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恩知道,亚兵甚至继来都是知道得十分清楚的

这一切变化得那么突然,好象在梦中一样。 他们竟然飘浮在空中!
小花豹徒然地在半空里挣扎,极力要靠近它的女主人,但是尽管它费了很大的劲儿,却办不到。看到它的笨拙的样子,继来忍不住想笑可是她这笑的力气都没有。那可怕地把她羁绊在地毯上的力虽然解脱了,她现在一点分量也没有地浮在空中,好象一个轻轻飘飘的气球,又象一团稀薄得完全透明的棉絮。她就这么悬浮在宇宙飞船的驾驶舱中间。但是她感到一种极度的疲倦,似乎抬一抬手、动一动脚都不愿意。不,她就愿意总是那么躺着,四肢伸开,轻轻地呼吸,保持那种半睡半醒的状态。
有人触了触地的手。这是亚兵,正在可笑地靠拢过来。他象游泳一样,用手使劲儿拨拉着空气,慢慢靠近。他左手拿着一块压缩饼干,右手拿着一瓶水果汁,交到继来手里。继来点点头,但她抓住饼干和果汁瓶的时候,却象是抓住两个影子,仿佛手里什么都没有。不,饼干是确实存在的,咖啡色,有些弹性。她拿到嘴边,咬了一口,很可口。但是突然间,饼干飞走了。是她自己的呼吸把饼干吹开去了。
现在她要喝果汁。这下子可得当心了。她紧紧抓住瓶脖了,生怕它又飞了。瓶是一个半透明的软塑料瓶、她打开盖子,凑到嘴边,还来不及把瓶里的液体倒进嘴里,她就觉得仿佛有无数条小虫子在爬原来果汁纷纷从瓶口往外窜。继来的脸上、鼻子、脖于里、手匕都沾满果汁,有一部分果汁还溅到半空中,形成一个个圆球。
亚兵忍不住咯咯笑起来。
继来,你没看过描写星际航行的小说或电影吗?看来亚兵已经恢复了元气,他的声音又是高昂有力的了。在失重的情况下,什么都会浮在空中,水也不会流动,要不是聚成一个悬浮的圆球,就是附着在你身上
为什么会失重?继来迷茫地问。她使劲儿用手背揩着一脸的果汁。
宇宙飞船的加速阶段结束了,以匀速运动在空间飞奔。因为没有地球引力了,所以这儿成了一个没有重力的世界。
哦。继来仿佛也记起她看过的有关星际航行的新片中有突似的情形。她也想起,宇航员喝水都是用手挤着瓶子,直接把水挤到嘴里去的,难怪装果汁的瓶子要用软塑料制造了。
有一个很大的果汁球飘到她面前。她屏息敛气地观察着,忽然说:
这个水球可分成许多层呢!你看,当中是空的,然后包一层水,又是一层空的,又包一层水,哦,怎么一回事儿?
亚兵也凑近前来观看。他努力回想着在什么书上描写过这种现象。
奇怪,他终于说。在没有重力的世界里,水自身的引力会把它团聚成一个圆球,那么,应该是圆球越接近内心,物质越密集,怎么反倒是当中空的呢?
他又仔细观察。但是小花豹接近了这个水球,用爪子一下子把它拍得粉碎。小花豹终于接近了女主人,高兴得呜呜咽咽地叫起来。
继恩!亚兵叫道。你能够解释这现象吗?
自从获得自由,继恩立刻扑到一长列仪表桌上,审慎地观察着这些仪表读数的变化。那天下午,他和霍工程师检查了这些仪表,但是工作没有做完。现在他重新一个个察看着那些按钮、指针、符号和数目字。他顾不上吃饭,他需要证实一下他脑子里所想到过的一个严峻的现实。
电视电话的屏幕已经打开,出现的是一些斑点和线条,大大小小,变幻不定,伴随着僻哩啪啦的噪音,这大概是来自宇宙空间的电磁波宇宙线之类什么吧。但是,没有一个图象看出有什么意义。看来,跟地球的联系是中断了。
亚兵又象游泳一样,努力划着空气靠近继恩身边,递给他一简软管巧克力和一瓶果汁。他推开了。亚兵见他一脸专注的神气,不由得说:
吃了再慢慢琢磨吧。反正东方号行驶得极好。你看,起动,停机,都是自动的,你有什么可以不放心的?
