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对亚兵和继来说,东方号已偏离了原来的航向

星际云慢慢稀薄了,显然已经到达它的边缘。现在,不用中微子探测器,亚兵的望远镜就可以看到前半部天空上疏疏落落而又模模糊糊的星星。前面确实有一大片亮光但没有随着距离的接近而增大,可见它的距离并不很近。这使得继思稍稍安心了些。
又过了一个月现在东方号慢得多了,仿佛在星际云中它耗费了不少精力,它的速度只有每秒二万二千三百公里。继来老是嘟嚷道:这只蜗牛!但是,这只蜗牛终于摆脱了星际云。
除了向尾部望去,星际云还象一个遗留在记忆中的噩梦一样,他们又看见了星光灿烂的天空。三个人,就象会见久别的亲人一样,打开全部电视机屏幕,久久制览壮丽的宇宙图景。银河正斜斜掠过前方。差不多就在飞船正前方,一条细细的溪流似的银河突然加宽了,加粗了,当中,有一团格外明亮、光耀夺目的东西。不错,这正是中微子探测器里所看到的一大块亮斑,就象在晴夜中突然升起一轮明亮的太阳。
原来,这是银河系的核!
我们地球上看不见银河系的核,因为它被暗星云挡住了。星系核!这是宇宙中最壮丽的奇景,成千万、成亿万、成几十亿颗恒星密集在一起,发出强烈的光。固然,东方号离开它还有三万多光年远,但是,它的光芒在电视屏幕上甚至可以照出三个宇宙旅行家的影子!
亚兵旋转着他的望远镜,镜筒对准了银河系核。现在屏幕上看得十分清楚:星星密密麻麻,成团成团的,纠结在一起。星星和星星之间,还喷射出气体的流,好象一些纤细的丝带,紧紧地把这些星星裹缠着。存些气体已经逸出银河系核之外了。
亚兵被这幅图景深深吸引住了,他没有觉察继恩正在招呼他。
亚兵,继恩沉思地说。你不觉得,这么明亮的银河系核会产生极强的辐射吗?
当然。亚兵毫不思索地回答。 继恩皱着眉头说:你能不能测量一下它的辐射压?
为什么? 你忘了那年的超新星?
哦,是的!亚兵挠着头发,说道。会对我们的东方号施加压力!我马上测量。
还要密切注意航向的变化。
哥哥,继来呼唤着。你说,银河系核是不是有极大的质量?
当然,它相当于一百多亿个太阳的质量呢!
那末,它能不能吸引我们的宇宙飞船?
能但是离得太远,吸引力是很微弱的。引力是按距离的平方成比例地减少的哩。
银河系核对我们的引力大一些呢,还是辐射的压力大一些。
继思沉思了一会儿,说: 是的,引力,使我们靠近;辐射压,又把我们推开
这时,正好亚兵报告他的测量结果: 我们的航向已经向左偏离半度。
这就是辐射压。继思愉快地说。他的一个念头被证实了。
加果是这样,继来又说。辐射压最终会把我们的方向转了一百八十度?
那我们又得钻到暗星云去吗?亚兵厌烦地说。 继恩慢慢地回答道:
辐射压真能强大到这地步吗?我可要算一算再说。上次超新星的爆发也不过使我们航向偏转两三度
是的,继来也沉思起来了。超新星爆发的辐射也许只及得上银河系核辐射的几千分、几万分之一,但是超新星也近得多。是吗?
但是继恩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了。过不多久,亚兵又向他报告:宇宙飞船已经偏转了四十八弧分。他就立起来,又飘到望远镜头对着的正前方.现在已经可以看出,银河系核最明亮的地方略略偏向右前方了。但是,且慢,这儿为什么还有一颗亮星,一颗蓝色的、非常非常亮的星星?离开银河系核星星最密集的地方约有一度。一定是他们以前只注意银河系核,而没有注意到这颗非常近的星星了。
这一发现使维恩的心怦怦跳动。他预感到,他的推测将要被证实。一颗十分邻近太阳的恒星就要被发现了。他目不转睛地瞅着。是的,这颗蓝色星非常亮,也非常大,甚至可以说,它不是星星,而是一个小小的太阳。原先他们没有发现,只因为它正好在银河系核的亮背景上。而现在,由于东方号往前飞行,角度变化了,这个蓝色的太阳就显示出来了。而且也可以证明,这是一颗非常近的恒星。
继恩一声不吭,观察着,记录着,然后他又埋头计算。
但是等他重新再观察这颗蓝色亮星的时候,发觉它的圆面变大了,而且多奇怪啊!它根本不是圆形的。它向一边伸了出去,就象一个梨子有这种形状的恒星吗?
继恩把望远镜再稍稍偏转一下,又是一个新发现使他大大地震动了。哦,他看到了什么?一个小小的、闪闪发亮的圆环在飞快地转动。圆环中央,却是黑漆漆的,看来,什么东西也没有。
是不是这个小小的圆环吸引了蓝色的亮星,使它变形的呢?继恩又再一次把镜筒对着蓝星。果然,在这个梨子样的恒星的尖端,正对着小圆环的方向,射出一支支亮闪闪的箭呢。
继恩的睑突然变得灰白灰白,他整个身体剧烈地颤栗着。而亚兵和继来。被从来也没有看见过的宇宙奇景吸引住了,一点儿也不注意到继恩是怎样离开镜头屏幕的。继恩艰难地喘着气,吃力地划动着机舱内的空气,向前移动。他分明感觉到他又恢复了一点点重力,因为身体经常不由得向前冲。他扑到仪表桌上,在那儿,他读到:
加速度:4米/秒平方 瞬时速度:25720公里/秒
啊,是的,他有了新的发现,但是,一个十分可怕的发现!
