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昊的母亲和妻子都是卫慕氏,为何政权还是落入外戚手中

图片 2

关於女人,图尼克说,关於爱情,或者是严格定义下所有与这个词悖反的负面品格:见异思迁、喜新厌旧、遗弃、嫉妒、面对被遗弃者之歇斯底里而心虚佯怒,乃至於暴力相向、因嫉妒而起的谋杀、造谣、借刀杀人、对情敌一家的灭门血案、淫人妻女、杀了最忠实的哥们然後上他的娇滴滴的老婆(你该称呼她嫂子的那个)、杀掉情敌及她的儿子、上自己儿子的女人(你该称呼她媳妇儿的那个),或是送自己妹妹上哥们的床教她如何张开双腿以媚术弄得哥们神魂颠倒最好让那精液一蓬一蓬地打进她的子宫怀上他的野种好整个谋夺他全部的家产……林林总总、眼花撩乱、应有尽有,简直可以开一间「败德爱情故事博物馆」,图尼克说,所有这一切,居然全发生在一个男人身上,我的西夏故事的源头,那个矮个子却英气逼人,喜穿白色长袖衣、头戴黑冠、身佩弓矢、乘骏马、从骑杂沓、耀武扬威的大鼻子男人,那个阴鸷残忍、血管里流着大型猫科动物猎杀、多疑、爆发力量的神物。种马中的种马。像我们这种仅靠着腹胁下方袋囊里两颗蚕豆大小的东西分泌一丁点儿萃取物确定自己男性意识的可怜兮兮家伙,一旦见了这种腔体里奔流的、皮肤汗毛挥发的全是纯质雄性荷尔蒙的烈性汉子,恐怕也会情不自禁从喉头发出一声女性的哀鸣。这样的男人,如果?这个故事从李元昊的七个妻子开始,然後以他被削去鼻子,正中央一个空洞鲜血不断涌出的一张滑稽鬼脸作为结束。图尼克说,补充一下,这群人在这个故事里的服装是这样的:李元昊在受宋朝封为西平王後,他穿得像他杀祖父仇雠吐蕃赞普:「衣白窄衫,毡冠红里,冠顶後垂红结绶」(这是否亦显示他人格中某些自虐愤厉成分?把自己打扮成自己想去砍掉其人头的仇人?);他手下的朝臣们:「文职官员戴襆头,着靴,穿紫色或红色衣服,执笏;武职官员戴几种不同的帽子:金帖起云镂冠,银帖间金镂冠、黑漆冠,以及间起云的金帖、银帖纸冠;衣着紫色旋襴衫,下垂金涂银束带,垂蹀躞,着靴,佩带解结椎、短刀、弓矢韣,坐下马乘鲵皮鞍、垂红缨,打跨钹拂。」至於女人,那些后妃们的衣饰,则没有详细记载,不过当时西夏地处丝绸之路起点,且宋朝年年有「岁赐」,李元昊的几个老婆,在兴庆府的巍峨宫殿,花园苑囿里,自然是绣花翻领、锦绮绫罗。图尼克说,补充这个,只是为了让那些在故事里拿刀互砍、捧着Rx房色诱主公,或在暗室里嘈嘈私语巧设毒计的男男女女,不要太平板空洞缺乏想像力(图尼克说:不要把他们想像成汉人的宫廷喋血!更不要出现妮可基嫚珊卓布拉克梅尔吉勃逊这些好莱坞脸孔!),不要像一张一张只见关节摆动,枝瘦髑髅般的皮影戏偶。图尼克说,元昊的第一个老婆叫卫慕氏。这是一个没有性格的角色,她出场的时候就是一个不能说话,在舞台上飘来飘去的鬼魂,她是过去式,像灰姑娘死去的生母或哈姆雷特的老爸。她代表这一整个宫殿之人和魔鬼交易而不能自拔集体梦游走进血腥屠杀之前的柔弱良知。史书上说她「贤淑通礼」,虽然没有任何性爱细节描述,但她还是怀了元昊的儿子。