继恩抬起头,用很象邵子安的那双锋利的眼睛看着亚兵,问道:
为什么东方号恰恰这会儿停止加速呢?
亚兵挥了挥手。电子自动设备控制着呗!我们已经到达了预定的速度,发动机就自动停止了。
继恩忧郁地摇了摇头。 亚兵惊异得睁大了眼睛。
那么,你以为怎样?东方号发动机出了故障?
不是。继恩叹了口气。亚兵,从地球到火星,我们东方号计划是每秒一百二十公里的速度,这样,只稍加速三十三分钟就行
那为什么我们加速了一百八十五小时了?继来问道。 这正是令我最担心的。
那有什么!亚兵乐天地笑了笑。开得快些,不是早点到达火星吗?
唉,亚兵!继恩又叹了口气。你把我们学过的力学知识回忆一下。连续加速一百八十五小时,我们宇宙飞船的速度就不是每秒一百二十公里,而是每秒四万公里了。这样,即使我们擦着火星边边儿飞过,我们也不可能降落到它上面去的。
我们还可以让它减速。亚兵争辩道。
问题是办得到办不到?继恩慢吞吞地说。东方号已经突然停止加速了,又是什么缘故?
吃吧,继恩!亚兵又把食物递到继恩面前。你爸爸设计的宇宙船,不会出事故的。
这回继恩没有拒绝。他挤着软管里的巧克力,又挤着果汁瓶喝了一口。
我不担心出事故,而是担心没准备好。要知道,我们提前出发了差不多一个星期;可能,自动仪表并没有完全凋整好哦,我们是三个意外的乘客呐!
说什么我们也能把这一船给养和器材送到火星去。亚兵不在乎地说。那边火星工作站的人正等着哩。
继恩不回答。他一口气吃完东西,把空瓶子一扔,就又扑到仪表桌上。
是什么原因使发动机突然停止加速呢?他深深思索着。既然已经连续加速了一百八十五个小时,可见发动机决不是由电子自动机器控制着的。那末,只有在出现什么情况下,它才会停止加速呢?
这是一个严密的逻辑推理过程。发动机发生故障?不会的。如果是这样。一定会在仪表上显示出来,至少总有一盏红灯亮了,然而现在没有,可见发动机是正常的,正常的关闭。唯一可能的是
一个突如其来的思想,好象当头一击,使得继恩头脑里嗡的响起来。
猜测是不行的,需要证实。继恩又沿着仪表桌,从头到尾仔细察看着。他这次注意到一个斜躺着的荧光屏。上面有一排按钮。他犹疑了一会儿,揿了第一个按钮。
荧光屏上出现了一幅太阳系的图象。继恩毫不困难地认出围绕着太阳转动的行星中的一颗地球。
他揿了第二个按钮;地球上伸出一条细线,一条抛物线,斜斜地掠过了火星,穿过土星和木星的轨道,一直伸向天王星和海王星
唉呀!继恩象被蝎子螫了一下那样低低地惊叫起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亚兵和继来已经靠近他背后。继来手里抱着小花豹,这只小狗竭力要扑上荧光屏。
继恩坚决地把第三个数钮往下按。
图象陡然消失了,出现了几行清清楚楚的数字。 加速度:O
瞬时速度:39978公里/秒 里程:133亿公里
我们已经飞出了太阳系!亚兵忽然惊呼起来。怎么办?快掉头,快掉头呀!要不,我们就要飞到别的恒星上去了!
