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同学们点出了拉丁美洲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特点,陈教授就中国当代文学近几十年来的历变

图片 11

下午,我院现当代文学会议室座无虚席,来自国立暨南大学的陈正芳教授带来题为魔幻现实主义的中西因缘的讲座,与我院本科生、研究生共同探讨中西方魔幻现实主义的发生与发展。

4月8日晚,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陈晓明在我院四楼研修室为师生带来了主题讲座乡土叙事,现代主义与世界性对当代文学的乡土转向的反思。讲座由我院副院长高玉老师主持。陈教授就中国当代文学近几十年来的历变,讨论中国文学的内在生命里,展望其未来发展的可能性。小小的研修室里挤满了慕名而来的听众,许多同学站在后排听完了为期三个多小时的讲座,现场气氛十分热烈。

图片 1

定义与起源:拉美文学中的魔幻现实主义

85新潮:西方文学的浸染

加布里埃尔·加西亚·马尔克斯
Gabriel García Márquez
1927年3月6日-2014年4月17日
哥伦比亚文学家、记者和社会活动家,文学史上最伟大的西班牙语系作家之一,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代表人物,1982年获诺贝尔文学奖,代表作《百年孤独》等。

《哈利波特》、《魔戒》、《午夜之子》何者为魔幻现实主义之作?《神隐少女》、《情人眼里出西施》、《黑暗之光》,哪部影片又使用了魔幻现实主义手法?从大家熟悉的小说影视作品说起,用问题切入主题,陈正芳教授独特的开场瞬间引起了在场同学对魔幻现实主义这一叙事文学技巧的兴趣。

陈教授认为:80年代两股重要的文学潮流现代派和寻根派的兴起,系受到欧美现代派和拉美魔幻现实主义不可替代的影响。以《红高粱家族》中余占鳌杀和尚、余占鳌杀单家父子两段文本为例,陈教授展现了莫言作品中的现代派观念和强烈的荒诞意识:用至纯至净的优美文字去描写血腥、暴力的事件场面,运用修辞性的叙述有意制造审美的张力,这正是受到了现代派创作手法的深刻影响。同样,莫言在创作《白狗秋千架》后曾表示,是川端康成的秋田狗唤醒了他,受到《雪国》的影响,他才开始高举高密东北乡这面大旗,开始着手创建自己的文学王国。川端康成、马尔克斯、卡夫卡等作家对莫言的影响是难以估量的,而那个时代的每一位作家身后都站着一位或几位欧美拉美作家,陈教授如是说,马原就深受博尔赫斯、马尔克斯的影响,贾平凹的《怀念狼》也是与马尔克斯的一次对话。陈教授以为,伟大的作家往往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写作的,大师之间的相互启发、点燃才是产生好作品的源泉。

图片 2

从定义再到起源,陈教授为在座同学一一揭开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面纱。魔幻现实主义是对立于神秘主义的,并非源自再现的世界。陈教授认为,魔幻现实主义区别于幻想文学,它要表现的还是现实世界。

80年代中期,莫言、贾平凹、阎连科、阿来等作家在接受现代派浸染时重新把握了乡土中国的经验,通过对欧美拉美文学的模仿与学习,进行了自己的再次创造。陈教授指出:这些作家赋予寻根文学以更强大的传统、民间与民族化根基,不是知青一代作家在观念上寻根,而是回到乡村生活的大地上,具有了在地性。中国的乡土叙事由此开启了一个广阔的道路,并抵达了它的前所未有的高度。

米盖尔·安赫尔·阿斯图里亚斯
Miguel ángel Asturias
1899年10月19日—1974年6月9日
被视为拉丁美洲魔幻现实主义的开创者,在拉丁美洲乃至世界现代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1967年获诺贝尔文学奖。代表作《玉米人》等。

魔幻现实主义一词首先出现在绘画界,逐渐延伸至文学。而殖民统治、多路径的文化进入、独特的地理环境与自然条件等多元化因素造就了拉丁美洲的魔幻现实主义文学。卡彭铁尔、彼特里、阿斯图里亚斯是拉丁美洲魔幻现实主义的引路人。陈教授说。随后,她以阿斯图里亚斯的作品《玉米人》为例,向同学们点出了拉丁美洲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特点,《玉米人》来源于创世神话,拉美人认为,玉米是人的始祖。

90回归:乡土中国的复兴

****魔幻现实主义的先行者****
文|弗朗西斯科·毛利西奥·马丁内斯
译|刘岁月(编辑)
原刊于|危地马拉Prensa Libre报 2014年


90年代回归传统文化,崇尚西学的风气日渐式微。这种风气深刻影响到文学创新意向,不再去一味追逐西方、世界文学的经验,而是回到中国传统本位。在90年代,默默写作而不断自我生长的大树就是莫言、贾平凹、阎连科、张炜、刘震云。他们的文学经验各异其趣,但还是有共同点,那就是从对西方现代主义及拉美魔幻现实主义的崇尚回归乡土中国经验,回到传统中去寻求创新或更新的资源。