她的家族本是银夏党项部落里的大族,卫慕氏同时是元昊生母的部族(所以她和元昊是表兄妹了?),不幸的是,这个部落一位首领卫慕山喜谋叛,元昊震怒之余--也许不是真的动气,而是一种帐幕部落以酋豪贵族动员各氏族部队,半射猎半由首领歃血为盟集结武力的战斗动员型态,元昊所代表的拓跋氏和卫慕氏两大氏族间惨烈而精密的斗争--不仅诛灭卫慕族人,甚至鸩杀他自己的亲生母亲(想像这样的画面:他的阿姨们浑身是血地躲进他母亲的帐幕,掩面哭泣着,你那头小狼,那个从小我们替他洗澡玩弄他小鸡鸡的男孩,带着人提着铁刀把外头杀得一片血海。多像爱斯奇勒斯的「奥瑞斯提亚」:父的意志与母之罪。封闭血缘之间的谋杀、复仇和悔恨。将死的母亲和杀她的儿子对峙而立,几乎可以听见歌队在他们背後,忧惧且怀疑地唱道:他将要杀死他的对了,卫慕氏就扮演着那个杀母惨剧的歌队,史书上说她「以大义责元昊」,但元昊恰正是那个砸碎三个乳头大母神石像、抖擞身子带领党项族人从母系社会走向男性暴力历史的第一人。他转身让背景熄灯消音,杀了卫慕氏,也杀了那个混了他们二人之血的婴孩。第二个妻子耶律氏,是辽国的兴平公主,辽兴宗耶律宗真的姊姊,是夏辽联盟抗宋,三国合纵权谋的政治联姻。史书说「生与元昊不睦,至是薨。」图尼克说,设想:这个满脑子高烧着尔虞我诈、建国霸图的独裁者,白日里在营帐和他的骁将谋臣们在疆界兵图上,像和两个看不见的残忍对手下棋:进贡、称臣、虚与委蛇、迁徙我族流民渗透边界、派出小股部队袭杀对方巡防士兵、争夺城砦、遣使入献驼马同时侦探兵力虚实、鼓动辽国境内的党项部族叛附……,这一切耗竭心力、高速运转着雄性猎杀驱动引擎的灵魂暴冲,入夜後却要钻进「公主」的香帐,像个入赘的驸马爷,一边操她的「凤屄」,一边回想着那些写给她老哥的「奏章」上那些文诌诌的马屁话,怎麽可能不涌涨着交欢时刻乾脆把她勒杀了的幽黯愤怒?据说这位不幸的公主是难产而亡,元昊从未看望探慰。这个公主死得有点烛摇屏影、启人疑窦,史书上写「契丹遣北院承旨耶律庶成持诏来诘其故」。也许我们可以想像一幅画面:元昊满头大汗,赤膊着对那一具女屍猛力摇晃,一旁扔着窒息的婴屍。「这下惨了,真的搞死她了。」他一生杀人无数,第一次出现对一具屍体(或应该说:对一个生命的消失)之恐惧。伐吊之师。辽兴宗的铁骑兵旌旗飘展,浩浩荡荡向边这就是我们西夏男人!图尼克叹气说。第三个妻子野利氏,啊那是真正可以和元昊匹配的真女人,据说她长得体态修长,美貌妖艳,连元昊对她亦畏惮三分,野利氏爱戴金丝编绞的「起云冠」,全西夏贵族女子便无人敢戴此冠。她的两个叔父野利王野利旺荣、天都王野利遇乞分统元昊山界战士左、右两厢重兵,是元昊手下心腹大将。野利氏……图尼克说好吧,她真的让人想到玉腿长立到男人胸口,高大的妮可基嫚,我们想像着阴鸷剽悍的矮个子袅雄元昊(啊忍不住想到蓝宝石眼珠的阿汤哥)在她的香闺纱帐里,不止一次气急败坏地怒叱她:不准在那个时候把我举到空中(尤其在他俩皆赤身裸体时,妮可基嫚,不,野利氏的金毛闪闪的玉腿把裸元昊顶在半空,像踩水车那样翻滚他的肚子,让他有一种小婴孩被母亲玩弄,慌张想哭的陌生柔情),且为了印证他的帝王威权,元昊总气喘吁吁地举着那即使作出柔顺娇弱,却长手长脚比他大上两倍的野利氏,在帐幕里旋绕着圈子。这样的描述好像离元昊和野利氏的真实面容愈来愈远,而愈像狗仔杂志偷拍的阿汤哥与妮可基嫚私密旧照片。图尼克说,这里先插入元昊第四、第五个妻子短短的生平记载,以提醒我们:元昊是个没有感性能力,时间感像爬虫类一般无法连续,所以永远只活在现在的漂浮片段里的,杀妻瘾重症患者。