
目前,韩国核电站产业市场规模至少为22.5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328亿元),但过于偏重建设和运行,拆除经验、技术和人才相对缺乏,产业生态系统尚不健全。根据政府2022年启动古里1号核电机组拆解工作的计划,25个相关项目有望从今年6月起提前推进。具体包括成立核电站拆解研究所,同有关部门和研究机构联合推进技术升级和商业化等工作。产业部曾表示,将于2021年下半年前在釜山、蔚山、庆州等核电站密集区成立首个核电站拆解研究所。政府将争取到2022年培养出1300名专业人才,还将设立500亿韩元规模的核电站企业基金,提供利率、贷款优惠,为相关企业提供生态系统、人员、金融方面的综合扶持。
此外,政府还将分三期进军世界市场计划,在2020年后半期起携手发达国家共同进入第三国家市场,在2025年左右承揽发达国家项目,2030年起有望单独进军海外市场。

中新网4月16日电
据韩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韩国国内首家核电站拆除研究所将于2021年下半年,在核电站密集的东南圈地区成立,据悉,该地位于釜山和蔚山临近地区的古里及庆州。

摘要:当前国际核电市场竞争激烈,除俄罗斯高歌猛进外,日本、韩国核电出口争夺也是不遗余力。另外,美国、法国等老牌核电国家也不容小
–>

据报道,15日,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在韩国首个核电站拆除对象古里1号机组,举行了“核电站拆除研究所成立谅解备忘录签署仪式”。核电站拆除研究所将为拆除因设计寿命到期而永久停止运行的古里1号机组,提供支援。古里1号机组的拆除工作将于2022年开始,预计耗时10年,所需人力为1000人。

南韩首家原子核能发电站拆除研究所将构建 设于西南圈地区www.154net。当前国际核电南韩首家原子核能发电站拆除研究所将构建 设于西南圈地区www.154net。市场竞争激烈,除俄罗斯高歌猛进外,日本、韩国核电出口争夺也是不遗余力。另外,美国、法国等老牌核电国家也不容小觑,他们凭借多年在世界核电与核工业领域的主导地位,通过其国内和出口举措对全球核电发展以及新兴国家核电技术选择产生极大影响。

韩国政府及地方自治团体预测,拆除一座核电站将产生1万亿韩元的费用,其中韩国原子力环境工团的处理费用为4000亿韩元,而地区的“滴漏效应”(Trickle-down
effect)为6000亿韩元。

南韩首家原子核能发电站拆除研究所将构建 设于西南圈地区www.154net。此前已有许多针对俄、韩出口经验的总结报道,关于其他国家的经验介绍并不多见。本文通过分析美、法、日等国家核电出口经验,并在吸收相关国家经验基础之上,结合我国核电出口形势,提出若干启示与建议,以期对我国核电“走出去”工作提供借鉴。

www.154net,南韩首家原子核能发电站拆除研究所将构建 设于西南圈地区www.154net。南韩首家原子核能发电站拆除研究所将构建 设于西南圈地区www.154net。另外,核电站拆除研究所将根据政府的脱核电政策,发展核电站拆除市场,促使其成为应对新产业的核心基础设施。

南韩首家原子核能发电站拆除研究所将构建 设于西南圈地区www.154net。当前国际核电市场重心已由发达国家逐渐转移到新兴经济体国家。法国、美国、日本等由于自身不同原因,国内核电增长规模有限,相关产业存在产能过剩局面。法国新的能源政策为核电发展设置了上限;美国石油、天然气资源充足,价格低廉,且未来电力需求增长不大,国内新核电建设面临经济性挑战;日本目前国内有1台核电机组通过审批重启,新机组建设存在不确定性。为推动核电产业发展和创造就业,继续占据世界核能领域领导地位,上述国家绝不会放弃国际市场的争夺。

据韩国政府计划,将在釜山、蔚山交界地区古里核电站内,设立轻水反应堆方面的核电站拆除研究所,在庆州甘浦邑一带设立规模相对较小的重水反应堆拆除技术院。

主要核电国家出口经验与做法

目前,韩国30座核电站中有26座采用轻水反应堆,4座采用重水反应堆方式。产业通商资源部还表示,将通过韩国水力原子力和釜山、蔚山、庆北自治团体间签订的谅解备忘录,为研究所的设立和运营提供协助。

法 国

据报道,其中,釜山和蔚山共同建立的核电站拆除研究所成立费用为2400亿韩元,由中央政府、地方自治团体和公共机关分担基础设施费用,但具体的分担金额尚未确定。

2014年法国调整了国内能源政策,准备到2025年将核电份额限制在50%以内,但法国一直在积极谋求核电对外出口。除积极推广EPR这一175万千瓦装机容量的堆型外,法国也在联合日本向新兴市场国家推广Atmea1,以适应多数发展中国家需求。

法国近年来的国际市场竞争表现比较突出。正在建设芬兰奥尔基洛托3号,并参与4号投标;中国台山两台在建;印度6台机组,2010年12月签署主体协议将向首批两台机组供应核岛及相关服务,目前正在开展合同谈判;拥有包括欣克利角C在内英国5个核电厂址的投资权;土耳其锡诺普Atmea1机型4台机组,由日本三菱重工、伊藤忠商社和法国阿海珐、法国燃气苏伊士集团联合参与。

为推动核电出口,法国在国内或国际市场上采取的做法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1. 政府始终支持核电发展

