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不懂遊戲規則,文殊的這個數字是包括歷史上已知的數與未知的數的答法

而不懂遊戲規則,文殊的這個數字是包括歷史上已知的數與未知的數的答法。而不懂遊戲規則,文殊的這個數字是包括歷史上已知的數與未知的數的答法。而不懂遊戲規則,文殊的這個數字是包括歷史上已知的數與未知的數的答法。第三十六則長沙一日遊山舉:長沙景岑招賢禪師一日遊山,歸至門首,首座問:和尚什麼處去來?沙云:遊山來。首座云:到什麼處來?沙云:始隨芳草去,又逐落花來。座云:大似春意?沙云:也勝秋露滴芙蕖。(雪竇著語云:謝答話。)往時讀此則。惟感賞始隨芳草去二句之美。今晨醒來在枕上再看一遍,豁然地明白了此則實分三問答。第一問:「和尚什麼處去來?」是就事問。答:「遊山來。」是離事答。第二問:「到什麼處來?」是空間問。答:「始隨芳草去,又逐落花來。」是超空間答。第三問:「大似春意?」是時間問。答:「也勝秋露滴芙蕖。」是超時間答。答不是問題的結論,而是問題的打開,所以答要於題若即若離。而且動作與時空本來是一體,故可以問空間而答以動作,問動作而答以時間,一似答非所問。又則動與時空皆是生在無與有之際,故三者皆自有其超越。講思想是要以色顯空,但空不可能因色而盡顯,所以極好的說法是像──「桃花幾處隱紅樓」理是在於掩映隱現之間。長沙的「始隨芳草去」即有像這樣的美,而在掩映隱現之間歷然地把你所問的都來答了。所以雪竇曰:謝答話。且聽雪竇禪師頌曰:大地絕纖埃何人眼不開──是說法有掩映隱現,但是悟境可以絕對明徹──始隨芳草去又逐落花來──引長沙本句──羸鶴翹寒水狂猿嘯古臺──此二句恐人不知長沙的也勝秋露云云。是與大似春意相對,猶云亦似秋露,而誤解為春意勝秋露。故雪竇加重寒水古臺,以明長沙正是以秋答春。長沙無限意。咄!──「無限意」是說法在於掩映隱現之際。「咄!」是雪竇的會心一笑。

而不懂遊戲規則,文殊的這個數字是包括歷史上已知的數與未知的數的答法。而不懂遊戲規則,文殊的這個數字是包括歷史上已知的數與未知的數的答法。愛燦燦人生的20條準則(而不懂遊戲規則,文殊的這個數字是包括歷史上已知的數與未知的數的答法。中)

第三十五則文殊前三三舉:杭州無著文喜禪師遊五臺山,中路荒僻處文殊化一寺接他宿,遂問無著近離甚處?答南方。又問南方佛法如何?答:末法比丘,少奉戒律。問多少眾?答或三百,或五百。於是無著問文殊:此間如何住持?文殊云:凡聖同居,龍蛇混雜。問多少眾,文殊云:前三三,後三三。五臺山佛寺接近塞外風煙,與洛陽佛寺、江南的佛寺又自不同。文殊化一寺與無著對談南方佛法與五臺山佛法,單這故事,已夠我想像三國志演義與精忠岳傳中才可有的閑筆。雪竇頌云:「千峰盤屈色如藍,誰謂文殊是對談」就能傳出這幅風景。南方的佛寺,眾或三百或五百,末法比丘,少奉戒律。現在我們來想像那是五代的時候,就對他們也可有在批評以上的寬容了。而與之相對照的五臺山佛寺,則單是「凡聖同居,龍蛇混雜」這兩句,就傳出平劇裏楊五郎與遼戰敗削髮為僧的是此地。做了僧,他聞山下金鼓之聲,望見遼兵追殺一員宋將,亦還是又驀地陡起了英雄膽。佛寺為閑意妙義之地,當以六朝時廬山慧遠寺為首。佛寺為世俗隨喜,香火勝因之地,當以北魏時洛陽的諸寺為首。以佛寺為遁入空門,當以五臺山為首。此皆異於印度的佛寺,而為中國所獨有者。中國人不把佛教看做否定人生,而是開拓了人生的邊際。而禪宗則是佛理的完全漢文章化了,後來就寧是有在人世裏的佛寺,而無佛教了。無著問文殊:五臺山多少眾?文殊答前三三,後三三。就是中國人的知性的喜樂好玩。中國人愛以不確定的數字來說確定的數,又以確定的數字來說不確定的數,好比是鬥聰明,猜枚枚子,而這原來是發見事理與數理的極致。我觀賞表姊作畫,有水彩畫的寫生與油畫的臨摹威尼斯壁繪,但我對她說,我難忘的還是小時候看鄰家阿黃姊姊描花。阿黃姊姊沒有讀過書,她手執一枝描花筆用水粉描在鞋面布上,是海棠花,先描好一隻鞋面,把來端詳了,又描起一隻鞋面,自己比來看看。她是看的自己描的花,她的神情卻那樣的端正。她描了幾枝花呢?使我想起文殊的前三三,後三三。林沖使棒,你看他丟開解數,也好像是前三三,後三三。至如史上的三皇五帝,前兩晉,西晉東晉,後兩宋,北宋南宋,數字雖有參差,但歷史如花枝,你若問發的多少枝,就答一個前三三,後三三,那喜樂就是對的了。你若不用這個數字,又可用什麼數字來答?文殊的這個數字是包括歷史上已知的數與未知的數的答法。自國父領導辛亥起義以來。我們今天要來反共復國又可有多少革命同志呢?也借用得雪竇禪師的頌:堪笑清涼多少眾前三三與後三三

   
前文談到人生準則,就是人生的遊戲規則。而我是怎麼意識到遊戲規則的重要性呢?是從閱讀某本股票技術性操作的書,據說德州撲克的遊戲規則是與一般規則不同,而不懂遊戲規則,就往往只有認輸的份了(詳細的故事太長,有機會再詳述)。

   
然而除了上面的閱讀經驗,有一陣子,自己內心總是慨歎啊,怎麼做實業賺的錢,永遠趕不上買賣房地產所賺的錢呢?資本還是戰勝了商品,終歸是可以制定遊戲規則的人贏了啊~

11.做一個制定遊戲規則的人

   
 在社會上,要做一個制定遊戲規則的人這件事不容易,但換個角度而言,如果我們可以做自己的情緒主人,那何嘗不是一個制定遊戲規則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