重力效应明显地感觉到了。亚兵和继来都离开了望远镜屏幕。他们开始注意到继思不寻常的举动。只见继恩急忙扑到自己的书箱里,翻检着,找出一块缩微晶体片,放在阅读机下。阅读机的屏幕清清楚楚地显出这段文字:
在蓝星和黑洞所组成的双星系统中,强大的黑洞会
从它巨大的同伴那里把物质吸引过来。那些物质非常热,
热到足以成为等离子体即完全电离了的原子和自由
电子的混合物。这种等离子体在朝着黑洞作螺旋运动
时,速度逐渐增大,形成一个吸积圆盘。在离黑洞约一万
公里的地方,从黑洞边缘发出的X射线的压力已足以抵
消黑洞极强的引力,因此,等离子体粒子就形成一个轮胎
状的圆环,并在圆环中以接近同心圆的方式缓慢地作螺
旋运动。但是,靠近圆盘中心平面的等离于体粒子则从轮
胎体那里被向里吸,并且很快就被加速到接近于光速
三个人默默地读着,细细咀嚼着这段话。
不需要说什么多余的话了。三个人都明白,他们面前正是这样一个黑洞和一颗巨大、灼热的蓝巨星组成双星的黑洞,现在正吸引着蓝巨星的物质。而且,东方号的加速,也是由于黑洞的吸引。
黑洞,按照一些学者的说法,是某些恒星的末日,坟墓。继恩不同意这种说法。他认为。恒星变为黑洞,并不意味着演化的终结,黑洞也是要发生变化的。可是怎么变化,他还不清楚。不过对于东方号来说,一旦落入黑洞,就真正是进了坟墓,他们今生今世休想再看见祖国、亲人,甚至再也看不见星光灿烂的宇宙了。
难道他们就无可避免地葬身于这个暗无天日的世界了吗?
恐怖,绝望,揪心的痛昔,无法驾驭自己俞运的悲哀,一起压在三个青年人的心上。尤其是,前不久收到的宁业中的电报给他们点燃的欢乐余波还没有完全过去,这个对比尤其强烈。拨弄人的大自然啊
邵继恩决不是一个轻易屈服的人。从很小的时候起,他就是一个镇定、沉着而且顽强的孩子。的确如总指挥所说的,他就是第二个邵子安。而且他比邵子安年轻、生气勃勃,也生活在不同的时代。从被抛到宇宙空间的第一天起,邵继恩就担当了独立的领航人的脚色。在一艘无法操纵的宇宙飞船上,他得随时随地和各种各样危险、意外、灾难作斗争。六年过去了,他在勇气和学识上都大大成长了。当年的一个宇航预备学校学生,如今已经掌握了多种的专业知识,而且学会了惊人沉着地控制良己意志的艺术。在最初的惊惶和恐惧的冲击过去以后,他就象解方程式一样顽强地思考着如何迈过这道难关。
然而他就象一个赤手空拳的人面对全副武装的一整师军队一样。
他手上有什么呢?有十五套宇宙眼,每套宇宙眼里有一个小小的喷气发动机,这是他仅有的一点点动力。而他面前呢,是人类还不大认识、从来不曾打过交道、甚至从来没有看见过的黑洞它的强大的引力连光也逃不脱。看那巨大的蓝巨星的物质是怎样箭一样地流向黑洞啊!难道小小的东方号倒能够抗拒这强大的引力吗?
能够抵抗引力的只有速度。当然,光也逃不脱这是说的在黑洞的表面。如果在远处,比方说,在一万公里以外呢?
在离黑洞约一万公里的地方,从黑洞边缘发出的X射线的压力已足以抵消黑洞极强的引力。
谢谢天,还有X射线这个同盟军!