对核电管理重视。法国成立了核政策委员会,由总统担任主席,负责制定核政策,成员包括总理、核相关部门的部长、军方高层以及原子能委员会(CEA)主席等。在总理领导下设立了部际委员会——原子能指导委员会,负责研究核政策,审批CEA的工作计划及预算。原子能指导委员会主席由总理或其指定的一名部长担任,成员有CEA主席、核相关部门高级官员,以及政府指定的核专家等。原子能指导委员会实现对国内两大核能企业的绝对控股,持有阿海珐集团股份80%以上(原子能委员会持股62%),持有法国电力公司87.3%的股份。

分工明确。国内核相关机构中,CEA负责核军工科研生产与民用核科技研发,以及国际合作;阿海珐负责核燃料循环业务和核电厂设计与施工;法国电力公司负责核电厂建设与运行;核安全局负责民用核设施与活动的安全监管;国家放射性废物管理机构负责放射性废物管理与处置。

正是由于政府多年来对核电的持续支持,在引进基础上不断改进优化,实现核电技术标准化、系列化与自主化,形成了自己的品牌,法国才成为真正的核电强国,国际影响力逐渐提升,为日后核电出口打下坚实基础。

  1. 将核电出口上升到战略层面

良好的国际政治关系是赢得世界核电市场竞争的重要因素,法国政府积极开展核能外交。法国核电在国际市场上的成就离不开国家的顶层推动。2006年10月,时任法国总统希拉克在其任期内第四次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大力推销其第三代核电机组EPR,为最终获得台山项目大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2010年12月,在萨科齐访问印度期间,阿海珐与印度就在马哈拉施特拉邦的杰塔普建造EPR机组达成合作协议。

  1. 整合核工业体系

吸取先前经验教训,法国为应对国际核能市场竞争,对国家核工业体系进行了重大整合和强化。2011年9月,在政府主导下,把CEA、核电站制造商——法马通核能公司(Framatome-NP)和核燃料生产供应商高杰玛等相关业务进行整合,组建了阿海珐集团,由CEA控股,下属三家核心公司:阿海珐核能(AREVA-NP)公司,负责核电站设备供应、核电站建设与维修等业务;AREVA-NC公司,负责铀矿开采、水冶、转化、浓缩、元件制造、乏燃料后处理与再循环等核燃料循环工业体系服务;阿海珐输变电公司(Areva-T&D),为2004年收购法国阿尔斯通的全部输配电业务后组成,负责输变电各环节的设计、制造,并提供全套输配电设备、系统与服务。法国通过整合国内相关资源,一定程度上具备了全产业链综合竞争优势,旨在提高其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

  1. 采用合资方式实现核心技术引进与开发

20世纪70年代初,为了引进美国西屋公司技术,法国组建了法美合资的法马通公司,法方占股51%。合资期间,批量规模建设核电站。法方通过标准转化、引进技术,掌握了核心技术,并很快收购了美方持有股份,成为独资公司。为更好地进军欧洲市场,法国与德国合作开发EPR技术,成立了Framatome-NP(后来的阿海珐核能AREVA-NP),其中德方持有34%股份。后来在西门子决定放弃核电业务时,阿海珐集团于2011年4月宣布出资16.2亿美元收购了西门子所持股权。

  1. 以市场为导向,灵活调整海外开发策略

2009年阿海珐公司在阿联酋核电项目招标中败给韩国后,引发国内对核电未来发展的思考。法国原总统萨科奇在听取了专家小组递交的《法国核电工业的未来》研究报告后,主持召开核电政策专门会议,作出战略调整。首先,开始谋求技术多元化,根据国际市场需求,除向外推广EPR核电机型外,由阿海珐公司与日本三菱重工联合开发造价低、功率为110万千瓦的Atmea1核电机型,以满足电网规模小、融资能力弱的国家核能发展需求。其次,进一步整合法国核工业体系。把主导法国核电产业进军世界市场的重任交给法国电力公司,并进一步推进核电产业的整合。阿海珐和法国电力达成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提升战略合作水平。

  1. 通过参股、收购等形式,挺进海外市场

2008年,法国电力公司抓住英国最大的电力公司——英国能源集团公司(BE)财政经营困难、面临破产之际,出资230亿美元收购,并将其改组为在英国注册的EDF能源公司。之后在英国政府核电厂址招标中,EDF能源赢得英国5个厂址的建造权,这为目前EPR技术在英国的布局奠定了基础。针对美国市场,2005年阿海珐与美国星座能源公司联合成立Unistar核电运行公司,共同开发美国版EPR(US-EPR)。另外,阿海珐2008年专门组建了阿海珐浓缩服务有限公司(AES),负责在美国建造与运营鹰岩浓缩厂;阿海珐还准备同杜克能源公司合作,在美国申请建造MOX燃料制造厂,并计划在俄亥俄州的派克顿建造一座采用EPR技术的电站。法国在进入美国核燃料循环前端和后端市场同时,也为将来的核电技术输出创造了条件。

  1. 通过国际合作实现强强联合,克服自身短板

在英国欣克利角C核电项目上,由于2013年投资合作伙伴英国森特里克集团(Centrica)宣布退出,新项目面临融资挑战,EDF选择与中广核集团和中核集团合作,由中方企业持有欣克利角C核电站30%~40%的股份,从而解决了项目的融资问题。

法国还与日本开展合作,向第三国出口核电技术。2007年法国阿海珐与日本三菱重工组建合资公司各持股50%,旨在整合两家优势,面向计划开发核电的新兴市场国家,开发电功率为110万千瓦的Atmea1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