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远看到臭臭和朵儿,小豆子仰着脸对阿妈说到

图片 1

奶奶说,世界上最后一片树林快要枯死了,要我去给它们浇浇水。
  我迷惑,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我们还要树林干什么,那不是博物馆里的东西吗?
  时间,2505年,早上。
  我抬起头看,到处是一千多层的高楼大厦,各式各样的飞行器。
  天上挂着人造太阳,街上的人们戴着很好看的飞行服,脚边是各种可爱的机器猫啊、机器狗啊、各样富有现代化气息的花束打点着天空。这么好的现代都市还需要森林干什么呢?
  不知道为何,奶奶竟然拒绝了我给她新买的人造氧气。我更加不解。
  奶奶竟然还让我牵着一条牛跟着她去散步,要知道现在大家出门都是用来飞的,还有谁会来走路呢?在天上横行撞开那些云层不是更有意思吗?
  奶奶不答,于是我不得不得跟着牛的身后一步一步地走了。这简直是要我的命啊。
  虽说这样来形容有些夸张。
  奶奶、牛、我在一条十分原始的路上走着。
  突然来了一阵的黄沙,奶奶伸手去挡。
  我连忙把防尘器交给奶奶,奶奶依旧拒绝了。
  “奶奶,走在这样的路上有意思吗?”
  “这路,你熟悉吗?”
  “那是当然,我怎么会不熟悉呢,虽说我也不常来奶奶这,可是我每次来都要在这条路上飞来飞去!”
  “而且,我小时候不就是在这里长大的吗?”
  “那你知道这条路的前面是哪里吗?”
  “是您的家啊。”我答道。漫不经心地看着前面的老黄牛。
  “那路的另一头呢?”奶奶问道。
  “伟大的新时代大都市,A城,哈哈……”一说到这个,我就十分有话说。
  “那你知道这条路上都有些什么吗?”奶奶问道。
  “有人造太阳、人造花、人造树、机器人护卫啊、克隆牛啊、xos、x11啊!”
  “不,你只是看到了一些——”奶奶顿了顿说道:“还有那漫天飞扬地黄沙,机器的轰鸣、还有那些被你忽略掉的污水、核导弹发射失败的核泄漏……”
  “……”我无语,这些确实是我没注意的。
  “你见过阳光吗?”
  “当然,我每天都看到啊!”
  “奶奶说的是真正的阳光。”我突然看到奶奶眼里说不出的笑意。
  “清晨的时候,太阳从东方的树林里缓缓地升起,那时,阳光会温柔地洒下来,穿过河边的那些灌木,然后又被那些高树伸出的树杈的叶子搅碎,洒在那些花上草上……”
  “都市里不也有阳光吗?”我道。
  “那,不一样。”奶奶的声音总是不紧不慢的。
  “前面是一片栀子花。”奶奶说道。
  不久,便真的看到一片栀子花。
  好一片美丽的栀子花,满鼻子都是可以触到的花香。
  一阵风吹过,栀子花缓缓地落下来,一片落在我的头上,一片从我的面前飘落。
  我伸手去接,凑近,是真的花香。
  路的两边都开了栀子花,这时,奶奶用扫把把花瓣扫到一起。
  我不禁暗暗地笑她的愚,花落了还要扫到一起,收藏起来。
  “这是地球上的最后一片栀子花了……”
  我的心不禁一动,似乎是被什么东西锤了一下。
  “前面是一片蘑菇林。”
  昨夜时候的雨点,现在有了很多的蘑菇钻出来,树林那边的彩虹出现了。
  “那是人造的吗?”
  “不,那是真的彩虹。”
  奶奶很高兴地说,用篮子采了放好,一边走一边又采了一大把。
  真的彩虹,比以往所看到的更加美丽,好像有一种东西一下子射到你的心里去。
  痴橙黄绿青蓝紫,我不由地痴了。
  继续走,穿过一条蜿蜒的小路,前面是一个湖,干净地如同一面镜子,我不知觉地捡起一块石头想要玩打水漂,可是又不忍去打破这湖面的安静。
  树上落了很多的鸟,真的是草长莺飞。
  跟着牛后面的我不再抱怨牛走得慢了,其实,是我的脚步太快了。
  脚步太快,就一定错过了太多的风景。
  奶奶在她的小木屋里拿出一本书来,是《麦田里的守望者》。
  翻开,一股古朴的书香扑鼻而来。
  我突然明白了奶奶让我在牛后面跟着的用意,真正快的人是我自己,现代人的生活脚步太快,一度地只顾发展,却忘了去保护美丽的地球。
  原来真正愚的人是我自己。、
  奶奶笑了,用手指了指木桶,我点点头。
  我第一次没有使用高科技的东西,而是用我的肩膀挑了满满的一桶水到奶奶的面前。
  奶奶用勺子满满地装了水浇在面前的花上。
  这是地球上的最后一片森林了,所以,奶奶一直在守望着。
  “前面是一滴露水,雨后碧草承清露,满城春色映朝阳。”我和奶奶对视而笑。
  我接了一滴露水,放在我的手心里。阳光下很是漂亮。
  这不仅仅是一滴水,还是我手心里的太阳。
  以后,我决定要常常来看看这里。
  我向奶奶要了一顶芦苇编成的草帽戴着头上。
  然后,我学着奶奶的样子把栀子花的落叶扫在一起。
  晚上的时候,我在看《麦田里的守望者》,突然一只鸟飞过,我笑了。