继恩的眼睛牢牢地盯着阅读机上的这一段话。他已经感觉到,加速度又增加了。而在望远镜的视野中,波巨星和统黑洞转的圆环都越来越大也就是飞船越来越近了。
他看到了亚兵和继来的痛苦的绝望的眼睛。
应该行动了。他动手把宇宙服的一架架小喷气发动机拿出来。这无言的榜样使亚兵和继来也这样做。
你想靠这些推进器抵抗黑洞的吸引吗?亚兵小声问道。
继恩摇摇头。这是不现实的。他一点儿不知道如何抵抗黑洞的引力。不过,手上有一点点动力,在严峻的现实面前,他就不再是一个束手无策的低能儿了。
他机械地把十五个小发动机一个个搬到后舱去,亚兵和继来也机械地照着干。现在行动已经不很自如了,引力的方向是正前方,他们向后走,要费不少力气,但是还办得到。他把发动机都放在排泄废物的尾管口上,在那个尾管的开关和十五个发动机的喷嘴上都连上电线,再一直通到驾驶舱,接到一个代号为0481的电子自动设备上。虽然,一切设备都是现成的,但是他也费了不少力气。然后他指点着电子自动设备上的朱红色的铭牌。
牢牢记住这个号码。他对亚兵和继来说。加速度增加得很大的时候,我们可能都会晕过去。你们中哪一个要是比我支持得更久,就努力在晕倒以前喊出这个数字,电子自动设备会打开尾管口,认我们十五个小喷气发动机起动的。
亚兵和继来默默地点点头。
不要张煌失措,要到最后关头才下指令。他变得严厉了。现在,躺在沙发上,牢牢捆好自己。
亚兵和继来都瞅了他一眼,照办了。
加速度增加,我们会感到越重的。继思的口气略略温和了些。他为自己刚才的严厉腔调感到不好意思。毕竟,这两个是六年来同生死、共患难的伙伴呀,何况又是在这么一个严峻的时刻!他决定再详细解释一下。超重可能非常大,宇宙船的速度甚至会接近光速。
接近光速?亚兵和继来都感到非常惊讶。
继恩指指阅读器上仍然亮着的字。从沙发上看去看,不大清楚。但是继恩已经把这段话背下来了:
这种等离于体在朝着黑洞作螺旋运动时,速度逐渐增大,还有,很快就被加速到接近于光速
那是指的等离子体!继来已经敢于怯生生地反驳自己的哥哥了。
这是我们唯一得救的办法:随着等离子体一起运动。继恩皱着眉头说。
但是,亚兵反驳道。等离子体非常热,会热到把我们的宇宙飞船完全熔化。
完全可能。继患无情地断言道。我就是想利用我们的小小的喷气椎进器,稍稍加点速度,和等离子体保持一点点距离。
但是等离子体最后也还是要落到黑洞去的。继来又说。
如果我们速度够大,比方说,在离黑洞一万公里远的地方,我们接近光速,就可以逃出去。
继恩又补充道:应该再精确地测量一下航向。如果我们能够离开黑洞有五万公里,那就很好了。
我去测量。亚兵在解身上的皮带。
来不及了。继恩制止他。但是十分敏捷的亚兵已经顺着引力的方向一窜窜到前面的望远镜屏幕上了。
我们有可能获得很大的速度,继恩又解释道。甚至接近光速。这是因为黑洞有强大的吸引力,吸引一切物体加速度地下落。我们的东方号会沿着螺旋形的轨道绕它飞行几圈,越飞越快,但也越飞越贴近它,最后才葬身于这个黑洞。如果在关键时刻我们能够加速,哪怕只加速一点点儿,那么黑洞就不是我们的坟墓,而恰好变成一只巨大的加速器就象我们加速高能粒子的回旋加速器一样,自动为我们加速,直至把我们甩开为止。这样,我们就得救了。
记住那个号码。继恩又再一次点头示意。要在关键时刻让喷气发动机起动。我们一点儿都不能浪费能量。记住啊!
那边,亚兵喊起来了:
我们正在蓝巨星与黑洞中间,离黑洞不,离那个小圆弧的边边儿四十三弧分四十八弧秒。
看看加速度多大了?继恩大声问。
亚兵大声回答:加速度每秒每秒二十四米。瞬时速度每秒二万八千二百公里。
马上回来!继思喊道。
现在不需要望远镜,电视屏幕上也看得很清楚了。小圆环迅速变大,而且看出它以疯狂的速度旋转。蓝巨星的物质已经象泉水一样涌向黑洞,不过这不是轻盈的泉水,而是炽热的物质流。的确,东方号驾驶舱里也感受到这份热量了。
亚兵艰难地向回爬。超重使他费很大力气才挪动一步,而且满身是汗。他爬一步一喘气。继来痛苦地看着这场景,动手解自己身上的皮带她想过去援助他。但是继恩用强有力的手稳着她。即使没有继恩,她恐怕也是爬不起来的,因为超重又大大增加了。
在电视屏幕上所展示的宇宙空间,一切都黯然失色,只有蓝巨星刺目的光芒它已经显得有地球上看太阳那么大了,但是要比太阳亮得多,热气腾腾,光焰万丈。那个绕黑洞转的圆环也发出夺目的光芒。
驾驶舱内已经热得象蒸笼一样。
疲乏到了极点的亚兵,一只手刚刚搭上沙发扶手,继恩立刻欠起身子,用尽平生力气把他拉上沙发,并且马上扣好皮带。这时候,蓝巨星已经在右舷迅速变大,遮挡了半个天空,而一股强大的力量把整个宇宙飞船抛了起来。巨大的超重使得三个宇航员一下子失去了知觉。仅仅在失去知觉的半秒钟以前,继思嘴里喊出那个魔术般的数字。
0481! 东方号就在距离黑洞的八万公里的地方,疯狂地转起圈来。

对于宇宙空间的人来说,地球上的战争讯息一点儿也达不到那儿。他们最焦虑的是:东方号已偏离了原来的航向。钟亚兵的测量结果,偏离了一度四十六分。
超新星还是那样光辉夺目。两三天之内,它达到光辉的最高峰。然后才又回复到最初显现时的亮度。一个月之间,亚兵拍了上万张照片和光谱照片,他甚至测量出谱线的紫移这是说,超新星抛出的炽热的外壳,正以极高的速度向外扩散,有一部分正对着东方号的方向。亚兵高兴非凡,他整天埋头分析超新星外壳含有的元素,正以多大曲速度扩散。他的计算结果,这颗超新星的外壳膨胀的速度太约每秒一千公里。
知道吗,继恩?亚兵搓着手,飘到继恩跟前说:
知道吗,继恩?亚兵搓着手,飘到继恩跟前说。1054年的超新星,也有一个膨胀的外壳,也是以每秒一千公里左右的速度膨胀着。这个膨胀的外壳,叫做蟹状星云。
是的。继恩接着说。关于这颗超新星,我国宋代早就有了记录。
而且这蟹状星云还在膨胀。亚具微笑着说。多么巨大的力量啊!过了将近一千年,它还有这么离的速度
这是惯性。继恩反驳道。比如我们的东方号,有了每秒四万公里的速度,如果再不受到其他力量影响,那就再过一千年,也还是这个速度。
继来正从后面飞出来。她已经恢复到可以自由行动了,虽然还很消瘦,但显然正在复原。她插话说:
你们谈的我不大懂。一颗超新星爆发了,它在膨胀,物质大量抛射出去最后是这颗星的物质全部消散呢,或者剩下些什么?