继恩一言不发,坚决地撤下第四个按钮,只有一行大字赫然出现: 燃料贮量:○
继恩猛烈地挥挥手,整个身体向反方向窜了出去,重重地摔在沙发上。
哥哥!继来尖声喊道。继恩听来,这喊声是这么遥远。亚兵向他飘过来,扶着他的肩膊。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目光瞧着他。
什么都明白了,一切猜疑都证实了。发动机的加速没有受到限制,在一百八十五个小时内,把速度加快到每秒四万公里,直到燃料全部用光,加速才停止。东方号此后就靠惯性,在宇宙空间滑行
如果在地球上,摩擦作用早晚会使它减速,直至完全失去速度,可是在空旷的宇宙空间,宇宙船除非撞上什么天体,否则是不会停止前进的。没有燃料,东方号就完全失却控制,它成了宇宙空间中的一个天体,就象那些永远流浪的石块一样只有它在遇上地球的时候,才停止它的行程,而变成一颗颗灼热发亮的流星。
这个道理,亚兵甚至继来都是知道得十分清楚的。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继恩不情愿地把脸别了过去。他不忍心看见妹妹的绝望的悲痛的神色。现在已经不是到达得了到达不了火星的问题,而是他们正在离开太阳系,他们很可能终生离开地球,离开故乡,永远地在寂寞的宇宙空间中流浪,直至一切贮藏的食物都消耗完毕
有什么办法能把他们从这悲惨的境遇下挽救出未呢?
哪怕还剩下一点点燃料也好!在宇宙空间,掉个头,可能用不着太多的燃料。然而
燃料贮量:0 这几个赫然的大字是无情的宣判。含意是十分清楚的。
继恩的头脑是这么纷乱。他没有注意到,亚兵关闭了荧光屏,又把全景电视打开了。
又是灿烂的星空。地球已经离得很远、很远了。它看去只是一颗十分黯淡的星,不大容易把它跟别的亮星区分开来。就是太阳,也只是一颗比别的星星稍大、稍亮的星球,再也不是天空的光耀夺目的主宰了。宇宙飞船已经飞出了太阳系,它说不定要在寂寞的宇宙空间里飞越多少年,也遇不上一颗星星。可不是吗?东方号前面,是银河最灿烂的一段。现在即使不用望远镜,也可以看出银河并不是一条连续的光带子,而是由极其密集的星星组成的。银河的形象就象流淌在天上的一条河流,不过在宇宙飞船的正前方,在人马座的方向,这条河流却分岔了。亚兵是晓得的,并不是银河真会分岔,而只不过是,有一团暗黑的尘埃和气体物质,挡住了一部分银河的亮光。这团物质,就叫暗星云。
突然间,宇宙飞船震撼了一下,仿佛有什么东西狠狠地撞在它上面。
发生了什么事?继来急忙问道。
又有一个东西撞击在宇宙飞船外壳。这是一块茶壶那么大的石头。接着,又是一块。宇宙飞船摇晃着。继来揪住哥哥的袖子,问:
会把咱们的飞船撞穿吗?
继恩摇摇头。他的心思还没有从乱糟糟的迷宫中摔脱出来。现在撞击越来越频繁了,还时时看得见碰撞时击出的火星。更多的流星体从宇宙飞船边上掠过。
继恩,亚兵说。看样子,我们遇到流星群了。 流星群是什么?继来问。
宇宙空间的一些小石头,成群结队的,绕太阳转。有时落到地球上来,和大气层摩擦生热,发出亮光,就是流星。
它们飞得很快吗?继来又问道。
每秒也有三、四十公里。不过我们这宇亩飞船是十分结实的,建造它的时候就考虑到流星群的袭击了但是我们不再看这些讨厌的石头块吧,好吗?不等继恩和继来表示意见,亚兵就说。3O25,关!
星空隐去了,他们又回到驾驶舱的现实环境。
继恩好家从睡梦中醒过来一样,轮流注视着亚兵和继来。他的一双锋利的眼睛奇异地闪着光。他慢吞吞地说:
我们得安排一下自己的生活了。我们离开地球一天比一天远,而且现在还看不出来,我们有什么办法能回到地球上去
爸爸、地球上的同志不会不管我们的。继来咬着牙说。他们也许已经着手营救我们了。
继恩一点也不怀疑,地球上的同志会想法子。但是,对于这艘以每秒四万公里高速越离越远的宇宙船,连通讯联系都中断了,地球上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进行救助呢?再说,最迫切需要救助的还不是他们,而是正在火星上等着话给养和器材去的同志们。他知道,有一般团结号,快要装好了,可以完成东方号所没有完成的任务。至于找寻失去的东方号和它的三个乘客,他实在想不出来,目前地球上的同志们有什么办法可想。
但是继恩不能直截了当地说这些话。这是一个非常环境下的非常时刻,任何有报信心的话都不能说。他们三人,现在面临的是一条非常严峻的生活道路人类有史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现实:突如其来地被抛到远离祖国和亲人之外的陌生世界而且是从来没有人类足迹涉猎过的世界,这条路啊,该怎样走下去?