而用自己的美色、身体与他周旋,交换权力,像母鳄鱼狡诈、机警却又带着力不从心的哀伤保护着自己的幼鳄不要被这个以杀自己血亲自虐取乐的变态父亲看见,这样的野利氏,其阴狠残忍、手段犀利、头脑清楚,绝非那些枉担毒辣虚名,其实只是无知软弱妇人之仁的王熙凤、叶赫那拉氏所堪匹敌。第四个及第五个妻子的记载皆极短,分别是西夏广运三年:「妃索氏自杀。始,元昊攻猫牛城,传者以为战殁。索氏喜,日调音乐。及元昊还,惧而自杀。」以及西夏天授礼法延祚八年:「咩米氏,元昊第四娶,生子阿理,无宠,屏居夏州王庭镇。阿理年渐长,谋聚众为乱。其党卧香乞以先,元昊执阿理,沉于河,遣人赐咩米氏死。」杀杀杀!杀光那些曾经欢爱销魂的女体,那些握在掌心的白色Rx房,用劲时她们会发出难辨是恐惧、欢爽或单纯是疼痛的哀鸣。他总不知拿那些像牛奶河流不断变化河道的美丽身体怎麽办?她们总和那些珠摇佩珞的声响、绫罗绮缎的触感,或麝香檀木的气味混淆了,弄乱了他的官能秩序。她们总在他下腹肿胀如火炙的难受时刻以纤纤玉指、以蜜唇、以温润的女阴乖觉地掏空他,让他爽。但他脑袋里面那些鸣金击鼓的小人弄得他头疼欲裂,她们却只能疑惧陌生地盯着他看。这就是物种的限制。她们,他们,都只是他意志的幻影。他创立西夏文字,用他的符号重新描述世界,建连云塔,以五十匹战马向宋请赐《大藏经》。有天竺僧人赴宋进奉梵文经、佛骨及铜牙菩萨像,抵兴庆府时,他向他们求赐梵文《贝叶经》,他们拒绝,他就把他们拘禁在塔寺里。那些宋朝里的白脸君臣们不是笑他是「羌人」吗?似乎他的族人是从高原攀降到沙漠的羊群,在风沙砾石中慢慢褪去羊毛两腿直立变化成人形。那他元昊便是这些半人半羊的肮脏族落里第一个觉知到无常世界只是幻觉投影,只是梦中梦的人类。只有他,只有他一人完成了进化,可以让赵家的大宋和耶律家的大辽,敛衽以对,不敢轻慢。整个西夏王朝像海市蜃楼从幻影中矗立而起,那全是他嵬名元昊一人图尼克说,回到野利氏--这个女人,在谗杀了之前说的卫慕氏後,被封为宪成皇后--我们只要印证她的儿子们,在元昊这头会扑杀幼狮并吞食之的雄狮的巢穴里的遭遇,便能隐约捕捉到她以玉腿酥胸,以女性荷尔蒙和君王交涉,扞护他们在父之罪的杀戮游戏中幸存之惨烈。事情一开始挺顺利的,他的大儿子宁明被封为太子,宁明像从元昊的暗黑沼泽意外倒影出来的光的形貌:他生性仁慈、天资聪颖,在定仙山向一个神秘道士学「辟谷之法」(元昊会不会常狐疑地看着这个完全是自己的相反的年轻人,心里想:这真的是我的种吗?)。有一次,元昊问他,什麽是「养生之要」,宁明回答「不嗜杀人」;元昊问「何谓治国之术」,宁明说「莫善於寡欲。」元昊震怒之余(「此子语言不类!」),下令父子不准再相见。宁明又惊又气,气忤而死。宁明之死,元昊深受打击,以太子礼隆重安葬(他这时又像个哀痛的老父了?或是他恐惧地知道,上天原给他一次种的进化之机会,在万千机率中竟从这个黑暗邪恶的自己身上分芽出一颗文明的露珠,竟也让他踩破了)。野利氏立刻向元昊请立次子宁令哥为太子。这孩子就比较像元昊了,飞扬跋扈,残忍多疑。图尼克说,请原谅我,故事至此变得有些古怪晦涩。几个不同界面的人物扭绞在一起,成为这个恐怖结局的共犯。男人、女人、父亲、儿子、媳妇、婶婶、侄女……像一个家族之人关在密室里吃了迷幻药,所有人都疯了,他们发生了集体起乩家族轰趴互相施虐互相奸淫的不伦恐怖剧。