我来给你讲你哥哥正在钻研宇宙线哩!别打扰他。亚兵拖着继来,飘到驾驶舱的另一角。他根据索引检出一块缩微晶体片,放进阅读机,拧亮了灯,一张极其清楚、玲拢透剔的蟹状星云照片展现在眼前。
这是蟹状星云,我知道。继来只瞥了一眼,不感兴趣地说。
可是你细看过没有?这星云中心有一颗不怎么亮的小星星,这就是超新星爆发剩下的残骸。
我明白了!一颗大恒星,经过超新星爆发,抛掉大量物质。体积变小了,是吧了
可是,你要注意,这颗小星星不是一般的恒星。它的光线在不断变化,变化得非常快,一秒钟就能一亮一暗几十次用肉眼、甚至用望远镜都是看不出来的,只能用仪器测出来。它发射的电磁波也是一秒钟内就时强时弱达几十次,就象人们脉搏跳动一样所以叫它脉冲星。
它在不断地膨胀和收缩吗?继来不解地问。 亚兵嘿嘿地笑了。
继来,没有一颗星星能够以那么快的速度膨胀和收缩的。多结实的家伙只消哆嗦那么几下子,就完蛋了。可是这颗小星星已存在了将近一千年。
那么它为什么能发出那么快的脉冲呢?
过去科学家只是推测可是现在,我要来证实了。亚兵自豪地说。这颗小星星正在以极高的速度自转着每秒钟自转三十一周哩!它的表面又是斑驳陆离的,有的地方十分亮,有的地方很暗;有的地方发出极强的电磁波,有的地方发出的电磁波很弱。这样,当它飞快转动的时候,光线和电磁波都会迅速变化,形成脉冲。
旋转得那么快每秒三十一周,这颗星不会崩贵吗?
不会、选是日为这颗星非常小直径大概只有二十公里左右就和我们地球上一座大山差不多,可是密度却非常大,组成这颗星的物质每立方厘米有一亿吨哩!
这几个数字使继来瞠目结舌。她一点儿也不能想象,每立方厘米一亿吨,这密度究竟有多么大。而且她也不能理解,什么物质能够达到这么高的密度。
钟亚兵立刻就给她解答了。
我们日常所见的物质,是由原子组成的。你大概看见过原子的图象吧?当中一个原子核,有电子绕着它转。电子和原子核之间有很大的空隙,就象太阳系中太阳和行星之间有很大的空隙一样。构成普通恒星的物质大致上也是这样。但是,当超新星爆发时,就会产生极大的力量,一方面,一外层物质被抛出来,另一方面,内部物质受到剧烈的挤压,电子都被挤压到原子核当中。继来,你知道,原子核是由中于和质于构成的,中子不带电,质子带阳电;带阳电的电子挤进去后,就和质子结合成为中子。这一来,原子当中的空间没有了,整个原子全都是由中于组成的。所以这种星叫做中子星。
蟹状星云的中心是一颗中子星吗? 嗯
那么,这颗仙后座超新星爆发后是否也留下一颗中子星呢?继来又问道。
现在还探测不出来。亚兵摇摇头说。现在超新星刚刚爆发,要等爆发过后,外壳膨胀到很大很大,因而也非常稀薄了,才能看出有没有中子星。
过了一会儿,继来又问道:宇宙间有没有密度比中子星还大的天体? 有。黑洞。
什么洞?继来没听清楚。
黑洞。亚兵一字一顿说。比方说,我们的太阳,如果缩成直径三公里的圆球,它的密度就达到每立方厘米几百亿吨,即等于中子星的数百倍。那末,太阳上面的光线,就会被强大的引力吸引住。跑不出去了,它看来是完全黑的,它附近什么东西都要落到它里面去,所以叫做黑洞。
我们东方号要飞过它附近呢? 也要落进去的。亚兵不动声色地说。
不能再出来吗? 除非发生某种爆炸。
继恩忍不住插嘴了:黑洞完全是一种理论上的预言,还没有找到哩。
我就想找到一两个黑洞。亚兵充满信心说。
既然黑洞完全是黑的,你怎么能看见它呢?继来又问。
可以间接探测到。比方说,它周围的物质会向它中心坠落,在到达黑洞表面的时候,会变得非常热,形成一个圆盘,并且发出强大的伽玛射线。
什么射线? 伽玛射线一种穿透力很强的辐射。我们可以探测到。
你讲得不全面,亚兵。继恩纠正道。并不是所有黑洞。都是密度很大的。如果太阳变成黑洞,它当然密度非常大。但是太阳并不会变成黑洞。如果有某一颗恒星会最后形成黑洞,这颗恒星一定原来就比太阳大得多。总之,天体越大,当它变成黑洞的时候,所要求具有的密度就越小。
亚兵把双手一拍。
完全正确!继恩,我从来没看见过你读大文学的书。这些知识你是哪儿来的?