我们不可能很快就回到地球上。继恩缓慢地说,特别着重在很快地这几个字上。但是我们要在宇宙空间里照样成长。我们三个都是共青团员哪怕到了宇宙的任何角落,我们都要努力奋斗。亚兵,我们俩本来是宇航预备学校的,只等于提早毕业,提前参加工作。但是宇宙空间中还有很多事物,我们是不认识的。要学习。继来呢?初中毕业了,就准备在东方号上念高中吧。无论如何,我们不能消极等待,任凭命运摆布。要把坏事变成好事。要知道,人类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人象我们深入宇宙空间那么远过。我们能不能利用这个机会,在这次意外的航行中获得新的知识,发现新的事物?
这番话使亚兵和继来心头感到热呼呼的。
我们成立个临时团支部吧。继恩提议道。
好!亚兵和继来同时说。亚兵又附加了一句:选你当书记。
我赞成。继来点着头说。
现在我们从研究这艘宇宙飞船开始吧!继恩窜起在半空。我们研究它所有设备的性能,看看它带了些什么器材准备带到火星上去的。有些也许我们用得着我们现在是东方号的主人了。

朔风怒吼、雪花飞舞的地球大气层很快就落在后面了。宇宙飞船进入宁静、寂寞的宇宙空间。东方号仍然在加速。但是对于匍伏在驾驶舱地毯上的三个乘客来说,他们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这是三个意外地走上宇宙旅程的乘客,三个毫无准备便投身于宇宙旅程的乘客。
钟亚兵第一个醒过来。他觉得象梦厦一样。因为巨大的超重正紧紧压着他。这个魁伟有力的青年人甚至抬不起一只胳膊。他张开双眼哦,他置请于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呀?全景电视还在开着:四面八方是无穷无尽的夜。然而这是多么奇怪的夜晚!星星比任何时候都要多,又大,又亮,红的、绿的、黄的、橙的、白的就象一枚枚亮晶晶的彩色的铜钉,嵌在一个硕大无朋的黑黝黝的圆球内部。它们既不眨眼,也不闪烁,是宁静的,安详的,活象宇宙的一只只明亮的眼睛。但是最最叫亚兵觉得奇异的,是他居然在这黑漆漆的夜里看到一轮光耀夺目的太阳,喷着火焰、镶着玫瑰色的日珥的太阳;同时他又看到了离开太阳不远处一弯窄窄的娥眉月实际上是一个娥眉般的地球。
这真是不可思议地瑰丽和神奇!亚兵不由得闭上了眼睛,但他立刻又睁开来了。他无法把自己的目光从这壮丽的宇宙奇景面前拉开。他当然知道,在地球上,由于厚厚的大气层的阻隔,所以在太阳朗照的白昼,星星是不会出现的、然而在宇宙空间,就再也没有什么白昼、黑夜了天空永远是黝黑黝黑的,每一颗星星都象浮动的宝石,而银河,正在不出声地流淌
但是那压在亚兵身上的巨大的重力使他回到现实世界中来,他记起了不久以前的遭遇。是的,他在东方号上,而东方号正在风驰电掣般离开地球。他已经置身于宇宙空间中了。伙伴们在哪儿?他想侧转身子,却完全力不从心。从他的视线角度,只看到沙发边处有一堆黑漆漆的影子。他记起那个号码来了:
3O25,关!
这真是万灵的咒语!一眨眼之间,什么宇宙空间,什么日月星辰、银河世界,通通不见了。眼前是明晃晃的驾驶厅。邵继恩就蜷缩在沙发旁,一只手紧紧抓住沙发扶手。他的眼睛也睁开了,而且现出同样迷迷惘的神色。亚兵想说话,但是他觉得他的话是含糊不清的。
别害怕。继恩镇定地说,虽然在亚兵听来有点异样。操纵台想必也叫敌人潜入了。我们在飞向火星呐。
身旁有一股呜呜咽咽的声音。最初继恩以为是他妹妹在啜泣,但是他很快就弄明白,小花豹被超重压得匍伏在地毯上,嘴里呜呜乱叫。
继来也醒过来了。她象说梦话一样,含糊不清地:我。我怎么这样疲乏呀!