元昊变得不像元昊了,某部分他变成像一个多疑、软弱、好色的老人,像一个傀儡任人摆布(虽然他死时才四十六岁),他已无法控制自己体内狂暴冲动的野性作为帝国扩张领土之资本,变成了自己的癌细胞,在一个镜廊迷宫里发狂吞噬着自己的投影乃至自己的本体。这个加速的悲剧尾巴该从他的第六任妻子没氏说起,怎麽说呢,这个可能混有维吾尔族血统的绝世小美人原先是元昊赐婚给宁令哥的太子妃,该死的是她实在太美了,可能就是在大婚前皇帝召见并赐赠皇家宝物的仪式上,元昊见识了原来可以让他一生兵马倥偬、震动宋辽大国、且在金碧辉煌中起宫殿、纳百官、建城市的帝国霸业全变成得了炭疽病的整片旷野牧草,一片死灰且虚无的毁灭之美。他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决定要杀自己的亲生儿子了。事情有点复杂,还得杀那个善妒的野利皇后(和眼前这发光的神物相较,她简直就是一匹穿着绣袍的母骡子),噢,等等,还有她那两个手握重兵,「为朕肱股」的骁将叔叔……。没氏的胯下似乎喷散出一种蒙暧晕白的香气,像鼻涕虫钻进他的鼻腔,蠕爬进他的脑额叶,那个浓郁的香味愈来愈浓,在满殿朝臣大庭广众下秘密地、持续地从她的裙胯下繁花簇涌地朝元昊包围而来。上谕:「太子纳妃之事暂停再议。」卡。奇幻的生殖器自毁按钮按下。元昊宣布纳没氏为妃,称为「新皇后」,并於天都山建行宫,日夜从游宴乐(这个贪玩的小姑娘。老元昊宠溺地想)。大臣们陷入一种不祥的疑惧中。天授礼法延祚十一年。春正月朔,日赤无光。元旦行朝贺仪,群臣相顾失色。原该是媳妇的成了情敌,原该是枕边人的成了皇姨娘,姑且不细述野利氏和宁令哥这对母子强隐杀气的悲愤脸孔,图尼克说,容我插入一段正史,看元昊怎麽拔去野利氏那两个拥兵自雄的叔叔。杀野利旺荣及遇乞元昊性忌刻,多诡计,左右用事之臣,有疑必诛。自王嵩间入,忌旺荣有二心,因事诛之,灭其家。其弟遇乞,常守天都山,号「天都大王」,与元昊乳母白姥有隙。遇乞尝引兵,深涉汉境数宿,白姥乘间,谮其欲叛,元昊疑而未发。锺世衡诱得西酋苏吃曩,厚遇之。吃曩之父,得幸遇乞。世衡许吃曩金带、锦袍、缘边职任,使盗遇乞宝刀,刀乃元昊所赐者。世衡倡言:「遇乞内投,以刀为信。今为白姥谮死,乃越境设祭。为文书于版,多述野利兄弟有意本朝,并叙涉境相见之,叹哀其垂成而失。」入夜,令人持其文,杂纸币焚之,照耀川谷。西人走视,悉取所委祭具、金银千余两,并得所赐刀,及纸火中版,其文尚未灭。以献元昊,元昊见刀信之,遂夺遇乞兵,赐死。好莱坞电影里所有科学怪人的故事:喝了实验室里玻璃试管冒着白烟的化学试剂;改变基因组序;在後脑植入晶体电路系统连接上整座城市的电脑控制中枢;肌肉在失控愤怒的肾上腺素分泌时会变成可把坦克、攻击式直升机扭成稀烂废铁的超人;或是被自己精心设计的智慧机器人狙杀……所有的进化故事,最後都是从人形的内里,失控长出一个智能、力量、意志远超出人类的怪物,它挣破撕裂那个创造它的人体,把变成碎片的人皮像捏纸团那样一把吞进口中。人类只是它的一枚蛹。图尼克说,这个故事里的西夏王李元昊,就像一个吞食着自己的人形之蛹而变态进化的未来人。一个抽象的精神意志,一团白烟,它困惑地抚摸自己肌肉纠结的颈子和手臂,不可思议看着自己的力量竟可以轻易摧毁一整支包围它的机械化部队,让一座城市瞬间夷为废墟。在不断吞食愤怒和力量使自己愈膨胀巨大的过程,作为人类的那个存有意识愈来愈迟钝且微弱。