我听你讲的呀!继恩笑起来。这无非是一个逻辑推理:既然形成黑洞的条件是要求它的引力大到吸引住光,即以每秒三十万公里速度运动的物体,那末黑洞的大小和密度是可以算出来的。
亚兵赞许地望着继恩说:你的脑子真行。我苦苦思考了许久,才明白这个道理的。
我也思考了很久的。不过,我说,亚兵,当前最重要的还是不断测定我们的航向。
好,我每天测量,向你报告,行吗? 行。继恩满意地说。
超新星慢慢暗下去了。但是八个月之后,肉眼仍然可以看见它,象一颗暗淡的小星星。亚兵果然每天都作天体测量,发现东方号仍然稍稍偏离航向,不过偏离的程度越来越小。第八个月末尾,宇宙飞船已离开原来的航向二度零七分。
这么说,东方号的轨迹是一条螺纹线?继恩沉思地说。
但是,偏离的角度恐怕不会再加大了。亚兵说。
是的。继恩肯定地说。宇宙线的数量几乎又恢复到超新量爆发以前的状态。
你认为是好事呢还是坏事?亚兵问道。
我也说不清楚。继恩犹豫不决地说。我们偏离了航向,地球上的人就不容易找到我们了。可是这一偏离,又使我们在宇宙空间画一个大弧形。终于有一天我们会回到太阳系附近去。你说对吗?
不对。亚兵斩钉截铁地说。东方号原来的轨迹是一条直线,现在偏离了不过两度多一点,还是一条直线,虽然方向变了,却不会弯折回太阳系,除非
继恩望着亚兵,等着他说下去。
除非偏离的角度达到一百八十度,我们就能正对着太阳系飞回去。但这是不可能的。
继恩沉默着。过一会儿,他慢吞吞地说:
亚兵,你想过没有?我们的东方号在离开太阳系以后,就成了银河系的一个天体了?
是的。
银河系本身就是一个旋涡星系,在这星系里没有一个天体是直线运动的,它总是绕着银河系中心旋转。
可是,在超新星爆发以前,我们基本上是对着银河系中心飞行。
那只说明我们飞船的轨迹是一个扁长的椭圆形。继恩沉着地说。椭圆的一端是太阳系,另一端是银河系中心的核。我们东方号在银河系的运动,恰好象彗星在太阳系的运动一样。
就算是那样吧。亚兵不能不佩服继恩的有条不紊的分析。
而现在超新星的辐射等于给我们一个外力,使我们加速 多少?亚兵急忙问道。
不多,现在我们是每秒四万一千二百公里。
哦,离开地球更快了!亚兵颓丧地说。
可是轨道也变了,速度越太,它的轨道越扁长,而我们终于有一天还回到出发的地方。
那得多少年以后, 至少五十五万年。
嘿,正在凝神听着他们俩讨论的继来喊起来。五十五万年,对于我们还有什么意义?
除非有长生不老药。亚兵风趣地说。
长生不老药是不会有的,我们也用不到飞五十五万年、事实上,我们根本用不着飞到银河系中心。只要在路上遇到一颗什么恒星,我们从它身旁经过,利用它的引力,我们绕它兜一个圈子,就可以折回去。继恩说。
我们能遇到什么恒星呢?亚兵满怀希望。
这是你的任务。你要密切观测在我们航向上会有什么恒星。 都太远了。
会有近些的、不很亮、或干脆不发光的,甚至也可能有个黑洞
那我们就不能绕它兜一个圈子,而是要坠落到它里面去。
不会的,我们离它远一点儿就是了。继恩安慰地说。
可是你怎样能够操纵东方号远一点还是近一点呀?你手上一滴燃料也没有!