那是东方号。正在加速。加速度只要达到每秒每秒四十米
六十米。继恩纠正亚兵的话。
亚兵接下去说:那我们的体重就等于在地球上六倍了。他想到自己本来体重就有七十五公斤,这一来岂个是四百五十公斤了?他心里觉得可笑,但是只咧了咧嘴唇哦,在超重系件下,笑一笑也有这许多困难呐。
继恩仔细观察着两个伙伴,甚至那条竭力要爬到女主人身边的小狗。他发觉,他们都没有受伤,除了被越重紧紧压着不能动弹以外,其他一切都是正常的。他稍稍放了心,然后认真思索所发生的一切。
当然是一场灾难。他们毫无准备地被抛到地球外面,远离父母,远离集体,远离祖国。他们只在宇航预备学校里学过一些初步的专业知识,但是还没有受过严格的宇航员必需的训练,他们也没有在火星工作的思想准备。但是现在不得不承担一个重任:要把器材和给养送到火星上去。这个任务他们完成得了吗?唉,如果霍工程师跟他们一起多好!真是!应该地,继恩和亚兵,去参加围剿敌人的,那么霍工程师就可以留在东方号里。可是,在那急迫的战斗形势下,怎么会预料到这些呢?唉唉!继恩知道,宇宙船是装备好的,给养很充足,但是他们能不能把它无到火星轨道上,并且顺利地在火星降落?也许,一切都有电子仪器在操纵吧?应该是这样
超重变得越来越难以忍受了,动一动手指头都要费很大力气。当然,继恩明白,加速度并没有增加,只是延续的时间太长了,心脏长期处在超重状态,每一下搏击都是沉重的。加速的时间到底有多长了呢?每秒每秒六十米,需要加速到什么样的速度才进入最有利的航行轨道?继恩好象记得霍工程师讲过,预定的旅行时间是七天半,那末,他能不能根据这一点推算出东方号将达到什么样的速度,从而,也推算出需要加速多长的时间
爸爸!继来忽然嘶哑地喊道。继恩吃惊地望了妹妹一眼,只见她艰难地半欠起身子,一只手颤栗地指着前面的仪表桌。亚兵也凝神敛息地谛听着。
越过苍茫的太空,一个微弱的呼号: 孩子们回答我!
爸爸!继来又一次嘶哑地喊道。她泪流满面,同时使出全身的力气,向前挣扎了一步。大滴大滴的汗珠正从她的额角滴下,和眼泪混合在一起。
继恩心中是这样激动,他觉得。心脏就要从喉咙里蹦出来。啊,地球上正在找寻他们!他想象得出来,爸爸的饱经风霜的脸现在显露着多么深沉的悲痛,又多么焦急地等着回答。一刹那间,他好象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哦,岳兰!现在是她在呼唤了。一个瘦瘦的、高高的、有一双清澈动人的大眼睛的姑娘倏然在他眼前掠过。他的心一热,但是那隐隐约约的声音很快消失了。
继恩集聚着自己全部的力量,顽强地,一寸,一寸,往前蠕动。他要到电视电话跟前去,而且他看到亚兵和继来也在作同样的努力。三个人都精疲力竭了,而且饥饿正无情地袭来。继恩闭着眼睛,喘了一口气他又恢复了思索:他们离地球多远了呢?加速度还在继续。应该知道出发到现在一共经过多少时间啊!
在仪表桌的正上方,有一只绿色的、十分美丽的钟。它的钟面不象普通钟那样,是十二小时制的,而是二十四小时制的,上面指着十三时零七分。继恩侧着脑袋,仔细察看着这只钟。唔,还有日历:一月十三日。这个一向沉着的青年人不由得失声喊起来:
我们离开地球一百八十五小时了!
这句话包含着多么严重的意义啊!可是继来、甚至亚兵也并没有登时了解到。亚兵嚷嚷道:
难怪我这么饿,有七天没吃饭啦!