“ 阿妈,风吹得脸疼。”小豆子仰着脸对阿妈说到。

图片 1

阿妈看着小豆子圆圆的脸上两抹红色,从鼻子两边一直晕染到耳后。

边儿为我配图的水彩画  美吧

阿妈说:“那是秋天来了。”

文/王宁子

立秋后,空气明显干燥了许多。

五月的清晨,起了个大早,拾起搁浅很久的晨练,胳膊腕上串上两个绳圈,绳子的尽头是我温顺的朵儿和亢奋的臭臭。出了门,兴奋的臭臭一路狂飙,我被拽得一路小跑,朵儿跟在身后开心地吐着小舌头。

太阳越来越高,河水清了,大雁一排排从头顶飞去,几棵枯干的枝丫指向天空,青海湟源,秋季赶走了之前所有的缤纷色彩。

黎明的小巷,宁静温馨,朝霞映红了树梢,月亮浅浅地挂在天边,一个转身它便露出半张脸不知在谁家的屋顶上歇息。各家门前的小菜园郁郁葱葱,花花草草从睡梦中醒来,仰着头顶着星星点点的皇冠聆听小鸟的歌声。早起的主妇已在清扫庭院,一只猫咪懒懒地蹲在门墩上发呆,远远看到臭臭和朵儿,立刻起身弓腰喵喵地叫着,等不到我们走到跟前,便箭一般飞上了树,扒着树枝转过身狂妄地叫着。臭臭和朵儿挣着绳索愤怒地朝树上吼着,我一声训斥手腕稍稍用力,它俩便住声屁颠屁颠地跑到我前面,讨好地摆着尾巴。

秋季像阿妈的头巾,日子久了褪色了,不再鲜艳,颜色如田里堆着的麦捆。

出了小镇,一股凉风混合着野花野草的香味扑面而来,路两旁成熟的油菜低着头弯着腰,用感恩的笑脸迎着大地;一层薄雾依偎着树梢,偶尔一两声鸟鸣,几只鸟儿呼啦啦地冲出来,搅散了晨雾的聚会。

小豆子每年都跟着阿妈去田里收庄稼。清晨,露水刚下来的时候,小豆子就跟着阿妈走上山了。阿妈提着暖瓶,褡裢里背着焜锅馍馍,这是娘儿俩一天的伙食。

远远传来几声高昂的秦腔,臭臭放慢了脚步仰天吼了几声,竖起耳朵透过小树林四处张望,朵儿紧跟其后效仿,一阵车鸣,它俩便吓得躲在我身后,待到车远去,臭臭又开始张狂起来。

小豆不紧不慢地跟在阿妈的后头,手里攥着一把蜜罐罐花,摘一朵放在嘴里吸,不知道是花蜜还是昨夜的露水,流进了小豆子的嘴里,甜丝丝的。他仰头望向山上,那一块块田从山脚延伸到了山顶,呢喃道:“大豆,麦子,最高的是油菜子,洋芋地里的洋芋已经被阿妈挖走了……”

雨后的田野格外清新,远处的秦岭清晰可见,青黛色的山峦在蓝天下如一幅水墨画。麦穗已开始泛黄,在晨风中微笑。一阵清脆的鞭子声划破天际,池塘边,一个黑衣男人在晨光中甩起长鞭,一个鹞子翻身,那长鞭如游龙般在晨风中飞舞。

“哞……”一声老牛的叫声打断了小豆子的遐想,小豆子转头寻找,心想哪里有只牛呢?山坡上,田间,草丛里,小树林里,都没有找见牛。路上除了小豆子和阿妈,根本就没什么人,安静得很。

已是五月,路两旁的灰灰菜在草丛里探头探脑,这个季节的美食非他莫属。薅一把回家,或凉拌美美地咥上两个花卷喝一碗包谷糁,或清炒打一锅筋道的搅团,炝一盆酸香的浆水,辣子红艳艳,灰菜绿莹莹,然后舀两勺搅团,端一老碗水围城,蹴在门楼下吸溜吸溜地吃着直到把嘴唇染成花瓣的颜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