不是还有宇宙线吗?你自己不是也知道,宇宙线可以产生多么强大的推力
你能控制宇宙线吗? 继恩不理会这问话,自顾自说下去。
如今,要使我们的宇宙飞船加速或减速,是要费很复燃料的,但是,在失却重力的空间,如果只是使我们的东方号改变方向,并不需要很大的推力
那我们三人都到外面去,用双手把宇宙飞船推它转个个儿亚兵开玩笑地说。
你以为办不到吗?继恩扬起眉毛问。我们满可以推着东方号偏转一个小小的角度。不过这样做是白费劲儿,因为我们推着飞船的时候,我们自己却被推开了。
我们可以利用宇宙服的喷气推进器再飞回飞船上。亚兵建议道。
我计算过了。继恩淡然说。喷气谁进器的少量燃料不够用不过我们也不要再出去了。把这点滴燃料省着。如果我们有机会接近一颗恒星时,在关键时刻,这点滴燃料就有可能使东方号在恒星的引力和我们仅有的这一点点动力的合力作用下,飞回太阳系去。一切都要计算得非常精确,力的作用要运用得非常巧妙。
看来,我们的得数就得靠力学了?亚兵笑着说。 继恩更正道;靠科学。

冬去春来。地球在自己的轨道上,以每秒29.79公里的速度绕太阳转圈圈儿。但是这种变化对于东方号的乘客来说是毫不相干的。在宇宙空间里,没有四季变化,没有白天黑夜,没有风霜雨雪,当然也没有花香鸟语。他们认识时间,只靠那小小的、由强有力的蓄电池带动的带日历的小时钟。不过,这些处在发育时期的青年人的躯体,也显著地呈现出时间消逝的标记:继恩和亚兵的上唇出现了柔软的、但是已经十分浓黑的唇髭;继来也越来越长成一个身材丰满的漂亮的大姑娘了。
自古以来,人们就学会辨认星星的布局。天文学是一门古老的科学,最近两个世纪以来它发展得却又是那么快!但是星星的布局依然如故。这些星星都离得太远了,即使它们全都在高速运动中,在地球上的人类看来,它们又和我们的祖先看到的有什么两样?即使在以每秒四万公里飞弛于宇宙空间的三位宇宙旅行家看来,星空也还是在地球上所看到的那个样儿、每秒四万公里,从地球的观点看,是了不起的速度,相对于以多少万光年计的宇宙来说,这又算得了什么?除了那曾是光芒夺目的太阳,越来越显得黯淡,终于和其他亮星混淆在一起以外,广大的星空世界似乎总是老样儿。
继来的英语进步得很快,她已经能够阅读英文的文学原著了。那天,她找到一部希腊诗人希西阿得的《田野的历日》当然也是缩微晶体片,吟哦着那两千年前爱好咬文嚼字的古希腊人描写星辰的诗句,得意极了。
当奥赖温和西利乌斯 越过了中天, 当玫瑰色手指的晨光女神 看到了布提斯,
哦,伯尔塞斯, 割掉你所有的葡萄丛吧, 别忘了把它们都拿回家去。
继来皱起了眉头:什么奥赖温?什么西利乌斯和布提斯?唉呀,还有伯尔塞斯呢?
继恩和亚兵相互望了望,笑了起来。
他们正每人守着一架阅读机,各读各的书、这时亚兵关上自己的机器,说:让天文学来帮助诗歌吧。
他飘到继来身边,喊道:3025,开!
他们又置身于熟悉的、灿烂的星空包围之下。亚兵用手指着左般的一颗非常亮的星星说。
继来,喏,这就是西利乌斯。 这不是天狼星吗?
是的,希腊人叫它西利乌斯,在希腊文里,就是明亮的意思。
那为什么又叫天狼? 亚兵憨笑着,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继恩不知什么时候也飘到他们身后,插嘴说:天狼。看见吗?长矢就在它的右下方,几颗星组成的图形,还真象一副张开的弓箭呢!宋朝的诗人苏东坡也有这样的诗句:会挽弯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啊,继恩,想不到你懂得这么多哩。亚兵佩服地说。
那是我偶然读到过这方面的材料还要补充一点的是:天狼星是古代埃及人认识最早的星。他们的庄稼是在尼罗河泛滥以后的沃土上种植的。因此,他们需要很好地掌握尼罗河什么时候泛滥。而恰好,每年天狼星于黎明前从东方升起的时候,尼罗河就要泛滥。
对,对,我刚刚读到过。亚兵高兴地说。
不要闹,花豹!继来呵斥着小狗。小狗已经不小了,它成了一条美丽的、毛茸茸的大狗,但还是象小时候那样依恋女主人。这时候它正在继来的脖子上舔着,继来一推,花豹就被抛到座舱的另一头去了。
亮的星星,我国古代都起了名字,至今我们还在用。继恩接着说。但是大多数不太亮的星,就划成许多星座。现在我们用的,就是古希腊人划分的星座。
小花豹又靠拢来,继来抚摸着让它安静下来。她问:为什么要把星星划分成星座呢?
那是为了便于记忆。亚兵急急忙忙回答。满天星星,你怎么才不会弄错呢?喏,这儿你可以看到,四颗亮星组成一个长方形,当中还有斜斜的三颗星,三颗星下又有下垂的三颗小星。古希腊人就把它们想象成一个猎人的形象。四颗亮星是四肢,斜斜的三颗星是腰带,下垂的三颗小星是佩剑。这就叫做猎户座。也就是《田野的历日》里的奥赖温。
哦!继来只简单地惊叹了一声。布提斯呢?
喏!这儿。亚兵手指着飞船前方。我们叫做牧夫座,几颗星组成一个菱形,下面的这颗,最亮的,就是大角
就是这颗桔黄色的吗?继来神往地望着。多好看,天狼星是蓝色的,猎户座有的是红色的,有的是白色的,这颗大角又是桔黄色的。为什么星星会五颜六色呢?