关于加西亚·马尔克斯阿斯图里亚斯,很多评论家一致认为,两个人最重要的区别在于,前者将信仰、迷信、神话、现实、魔幻结合在一起,而在阿斯图里亚斯笔下的人物看来,魔幻的才是正常的,他们都过着双重生活:自己的生活和纳华尔的生活。如果《玉米人》可被称作“魔幻现实主义之父”,那么《百年孤独》则可被认为是“一部将魔幻现实主义这一概念普遍传开的作品”

以神奇为美:台湾当代文学中的魔幻现实主义

是不是回到乡土中国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呢?对于传统文化在90年代的复兴,陈教授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在他看来,中国传统美文的回归让中国作家自以为成熟了,实际上这样的成熟是一种早熟它没有和世界更为充分地碰撞、交流、交融,就达到了它自己的成熟状态。因此,世界文学的经验便不适宜于对它进行评价,它只能以自己的标准来进行自我评价。

米盖尔·安赫尔·阿斯图里亚斯创作的《危地马拉传说》(1930)《总统先生》(1946)《玉米人》(1949)三部作品,诞生于一个对于西语美洲长篇小说创作来说极其重要的时代,这一时代决定了之后很多年中西语美洲叙事文学的发展,其中就包括文学史家们口中的“魔幻现实主义”,这一文学流派将魔幻作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融入真实的世界中。

作为台湾的学者,陈正芳教授向在座同学介绍了魔幻现实主义文学在台湾的发展。张大春、林燿德、宋泽来在台湾当代文学史上,也涌现出了一批魔幻现实主义作家。他们倡导以神奇为美,认为魔幻现实主义用以神奇为美的态度去认识和诠释这个世界,这样的态度有着把历史现实萃取成志怪传奇的意义。

探看未来:当代文学路在何方?

图片 3

通过阅读张大春的作品《四喜忧国》,陈教授认为台湾的魔幻现实主义文学常常基于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学背景。《四喜忧国》充分诠释了人类对于饿的理解,用夸张的手法展现现实的变形,陈教授说,而宋泽来《血色蝙蝠降临的城市》又有着极端的本土化特征。

中国当代文学一路走来处在不断摸索、不断寻找自我的过程中。无论是80年代的模仿与再创造,还是90年代的回归本土,中国文学都在寻找一条真正适合自己的道路。反观当下的中国文学,陈教授向我们提出了一个核心问题:在中国文学与世界文学渐行渐远的当下,中国文学该何去何从?我们在面对西方、现代与世界文学的经验时究竟应该内化还是远离?陈教授以为,当下的中国文学应该重新面对现代主义,不可轻易淡忘西方现代主义的经验,只有现代经验和乡土经验结合的作品才是能体现汉语文学世界真正高度的作品。我们的文学之所以达到了这样的高度,恰在于拥有一批优秀而天才的作家,他们与现代主义的持续对话和对本土经验、乡土叙述的执着追求造就了他们的伟大,也成就了中国文学今天的高度。

阿斯图里亚斯:我的眼神深邃…思想也很深邃…

因为每个作家都有不同的特征,所以陈教授把台湾当代的魔幻现实主义文学分为了现实变形、现实写真、写实反叛三类。但陈教授认为魔幻现实主义小说呈现出的现实有一定的真实性,这是这三类作品,也是所有魔幻现实主义作品的共同特点。

讲座最后,陈教授与同学们展开了进一步的交流与讨论,对同学们提出的有关现当代乡土文学的对比、乡土文学未来的困境等问题一一做出了解答。讲座的议题宏大严肃,但气氛却是轻松、活泼的,研修室里不时传来阵阵笑声。陈教授诙谐、风趣的话语以及独特的人格魅力让师生们受益匪浅。

对于很多人来说,《玉米人》是西语美洲小说中魔幻现实主义流派的开山之作。

淡化历史:中国大陆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独到之处

意大利著名西语美洲文学研究者朱塞佩·贝利尼在其《西语美洲文学新史》中这样表述:

对于中国大陆的魔幻现实主义文学,陈教授也有着自己的独特看法,中国大陆当代文学中的魔幻现实主义文学都有谈到历史,但又刻意淡化历史。陈教授说:中国许多作家都采取冷历史的方式去创作,这是中国与拉美魔幻现实主义的区别。

“在阿斯图里亚斯的前两部作品(《危地马拉传说》《总统先生》)中首次出现的创作手法在《玉米人》中得到了强化,从而使得这部作品成为了西语美洲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重要先驱作品。在这部长篇小说中,诗意的、魔幻性话语描绘出的玛雅传统和印第安世界与现实主义故事交织在了一起。”