它的线路开始故障走火。於是(电影里都是这样演的)原先被它像蚂蚁随意踩死的人类,找到了一个歼灭它的方式:他们把它诱引进一个错误情境、一个自毁程式、一个逻辑悖论而使它不断攻击自己的回路陷阱……於是元昊,忌刻多诡,杀了知兵能战,三川口之役及好水川之役以伏兵袭杀宋军近十万的悍将野利旺荣、野利遇乞--杀了马上知道中计了--野利皇后,我们那位妮可基嫚,自然是惊惧悲恸,以这两个冤死的叔父为那惨烈生殖斗争最後翻盘的鬼牌。她一身缟素、梨花带雨、悲抑抽噎。以元昊一怒即诛杀全族的习性,野利家男女老幼从此灭族的惨酷场面必定正在上演。领地里帐幕烧成灰烬、屍骸遍野,野利家男人的头颅一颗颗插在其他氏族的枪矛上。图尼克说,野利氏一定发着抖,对太子宁令哥低嘱:血债血还,我们野利家全族的血,一定要你那个没过门的媳妇,要她们没氏全族的人头来揩乾。只要你即了位,我要那个臭屄被自己将要经历的折磨活活吓死。我要你派人去中国打听他们最能让人痛不欲生却可以拖延最久不会立即断气的精致刑杀有哪几种,我要你一套一套在那贱人身上玩过……其实元昊那时也後悔了,他下令寻访大屠杀後野利氏出亡的幸存者,有关於没氏的记载至此亦完全消失。也许那个裙胯下喷散出致命香气的小美人植进他脑袋里的蛊虫生命周期过短;也许诱奸少女的亢奋激爽在他杀了下意识恐惧会惩罚他的两个野利家男人後瞬即烟消云散;也许是与青春女体缠斗耗尽的精力突然让这气弱老人孤寂回忆起和那些部落首领饮酒盟誓,逐骑射猎,党项武士之间佩刀耳环哗啷响,挨凑坐在一起时皮靴皮盔混着「羌腋骚」的男子体味;也许是两个女人之间在各自帐篷暗处的巫术、诅咒、反诅咒、杀鬼招魂……。总之,没氏不见了,那个造成父夺子妻丑剧的美丽尤物,像天女下凡在众人犹目眩神摇一片花雨光雾中,就彻底从这个故事里消失了,她简直像是荷马史诗特洛伊战争里的海伦,从天而降,释放出让所有男人眼光变直脑波混乱的强烈荷尔蒙,由是所有的英雄豪杰们皆疯狂地拔刀互砍。有一天她突然像被外星人的飞行器用一道光束照射,轮廓愈来愈透明,香气慢慢自空气里消失,也许就那样腾空而去。所有曾砍杀自己亲人挚友的人们这时大梦初醒,全带着迷惑、羞惭,有一种残余的幸福情感却又不记得发生过什麽事的傻笑……没氏的消失,发生在对野利家的血洗屠杀之後,那多少令人有点感伤。但在这个悼亡、伤逝的时刻,元昊的第七个妻子,不太适恰地从一片黑暗迷雾中古怪阴恻地浮出脸廓。图尼克说,我知道接下来的情节,会让许多忍耐着听到此处的人们拂袖而去,他们会说,没什麽好分析的,这元昊就是匹禽兽罢了!但我还是要请你们稍安勿躁,故事已近尾声,血腥的人伦悲剧就要发生。如果你习惯於好莱坞那近乎SM的冤仇必报正义必张的道德观,那这个故事的结尾可算差强人意。且正如希腊一位哲学家所说,我们如果不勉强自己盯着天体上那些乖异、不寻常、让我们惊异陌生的天文现象:那些流星雨、日全蚀、彗星、天蠍座逆走、白矮星……我们如何能真正体悟一个更大范畴的,宇宙运行的神秘秩序呢?这第七个妻子没藏氏,她原是野利遇乞的妻子,也就是长腿美人野利氏的婶母。建国初期元昊与天都王遇乞兄弟在砍杀了上千个宋兵的首级,他们各骑一马,谈笑弯弓一人一箭轮流将跪在土丘上的宋将任福、桑怿射成血刺蝟;或是杀吐蕃王屠城高昌斩回骰兵砍掉那些手无寸铁绿眼珠的景教徒之後,在那样肉体犹亢奋颤抖、灵魂深处像鬼火飘浮着一种和敌对宗教背後愤怒神灵对决的恐惧的夜晚,他和野利遇乞眼睛对着眼睛击杯狂饮(将来谁背叛谁,就杀了谁),一旁屏去侍婢,亲自持刀削切烤羔羊肉,低头服侍的,「嫂子」。