这是十分简单的。亚兵侃侃而谈。就象一块白铁,烧热了,先是发红,再加热,变成橙色了,如果不断加热下去,就会逐步变成黄色、白色、蓝白色,一直到蓝色。
原来星星有这么多五颜六色,却只是温度不同呀?继来问。
是的。所有恒星,都不过是一大团气体,发生着激烈的核反应,就放光发热。例如,我们的太阳就是一颗黄色星
为什么我看它是白色的呢?继来插嘴问道。
那是我们离得还不够远,它的亮度还很大。如果太阳离我们跟别的恒星差不多的话,那你看它就是黄颜色的了
别的恒星离我们都十分远吗?继来迷茫地问。 亚兵沉思了一会儿。
就拿西利乌斯天狼星来说吧,如果我们的东方号笔直地向它飞去,路上得飞六十五年。
我的妈呀,那么远!继来惊叹道。
远?继恩笑着说。天狼星还是离我们相当近的一颗恒星呢!你瞧,它有多亮,现在我们看去,除了太阳,它是全天最亮的了。
再比方说,亚兵又说道。猎户座四肢的这四颗星,你看,右肩上那颗红色的、很亮的参宿四,我们要是乘东方号飞去,得花四千九百年
哦!继来又惊叹一声,连花豹也跟着翻了个跟斗。
猎户左脚上那颗,看见没有?蓝白色的,比参宿四还要亮,叫参宿七,我们要是乘东方号飞去,得花六千一百年
原来这几颗星虽然在同一个星座,实际上互相间还是相离得很远的。
对了!亚兵点头说。这些星座构成的图形,长方形也好,三角形也好,菱形也好,都不是它们本身的排列,而是我们透过空间所看到的样子。
既然,继来饶有兴趣地问:这些星离我们那么远,却还是那么亮,那末,它们一定是非常非常亮的了,也许比太阳还亮?
我们太阳怎好比哩!亚兵笑着说。太阳在恒星当中算是比较暗的、也比较小的一颗。参宿六,等于一万六千个太阳的亮度,也就是说
继恩插嘴道:如果它来当我们的太阳,我们地球上的天空就等于有一万六千个太阳照着那么亮。
那该多好玩儿。继来拍着手说。
继恩不动声色地说:好玩?我们地球就得化为蒸气,一点渣儿都不会剩下了。
哟,多可怕!那么,参宿四呢?
没有那么亮,只等于两千八百个太阳。亚兵回答道。 那也够瞧的了。
但是参宿四却非常大。它的直径等于三百六十个太阳那么大。
那么,继来沉吟道。如果它来代替我们的太阳,我们地球上的天空,怎么摆得下呢?
亚兵微微笑了一下。哦,如果它来代替我们的太阳,那末,地球还在它肚子里呢!
继来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道:你还是告诉我,现在除了太阳,哪颗恒星离我们最近吧!
亚兵指着左舷外面一颗很亮的星,说:看见吗?这叫南门二。它是由两颗星组成的天文学上叫做双星。不过这对双星离得太近,我们肉眼分不开来,过些时装好望远镜,你就看得清了。它们旁边还有一颗小星星,这会儿看不见。它是已知离太阳系最近的一颗星。所以叫做比邻星
多远?继来焦急地问。
亚兵思忖了一小会儿。我们东方号要是正对着它,路上得飞三十二年。
但是我们并不朝着比邻星飞,是不是?继来继续说。在我们前面,将会遇到什么星呢?
亚兵把双手一摊。这我在书上还没有读到。你看,我们东方号正前方,不就是最亮的一段银河?那是人马座,银河在这儿分成了两支
就象河流的支流一样吗,继来又问。 样子象。可是银河当然不是什么河流
我以前读到过一本书,继来眨着眼睛。说银河就是天上的河流,而且是通着我们中国的汉水的,说是有人乘船沿汉水上溯,一直驶到银河去了!她说罢咯咯笑起来。
神话,只不过是神话罢了。亚兵也不禁微笑道。继来的愉快心清感染了他。银河是许多星星,因为太密集了,星光连成一片
为什么星星要密集成一条带子呢,请问?继来不笑了,认真地说。
不是一条带子,而是一个圆环。你看,首尾相连这正是我们宇航员的优越性。在地球上,任何时候都只能看到半个天空,因此银河也只能看到地平线上的一段,看不出它是一个首尾相逢的圆环
圆环也罢,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为什么星星挤在一起?
亚兵想了想,摘下他自己手腕上的表,比划着:其实,银河里的星星,根本不挤在一起,两颗星之间的距离,至少跟太阳同比邻星的距离一样。不过因为银河系里的恒星非常多,看起来显得密集。它大约有一千五百亿颗恒星呐。它们大体上就组成这手表一样的形状:圆圆的,扁扁的。我们呢,就在里面,而且不在中心,大致相当于17ZUAN这几个字的位置上吧。现在你假想一下,你把身子缩小到象一粒灰尘,粘在这个Z字母上
我怎么能够缩得那么小明?继来顽皮地问。
那是想象,想象中缩小。亚兵快活地说。现在你看这手表,往上看,只有一个表蒙,往下看,只有一个表身,都比较薄,但是往四周看,却离边沿很远
我明白了!继来急切地说。我们看到的银河是银河系的四周边缘,因此星星显得很多。
好聪明的姑娘!亚兵赞叹道。
继来有些脸红。她急急忙忙问道:银河系的范围有多大呢?