莫言的《红高粱》中对颜色的巧妙运用、叶蔚林的《五个女子和一根绳子》中对民俗的描写、韩少功《爸爸爸》中的本土特色等,虽有共同的文化底蕴,但各个作家、各个作品也呈现出不同的特色,同时也是对拉美魔幻现实主义的再演绎。

图片 4

当代作家张炜的《九月寓言》是我比较喜欢的作品之一。在提到张炜时,陈教授这样说,他把现实与魔幻巧妙地结合起来,形成了一部具有历史厚重感的哲理性作品。

《玉米人》
上海译文出版社2013年出版

讲座最后,陈教授还就现场同学提出的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传播路径,魔幻现实主义文学与奇幻文学的区别等问题做出了耐心解答。本次讲座陈教授用不同的视角解读了魔幻现实主义文学,使在座同学有了全新的收获。

“这部小说中的人物大多为印第安人或是印欧混血种人,讲述的是他们的问题、习俗、劳作和土地。作者深入玛雅-基切人的心灵、语言和宇宙观,用幻想的光晕笼罩小说的故事情节。在强烈的诗意语境中,魔幻与现实相互交织。”

危地马拉著名文学评论家弗朗西斯科·阿尔比苏雷斯·帕尔马在其著作《阿斯图里亚斯的小说》(1975)中这样说道。

图片 5

描绘危地马拉民俗风情的画作
(绘|Mario Gonzalez Chavajay)

圣卡洛斯大学是危地马拉最大且最古老的大学,同时也是美洲历史上第四间创立的大学,其民族文学研究院院长格拉迪斯·托瓦尔认为,阿斯图里亚斯是魔幻现实主义这一文学流派的缔造者,而人们却普遍认为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才是其开创者。

“可是他(加夫列拉·加西亚·马尔克斯)属于阿斯图里亚斯之后的那一代。《百年孤独》诞生于1967年,《玉米人》则诞生于1949年,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出版。”
“其中的差别巨大。当加西亚·马尔克斯出生(1927)时,阿斯图里亚斯已经开始著书立说,这一点无可争议。然而,各种媒体却总是对那位哥伦比亚作家大力宣传,于是人们便认为拉美文学爆炸诞生于1960至1970年之间。”这位女院长说道。

图片 6

加西亚·马尔克斯:大师偶尔也卖个萌!

参与了新版阿斯图里亚斯作品出版的危地马拉作家哈维尔·莫斯格拉是这样说的:

“没人愿意承认的一点是,实际上,在阿斯图里亚斯的早期几部作品中曾出现过的主题,我不知道加西亚·马尔克斯是否曾经读到过或者参照过。值得注意的是,他们俩的关系一向不大好(译注:阿斯图里亚斯曾指责加西亚·马尔克斯在其《百年孤独》中抄袭了巴尔扎克作品《对于绝对的探索》中的部分内容),那位哥伦比亚作家永远不会接受上面提到的那一点,更不会同意阿斯图里亚斯是魔幻现实主义先驱的说法。”

图片 7

描绘危地马拉民俗风情的画作
(绘图|Mario Gonzalez Chavajay)

在其作品中,阿斯图里亚斯揭示了人类的处境,不过更准确一点说,是揭示了印第安人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得益于远古的信仰、神话与幻术,非现实的与幻想的事物仿佛全都变成了现实。

“可以观察到的是,在阿斯图里亚斯的魔幻现实主义中,解释、讲述拉美现实和叙述各种状况的方式,表面上看是魔幻的,但是在我们的国家里却又显得无比真实。”莫斯格拉说道。

另一位危地马拉作家何塞·路易斯·佩尔德莫认为,在阿斯图里亚斯小说的字里行间,读者随处可以见到“绚烂的焰火、逼真的相片、充盈的色彩、持久的回声和丰富的叶绿素”

传说,更加古老的传说

各国文学评论界普遍认为阿斯图里亚斯和加西亚·马尔克斯是魔幻现实主义这一文学流派的最主要代表人物,两人都曾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同样值得一提的杰出代表人物还有阿莱霍·卡彭铁尔(古巴)、巴勃罗·聂鲁达(智利)、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秘鲁)、胡里奥·科塔萨尔(阿根廷),等等。

图片 8

卡洛斯·富恩特斯(1928-2012)一枚安静的美男子…

图片 9

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1936- )嘻嘻我还活着得意地笑

图片 10

巴勃罗·聂鲁达(1904-1973)其实我年轻时很帅的…

图片 11

阿莱霍·卡彭铁尔(1904-1980)大家都叫我“百科全书式作家”,也许我知道得太多~~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