在元昊下令血洗野利家族寨时,这个女人仓皇逃往三香家尼姑庵出家为尼。元昊在野利皇后悲愤泣诉两个叔父枉死的愧悔情感下,将这位故人遗孀迎回宫中。我们不太能重现当时的场景,这一对男女在见面时复杂激动的情感:一个是杀夫仇人,活在猜忌、随时被自己至亲之人谋叛的地狱之境里的疯子,方圆千里内唯一可以随意判人生死的残忍神只。她从子宫深处发出一种揉混了恐惧、仇恨,以及雌性动物繁衍後代面对生殖优势雄性时本能排卵的讯息,她羞辱地发现裹在黑色僧袍下身体的波澜起伏,她的乳蒂肿胀、阴部濡湿、肠子咕噜咕噜响、全身的敏感带全发烫泛起一种蔷薇色潮红。另一个是眼下唯一能让他在虚无之境抓住自己犹活在人世的浮木,他杀了她丈夫,某部分来说是杀了他自己最珍爱的那部分(据说野利遇乞受戳前叫着说:「我是大王绝不能杀的那个人哪!」)。眼前这个女人或是收摄着那冤死挚友某一部分亡魂的载具,另一部分在他这里。他半是作戏半认真地告诉身边人:「从此,直到我赴冥界和那些故人鬼魂重遇,此生我再也不可能快乐起来了。」这个穿着黑色僧袍的光头女尼是禁忌中的禁忌。她是个活物,但起伏的胸膊吐出的鼻息全是他曾发狂展演的死亡图卷里的血液的辛呛味和那些他无法下令他们活回来的屍臭味。後来他下令她卸去僧袍,握着她的Rx房,摸抚她受惊的腰肢和丝缎般的大腿,感觉到这具奇异的女体就是埋藏着死神秘密的幻化神物。他像和一只豹子交尾。那发光接下来的发展似乎不那麽出人意表了:像是在无垠太空漂流了上千年的孤寂太空舱,终於,终於进入了某一颗星球的引力圈,终於朝向一个进入时间定义,或必须付出代价的高速、舱体外壳的烈焰燃烧,或重力压迫造成身体各处关节脱臼裂开的实体坠落。野利皇后发现了她死去叔父的寡妇,取代她成为这场杀戮牲祭最後被叫上君王床上的SM女王(什麽?被杀光的不是她野利家族人吗?关她没藏家什麽事?),她震怒之极,难道这是一个拼字游戏?她必须捧着Rx房追在那矮个子屠夫身後,并且把所有亲属网络上的女眷全部杀光?她把没藏氏软禁在兴庆府的戒坛寺,并用尽谋算,让这个没有廉耻的婶婶不准脱去僧衣,保持出家人的身分。元昊则完全进了那个穿花拨雾、和现实世界悄悄剥离的偷情时光。他心不在焉地敷衍着臣下们焦虑惊恐以隐晦辞藻劝阻的进奏。他意兴阑珊地说谎,微服夜巡戒坛寺,安排出猎假意带着没藏尼烧羊脾骨看兆纹卜吉凶,或是彻夜辩证佛法经文,其实皆是在那荒地行营里,像和死神幽会,像中了毒箭的孤狼用一种错误的方式自我疗伤,惊讶地、痛苦地捏塑着那个Rx房发烫子宫却冰冷不已的女体。「原来这就是文明。」说谎,不能从心所欲。在一种被监视的紧张关系里体会为恶的刺激。连那女尼在黑暗中用焦炭般的手握住他的xxxx都让他兴奋不已。第二年,没藏氏便在出猎途中驻紮河边的营帐里生下一子,那条河名为「两岔洞」,於是这婴孩便取谐音名「谅祚」。其实元昊已将国事全交给没藏氏的哥哥没藏讹庞手中。野生子谅祚亦寄养在没藏讹庞家。图尼克说,我听过不少栩栩如生的傀偶在月圆之夜睁眼变成活人,滴着泪用匕首将那个以出神入化手法操控它身上绳索的偶戏师傅刺死;或是画中美女点睛之後得了魂魄,提着裙裾走出绢纸,将那个赋予它生命的画师绞杀的故事。