吃饭?有比肚子饿更值得关切的事情!继恩苦苦思考着:火星大冲时离地球约七千八百万公里,如果旅程为七天半的话,每秒钟就需要走一百二十公里数字来回在继恩脑千里跳跃。计算是十分简单的,但是他不相信自己的计算结果。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弄错了。他反过来复过去。然而,数字是无情的。
V=V。+at V代表终极速度,V。代表初始速度,a是加速度,t是时间。
因为初始速度为0,所以 v120公里/秒 t===20O0秒 a60米/秒平方
加速的时间只需要2000秒,也就是33分钟! 然而现在是大大地超过了。
现在的速度是多大呢? V=at=60米/秒平方185小时=39960公里/秒
每秒钟竟达将近四万公里!
哦,哦!这速度!一瞬间,继恩并不真正领会到这个巨大数字的真正含义。但是他很快就明白了。他的脸登时变得煞白煞白。继来不由得喊起来:
哥,你怎么啦?不舒服?
一丝苦笑掠过了继恩的嘴边。他想把一切真相都原原本本告诉亚兵和继来,但是他觉得这番话未免太残酷了。特别是,娇弱的小妹妹,她经受得住这个沉重的打击吗?这将意味着他们得长时间在宇宙空间流浪,也许一生一世都回不了地球!而且,加速还在继续,速度还在增加,最后会是怎样一个结局?
东方号!东方号!
他们又听见了微弱的呼号,隐约可辨的,如果不是三个人同时听到的话,他们准以为是幻觉。
我们在这儿!继来从肺腑里迸发出一声尖锐的喊声。然后她不动了她虚脱过去了。
就在这一刹那间,飞船重重地颠簸了一下。几个人,连同花豹,都被抛了起来。

带日历的小钟指着一月二十日上午九时。三位宇宙旅行家离开地球整半个月了。他们已经察看了东方号的每一个角落,习惯了宇宙飞船上的生活。三个人都可以毫不费力地飘浮在空气中,而且用轻轻的划动手脚来控制自己的身体;连小狗花豹也学会在空气中游泳,它的轻松自如的样子,会教地球上任何一只鸟儿逊色。
东方号的确是新世纪的杰作,它不是一艘宇宙飞船,干脆是一个宇宙之家,可以长时间在其中生活的家。船舱本身有一套完整的生态循环系统。例如,氧气吧,永远不会枯竭,因为宇航员呼吸道排出的二氧化碳,经过氢氧化理的氧再生装置,又会分离出纯净的氧气来,因此船舱里永远有新鲜的氧气可用。净化水的装置也是这样。在载运舱的后半部,有一座小型化工厂,把宇航员新陈代谢产生的废物重新加工,循环使用,因此一拧盥洗间里的自来水龙头,永远有干净的冷热水流出来。只有极少量真正无法使用的废物,才在载运舱的后部,通过一个特殊的管道排除到宇亩空间外面。
载运舱里装有足供十五个人两年半的饮水、食品(火星实验室预定就是这样的编制和工作时间)和各种日用品。食物是丰富多采的,不但有压缩饼干、软管巧克力,甚至有干肉、罐头鸡、罐头鱼,各种干缩蔬菜和水果;饮料不光有果汁,甚至还有啤酒和茶哩!就生活而论,还有什么可以苛求的呢?
继恩还找到了东方号的设计图纸。仪表桌上有一个专用屏幕,一揿按钮,就会展示飞船的各部分构造、四级火箭在使用完燃料之后,都已脱落了。现在东方号只是一个驾驶舱加上一个载运舱,总长度不过一百八十米。在地球上它大概比得上一艘中等的船舰,在宇宙空间它仅仅是沧海中之一粟。仪表桌上的按钮,继恩也一一弄清了用途。原来全部都有自动化控制装置,也可以用声音启动只要报出它的号码就行。多么灵巧!驾驶东方号,并不比驾驶一辆汽车困难。如果还有燃料,继恩想,他是可以让宇宙船掉头飞回太阳系的。可是,该死的,偏偏缺的是燃料!
