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是哪位老师写的了)是关于为什么把写诗的人称之为诗人,这次精神洗礼让同学们对诗歌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图片 4

先生曾有《君若写诗君更好》一文,在他看来,读者不能止于读诗,更要积极地参与诗歌的创作。4月10日下午,著名长江学者、华中博士生导师、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主编教授在人文学院四楼研修室做了题为中国新诗的艺术选择的学术讲座。讲座由人文学院副院长教授主持,参加会议的还有2014级中国现当代文学、文艺学专业研究生,此外老师还全程旁听了此次讲座。

图片 1

问:什么是现代诗歌?
我想飞翔飞过雾霾下的山巅飞过重重的钢筋森林飞到那一座孤岛上我要做鲁滨逊——我想大声的笑笑得肆意放浪笑得畅快淋漓笑得——岔了气儿。只觉得那笑出来的皱纹是最美的——我想睡一个长长的觉睡的日月无光星河黯淡睡的白昼不分日夜颠倒睡到眼皮都肿胀了只为我想要一个梦一个长长的梦……——我想发一个很长的呆很长,很长长的把所有事儿都忘了长的忘了呼吸忘了心跳长的就像脑子里按了删除键因为我太累了——我想光着脚在家里走来走去用手捏东西吃音乐声开的很大我的猫懒洋洋的趴在窗台上——我想…………我该去上班了

教授从事新诗的创作和研究多年,对新诗有着深刻的思考和明确的选择。他观察到新诗经历了新时期近20年的繁荣后,遭遇了一个相对冷滞的时期。而近一些年来,随着新媒体时代的到来,新诗又出现了回暖的势头,诗人余秀华的出现就是这一表征的证明。在他看来,社会的发展把我们带到了一个物欲化的消费时代,新诗的边缘化处境成为了精致文化走向萧条的一个象征。但当人们的温饱需求得到满足后,一个社会对文明的期待,必然仍会走向心灵的渴望。

图片 2

图片 3

回顾中国新诗的百年之路,很多困惑摆在我们面前,中国的诗歌何去何从?它的前景是什么?教授认为,中国现代诗歌作为三千多年中国诗歌的新形态,它行走过的百年轨迹,是在接受西方现代诗歌影响,又融入了中国传统诗歌元素的过程中呈现的。他回顾中国新诗本体的历史演变,也展望新诗的未来发展趋势,分别从坚守与发展中国诗歌的意象传统,进一步丰富、发展诗歌的白话语体和自由诗体,不可忽视诗歌的现代节奏以及提倡现代诗歌的诗思之美四个方面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图片 4

谢邀!看到这个问题,首先想到了在头条看到的一篇文章,(抱歉,忘记是哪位老师写的了)是关于为什么把写诗的人称之为诗人,(不管是出了名的,还是默默无闻的)而不象各个领域的,如作家、画家、歌唱家、书法家等,称之为家。写诗的之所以称之为诗人,诗言志也好,抒情也罢,赞美也好,讽刺隐喻也罢,都是创作者的内心触动与经历的一种融合,以写实为根本,只是表达的形式不同。我也是在路上的一个学习者,什么是诗歌,我也只能这样回答。附上一首发表在中国诗歌网的一首拙笔,笑纳。《在错过的季节》

诗歌的意象是诗歌区别于其他文学样式的核心元素,它是中国文人用文学与外部世界沟通的思维方式,又是诗人用来传达内在情感与心理的寄托物。在他看来,新诗的创作离不开古今意象传统,而诗人则应以更加开放多元的姿态面对并转化这一传统。

6月23日晚,著名文学理论家、北京大学原中文系主任、博士生导师孙玉石教授,著名诗歌评论家、华中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王泽龙教授做客我校名人论坛,分别在我校新一阶和新二阶作了精彩报告。副院长李一鸣、校团委书记刘向锋分别主持了论坛。

我错过了奔腾的季节。在这深秋落定的夜里

教授指出中国现代诗歌从古代到现代的转型,主要是自由的诗体对古代格律诗体的替换,白话对文言的取代。尽管自由体是一种没有固定形体的新诗体,白话语言没有了文言的精致含蓄,但是却从根本上适应了复杂丰富的现代生活的表现,顺应了现代人开放自由的心理向度,更能让人们把注意力由形式的局部关注转向整体诗意的构建。

两位教授分别用自己的方式向同学们展现了诗歌的厚重与精深。

我依然站在蜿蜒中逆流而去

讲座中,教授举出新诗实例,为同学们一一解读,讲述了新诗里蕴含的生活情趣和思想火光,表达了他对于新诗发展的希望。在精彩的讲演中,他深情并茂地朗诵了穆旦的《春》、郭沫若的《天狗》、徐志摩的《再别康桥》等优秀诗作,还与在场的同学分享了他自己创作的诗歌,在朗诵的过程中体会汩汩流动的诗歌节奏,感受诗歌内在情绪的波动。

孙教授通过对戴望舒、郭沫若、周作人、郑敏等作家的作品进行阅读赏析,论述了现代诗的繁复性、多向性、多义性等特点,点评了阅读接受和解诗的复杂性、主动性,并对诗与思维的关系及思维的差异性等作了详细解释,明确提出学习诗歌的目的在于涵养人的心灵,提升民族的精神高度。

没有栖身之处

诗歌的语体、诗体、音节,这些不都单是外在样式,它们都直接联系着思想与思维层面。诗歌的语体与文体的结构性功能的变化,都导致了诗歌思维的深层转换,诗思是与诗歌观念发生着根本联系的诗质性因素。对于文学研究者而言,只有不断地对自我进行教育和再启蒙,才能更好地理解新诗的逻辑和特质。

王教授的报告主题为中国新诗困惑时期的选择。他指出,我们要坚守和发展中国的意象传统,进一步丰富、发展诗歌的白话语体与自由诗体,不可忽视诗歌的现代节奏,提倡现代诗歌的诗思之美。他还现场对郭沫若、艾青、徐志摩等名家诗歌及他个人的作品进行了形象生动的解析,幽默诙谐的语言及深入浅出的讲解给同学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那只不过是春天里梧桐的影子

中国的现代诗歌不可能完全脱离传统,但过于强调传统,则会在某种程度上压抑现代,我们应该有更加开放的心态,给新生的东西以动力。教授对于新诗的感悟和情感深深打动了在场的同学,他教授一同鼓励同学们要勤写诗勤创作勤练笔,培养自己的诗心和诗思,在新诗的王国里仰望星空,用思想点亮自己的灵魂。

这次精神洗礼让同学们对诗歌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让大家体会到了诗歌的无穷魅力,陶冶了情操,净化了心灵。

我无需太多树荫,在这朦胧的夜里

报告结束后,孙教授还向我校图书馆捐赠了他的学术著作。

我多想落在葳蕤地枝头放喉歌唱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