这时,元昊其实已成为他xxxx射出的苍白稠液、洒豆成兵变成人形的男孩们猎杀的神兽。他不能言语。失去时间流动的意识。困在他曾滥杀的那些幽魂们藏匿其中的湿润女阴里。有两组人马:悲愤的野利氏和被自己老爸戴绿帽的宁令哥太子;以及没藏氏,野地里诞生的小男婴谅祚,和手握兵权的没藏讹庞。他们都想杀了对方,或是说,他们都必须在元昊变成一只猫(或一只狼、一只麒麟、一只野骆驼,或他们美人的原形:一只山羊)的魔术时刻将他袭杀,用华丽的刺绣绫缎覆盖他的屍身,「伪诏」,在全部党项人发现他们的领袖已变貌成非人之物之前,夺占那个「进化大机器」的驾驶座。这两个本来只因元昊色情时刻而具存在意义的男孩,这时必须为母系的部族姓氏而屠灭对方,只为了窜夺父之名。披上父亲的人皮龙西夏天授礼法延祚十一年(终於到故事的尾声了),太子宁令哥持剑直入宫中,有一些史料说元昊那时早喝得烂醉如泥,总之他的脸因无法专心而变得柔和。图尼克说:我很难不想到许多好莱坞经典科幻电影或西部片里父子对峙、决斗、杀掉对方前的静止场面。那时宁令哥或只简短说了一句:「我将要做一件令人困惑的事了。」元昊这时或艰难地想不起来,这个持剑向他冲来的儿子是从哪一节故事里冒出来的?他把手举起来像要阻止,像一位导演在演员脱序演出的一个荒诞动作里,却百感交集地想起许多和这幕戏无关的灵感,他想喊:「NG!」却怕打断那个动作同时会打断突然涌现的心绪如潮。他说:「我很遗憾……」我很遗憾经验无法传递。那些神秘的时刻:那些背德的时刻、孤独、恐惧、杀人後的作呕感觉、爱的感觉和睡醒後想不起那种感觉的虚无感、忏悔的感觉、如饮甘泉的快乐……。我很遗憾这样一来,我们将成为各自孤立的个体。所有我向死神酬换来的经验,都来不及传递给你了……宁令哥也许说:「你把进化变成你一个人的故事了。」但其实那一切在静默中发生。下一瞬间,元昊觉得自己的脸的正中央像暗室突然打开一扇门,强光涌进,一群头顶圆光、脸敷金粉、戴着宝冠、臂钏、耳璫、项圈、手镯、璎珞的小人儿,吵吵嚷嚷地从他里面挣挤出去。他的鼻子被宁令哥的剑削掉了。安静了许久,然後听见极远极远的地方有女人的尖叫。他想阻止他们:「不要杀我的儿子。」但他眼前被一片汩汩冒出的红色雨幕遮蔽,嘴巴也被那此生最熟悉之咸腥味道的泥浆塞住。他立刻知道他的儿子宁令哥已在转身逃亡的一百公尺宫门外,被没藏讹庞埋伏的卫士剁成肉酱。

问题:西夏开国皇帝李元昊为何毒死母亲杀死妻子?

问题:有人说李元昊为避免外戚专政,不断杀人,为何政权还是落入外戚手中?

回答:

回答:

李元昊的母亲和妻子都是卫慕氏,乃是银州、夏州一带的党项大族,李元昊的婚姻应该是有政治因素在内的。后来,帝族与后族阴争权夺利而矛盾加剧,后来老丈人卫慕山喜刺杀李元昊失败,卫慕氏被全部处死,卫慕太后也被鸠杀,而卫慕皇后也受到牵连,最终因李元昊宠妃野利氏的谗言而被杀。而李元昊自己,则最终因为夺媳为妻而被儿子宁令哥所杀。

李元昊为了集权,屠杀舅氏卫慕氏满门,又清洗妻子宪成皇后野利氏家族,本以为可以摆脱外戚集团,但是老天偏偏给他开了一个大玩笑,他没想到他生前宠爱的情人没藏氏兄妹野心会变大,他更没想到他的太子宁令哥会暴起弑父他人在中年就挂了,国家大权落入情人没藏氏兄妹手中。

图片 1

图片 2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