半个月来,继恩常常沉思。他静静听着继来喋喋不休地问亚兵关于宇宙的许多问题,亚兵也尽量用他在宇航预备学校学到的那一点儿天文学知识去回答。继恩却很少开口。他在怀念地球上的生活吗?是的。宇航预备学校的有趣的生活,严格的体育锻炼,诸如伏虎、荡桥、登山、游泳、高空跳伞、滑翔机飞行和军事训练;共青团的远足和野营,小伙子和姑娘们当中各种各样无休无止的热烈争论;青火晚会上的一幕幕动人的诗朗诵和手风琴伴奏下的男声小合唱;然后又是灿烂的阳光卜戈壁滩上的新建城市;父亲的铿锵有力的报告;生病时母亲蹑手蹑脚在床前走动的情景。当然,还有岳兰,她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永远是亲切而信任地望着自己啊啊,为了再看到这双眼睛,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他在地球上的整个生活,十八年来五彩缤纷的生活,在短短半个月以内络绎不绝地来到继恩面前。虽然只有十八岁,继恩却不是一个喜爱玄思默想的人。不错,他经常顽强地思索,那多半是为了解答一道数学难题,或者要准确地把握一个物理概念。他从来也没有象现在这样思考过生活本身在我们祖国大地上,生活是早已安排好的。做一个父亲那样的人!把自己全部青春、全部智慧和才能献给宇航事业但是,难道他现在不是从事宇航事业吗?他提前当了宇航员,可是他能为祖国的科学发展作出什么贡献?宇宙是辽阔无边的,喊一声3025,开!他就可以看见一个神奇的、地球上人们从来没有这么真切地看到过的世界,但是他自己的活动天地,不过是一艘长一百八十米,径八十米的宇宙船,更确切地说,不过是一间高十米、底径七十米的圆台形的驾驶舱。这就是他们的卧室、起居室、学校和运动场。几张沙发一拉开就是他们的卧床当然需要用皮带扣住,省得一入睡乡就不由自主地腾身上浮。
继恩思索了很久。他天天看到亚兵和继来的期待的目光。终于,有一天,吃过早饭后,他开口了。
来吧,亚兵,继来,我们讨论讨论,好吗? 亚兵和继来静静地里看他。
我不知道你们想过没有?我们在宇宙空间的这段日子将怎样生活?很可能,我们要在这儿度过整个青年时代不,作长期打算是必要的,让我讲完。我知道你们都有理想,年轻人的丰富多采的理想啊!在地球上,在祖国和亲人中间,我们的理想是不难实现的,可是在这儿,我们得用自己的双手创造条件
哥哥,继来怯生生地说。我怎样把英语念下去呢?
念下去。继恩坚定地回答道。不但要念完中学的课程,还要念大学。我和亚兵,也要念大学,回头我们订一个学习计划。亚兵,你不是要学天文学么?好极了,在这儿,既没有风雨,又没有阴天
课本呢?教授呢?仪器呢?亚兵急不可待地问。
你看。继恩从仪器果下面抽屉里,极小心拿出一个出火柴盒还小的铝盒,他轻轻打开,用两个手指夹出一小片比芝麻大不了多少的晶体片。放进仪器桌上一个机器里,打开开关,一个专用屏幕上立刻出现带图的字幕:
天文学教程。第一草。第一节:天文学的内容。天文
学是研究宇宙空间中天体的性质、运动和发展的科 学
亚兵跳了起来,他的头乒的一声撞到舱顶上。他皱着脸,抚摸着撞痛的头,问:
你在哪儿找到的?
载运船。你以为光有软管食物和浓缩巧克力吗?有几十箱这样的晶体片哩。气体动力学,高能物理,电动力学,分子生物学,恒星物理学,冶金技术,电子技术什么书都有,甚至还有小说和诗集。
继恩又换了一片晶体片,于是屏幕上山现了一行英文字:
TheCourseofEnglish,PartI
还伴随着十分柔和悦耳的英语语音。继来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继来,亚兵叫道,等你回到地球上,你可以当个英文教授!
继来疑惑地问:东方号上还带个图书馆?
咳,是为火星工作站准备的。我看,我们大家都可以在这儿自修完大学。继恩说着,把阅读机关上。这些缩微晶体片,一个人哪怕只读完一部分,就该有多么了不得的学问!亚兵,告诉你,还有仪器呐。摄谱仪、热电偶、示波器、振荡器、各种计量仪器我还不会使用哩。亚兵,我甚至还找到一架望远镜!
