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全国文学批评期刊与当代文学走向学术研讨会,文学批评家陈福民出版了他的批评文集《批评与阅读的力量》

4月11日,《文艺研究》杂志社主编、社长方宁和《新华文摘》编审陈汉萍来到人文学院,与我院现当代文学学科的老师进行了非常深入的学术交流。

(本刊讯)—12日,由西安工业大学人文学院、陈忠实当代文学研究中心和《小说评论》联合主办的“首届全国文学批评期刊与当代文学走向学术研讨会”在西安工业大学举行。《文学评论》、《文艺研究》、《文艺争鸣》、《文艺评论》、《文艺欣赏》、《文艺报》、《杨子江评论》、《当代文坛》、《南方文坛》、《文学自由谈》、《海南师大学报》、《新华文摘》、《人大复印资料中心》、《小说评论》等文学批评期刊负责人,与来自北京、上海、陕西等地评论家计50余人与会。

www.js06.com,现在,文学批评家陈福民出版了他的批评文集《批评与阅读的力量》,也从一个方面证实了我上面所说并非“妄议”。二十余年来,陈福民一直在文学生产现场,对当代文学特别是小说创作整体状况几乎了然于心。陈福民不是那种“鲁迅研究”“文学思潮研究”“文学史研究”等“术业有专攻”的专家型批评家。在文学学科对当代文学还怀有偏见甚至歧视的今天,他并非意气用事地指出,当代文学批评是最难的,因为当代文学批评家必须对它的上游知识和西方相关的学科有所了解。因此,为了当代文学批评的有效性,他对本土古代文学、近代文学,对西方文艺复兴以来的文学,都有相当深入的了解和研究。我感佩的是,陈福民一边可以积极有效地介入文学现场,紧拉慢唱地表达他对当下文学的看法。

本次交流活动分为两个环节,首先由陈汉萍和方宁介绍各自刊物的情况,然后是在座的老师就相关问题与其进行对话交流。陈汉萍说,作为一个大型的综合性、学术性、资料性的文摘半月刊,《新华文摘》文艺评论栏目非常重视现实关注度、新思想和文本分析的文章,其选登文章都代表了当下诸领域的前沿思想。就现当代文学领域而言,主要有文学批评和文学研究两个板块。文学批评注重实效性和当下的文学创作,但是目前文学界的批评文体意识整体表现较为衰弱,这方面需要加强。而文学研究则注重问题意识、学术生长点和深度研究,希望大家重视典型文本,了解学界对不同作家的关注度。随后,方宁和学科成员分享了做学问的三种境界:第一种是大家都做,你做的最好;第二种是只有你做,你肯定最好;第三种是大家都做,水平几乎都一样。他希望在座的老师争取能达到第一或第二种境界,把自己最好的文章拿到《文艺研究》来发表。紧接着,他介绍了《文艺研究》杂志发表文章的领域,主要是美学、文艺学和艺术学当代批评和书评等。方宁列举了一些生动的学术案例,希望大家通过研究,严格要求自己,回到学术正常发展的轨道上,以批评家的态度,通过写书评来促进中国学术评价制度的建设与完善。

研讨会分别由《小说评论》主编李国平编审、西安工业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教授主持。西安工业大学校长教授代表主办方致欢迎辞,西安工业大学党委书记赛教授做会议总结。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陈忠实,陕西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雷涛出席研讨会并发表讲话。与会者本着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态度,认真审视了当下的文学批评现状及文学批评期刊所面临的困境,探究了存在的主要问题。大家普遍认为“文学批评期刊发展与当代文学走向学术研讨会”不仅是“在中国批评史上是第一次”,也是当下文学备受非议与责难之时所展开的一次重要的高端论坛,必将对未来的文学走向、文学批评及批评期刊的发展产生积极而广泛的影响。

陈福民;当代文学;文集;文学史;学科;学术;文学批评家;自我要求;小说;研究

听完方宁和陈汉萍的发言后,大家纷纷提出了自己关注的问题,如当代海外文学可否入史、书评要不要留面子、研究问题的大与小、儿童文学研究、史料与理论的结构性问题、网络文学研究、当下诗歌批评、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空间等。对此,二位学者都作出了非常客观、中肯和热情的解答,特别鼓励并希望在座的70后和80后老师们,继续带着自己的生命体验,从事自己热爱的文学批评活动。

文学批评是一种议论别人的工作。同时,文学批评不断遭遇别人的议论也在情理之中。特别是当代文学批评,一直处于波涛浪谷之中,毁誉参半几乎就是它挥之难去的宿命。但是,无论当代文学批评的命运如何,它一直存在并发展,大概也从某个方面说明了它并非可有可无。现在,文学批评家陈福民出版了他的批评文集《批评与阅读的力量》,也从一个方面证实了我上面所说并非“妄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