在哪儿,给我!
还没有装起来。但是,我看,零件大概是齐全的。我们可以在这儿建立一个地球上从来没有过的天文台。
说不定我们还会有新的天文发现?亚兵高兴地说。 当然。
但是,亚兵的脸阴暗下来了。即使我们有新的发现,又对人类有什么用处呢?如果我们不能把成果带回地球去?
继恩看了他一眼,慢吞吞地说: 我们全把成果带回地球去的。
在没有燃料的情况下? 在没有燃料的情况下。
哥哥,继来尖声叫起来。你找到办法让宇宙飞船往回飞吗?
继恩摇摇头:还没有。但是我要读这门大学。我有一个想法,宇宙空间充满能量,我们不能学会利用它来驱动我们的东方号吗?
哦!继来和亚兵同时减出这一个字。这真是一条朴素、简单的真理:既然地球上能够送一艘宇宙飞船到宇宙空间,为什么不能利用宇宙空间的能量把它再开回地球去呢?
继恩又慢慢地说:如果我们现在还在太阳系内,这问题很好解决。载运舱里就有收集太阳能的光电池。但是现在我们离开每一个恒星都这么远。现在我们所能接收到的能源只有宇宙线,如何利用它们的能量,地球上许多研究所也是没有解决的。
你一定能够解决。继来充满信心地说。
我可以学习。继恩严肃地说。但是话又说回来,即使我们回不了地球,我们的科学研究成果还是有可能为人类利用的。就算东方号回不去,难道地球上将来不会有人出来找到东方号吗?我们的生命是有限的,但残们积累下来的研究资料将会永远存在下去,东方号作为一个天体,它只要不发生爆炸,总是存在于宇宙之中的。不是吗?
这几句平平常常的话深深地打动了继来和亚兵的心。继来默默望着哥哥的消瘦的脸和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心里翻腾着风暴。她曾经有过许多美好的理想,还在当少先队员的时候,她就幻想过要飞向太阳。然而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她竟会飞到比太阳远千倍、万倍的地方不,干脆就是飞到一个未知的世界去了。如果有必要,她是有为科学事业献身的热情和决心的。
我有时甚至想,继恩依旧慢吞吞地说。如果我们现在还有燃料,可以飞回地球去,那我们到底是否马上转舵返航?或者要利用这个机会更加深入地研究宇宙?人类当中遇到我们这样情况的,毕竟是很难得的机会。是不是我们干脆飞到别的恒星世界去?人类的视野不但需要日渐扩大,人类足迹范围也需要日益扩大当我们白发苍苍的时候,我们会把宇宙的更深的奥秘带给我们的后代
白发苍苍!几个刚刚迈进青年时代的孩子,想到那遥远得难以想象的岁月,似乎是不可思议的。继来的眼睛燃烧着怎样的火焰啊!生活,在这个十五岁的小姑娘的心中,依然是绚丽多秋五光十色的。但是她并不知道,哥哥嘴里吐出白发苍苍几个字的时候,他的心正经受着绞痛,这意味着,他将献出整个青春、生活和爱。而且不仅是他自己的,也是地球上此刻正在思念他们的亲人的
三个人都沉默着。亚兵是了解继恩的感情的,但是地并没有想得这样远。他觉得,只要不是无所事事地在宇宙空间闲逛,而是能够每天学习,增加知识,这就够了。他的生活会变得充实,他的年华不会虚度,他总算为科学事业添了砖,加了瓦。未来?他可以托付给这个比他想得更远的同学,他的团支部书记。不是吗?一个解放军团长的儿子钟亚兵,从小就是受到这样的教育的
我们每天都要记日记,从沉默中惊醒过来,继恩匆匆说,他又打开一扇柜门。这是电子计算机的讯息库。宇宙空间不用纸张,每天的日记写在屏幕上,它们输入到计算机去贮存起来。继来,你学习操作,以后日记由你来记。
我能行?继来轻声问。
行。你不是很喜爱文学吗?你又在学英文,用英文写也可以。
那好。继来充满信心地说。我还要马上开始学高中课程。今天从数学开始,好吗?
继恩点了点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