亚兵在手表上指点着:从这端到那端,大约是八万光年。我们的东方号大约要飞六十万年吧。
我的天!继来惊呼起来。 继恩也很感兴趣地听着。这时他开口了:
那么,银河为什么要分茬呢?
星际空间除了恒星,还有大团大团极其稀薄的气体,叫做暗星云。正好有一团暗星云在我们前面,挡住了银河系的中心,我们看来,仿佛这地方没有星星了
那是说,如果没有这块暗星云 我们就会看到银河系的核心!亚兵得意地说。
那将是一个极其光辉灿烂的星团!
继恩仍然不放松地追问:你能不能够告诉我们,前面我们碰到第一颗恒星,还有多远?
这亚兵又结巴了。这可说不上。不过,肯定比比邻星远它至少要在这一大团暗星云后面呢!
这当中就什么也没有?继来急忙问,她被这遥远的旅程吓住了。
什么都没有。亚兵说完,又赶忙修正道。至多有个把石头、冰块或些微尘埃当它们靠近太阳的时候,会产生气体的尾巴,我们在地球上就叫它做扫帚星。或者还有点原子、电子,这种那种射线
继来沉默了一会儿,慢慢说: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屈原这两句诗不正是写的我们今天的生活吗?
这两句诗引起了三人的共鸣,大家都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继恩诚恳地说:亚兵,你的天文学学得很好,你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天文学家的。你享有地球上任何大文学家都没有的优越条件哩离开太阳系,亲自深入宇宙考察
如果这艘飞船能随我们的意志飞行就好了。亚兵说道。
总会有这么一天的。继来严肃地望着哥哥。是吧?
继恩沉吟着。他现在还不能十分干脆地回答这个问题。是的,从理论上来说,宇宙空间也充满能量,但是如何收集和利用这些能量,他还没有学会地球上多少著名的研究所和科学家都还没有解决这课题呢!
亚兵十分了解老同学的心思。他岔开话题,指着右舷靠后一个光点对继来说:你看看这个。
继来仔细瞅了一会儿,犹豫不决地说:我总觉得这颗星比其他的都大。而且它跟其他星星不一样,它不是圆的,而是长长尖尖的,象一颗大米。
亚兵笑将起来。你的观察力的确很敏锐。这不是星,是仙女座大星云实际上是和我们银河系一样大的星系哩!
这样!继来倒叹了一口气。也有多少多少亿星星? 一千五百亿。
亚兵拉着继来的手,领她到阅读机跟前。他放进一小块晶体片,然后打开底灯。屏幕上映现出来的是一张照片,一张放大了的仙女座大星云照片。
你看,它就是由许多许多星星组成的在照片上也分辨得很清楚。如果我们离开银河系很远,回过头来看银河系,大致也是这个样干。
可是你刚才说银河系是圆圆扁扁的,就象你的手表一样。
那是角度不同。你从上面往下望,手表平放着,当然是圆圆的。如果你略微侧着看呢?亚兵把手腕摆了个姿势。喏,手表不就成了长长尖尖的
继来继续注视着阅读机上的照片,又说:
我总觉得这个星系里的星星象搅成一个旋涡似的
对呀!亚兵高兴得一拍大腿,不小心飞起来。他慢慢翻一个筋斗,又维持平衡了。我们银河系也是这样,有好几条旋臂哩。这叫做旋涡星系。
多有意思!继来自言自语。我以为银河系就是整个宇宙了,却又有另外别的银河系。她又问亚兵:仙女座大星云既然看起来这么小,想必非常远吧?
远。如果乘我们东方号飞去,路上得飞八百万年!
八百万年!我还以为东方号飞得非常快哩!
就我们地球的观点来看,当然是非常快的。 什么东西最快呢?
光。亚兵很快地回答道。光每秒钟走三十万公里,也就是的约略等于东方号速度的七倍半。
宇宙间星系很多很多吧? 可以说是无限个。 宇宙有多大呢?
无限大。亚兵直截了当地回答。
继来沉思着。无限大!这是她觉得十分难以掌握的概念。再大的东西也应该有个边儿呀!但是她转念一想,宇宙如果有个边边儿,那么边边儿之外又是什么呢?不可能设想,宇宙之外还有别的东西
继恩打断了她的沉思。他很响亮地对亚兵说;我们东方号正对着人马座? 是的。
要准确的方位。继恩严肃地说。亚兵,望远镜装好后,你头一件事就是做好这工作这可是极端重要的哩。
亚兵凝神望了望老同学,低声问: 你是不是有了什么新的念头?
继恩没有马上回答。的确,知道了宇宙飞船的速度和时间,就会知道飞船和太阳系的距离;而如果知道宇宙飞船的准确方位,就会知道飞船在宇宙空间的运动路径。对于宇宙旅行家来说,这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在地面上旅行,也应该随时随地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否则就会迷失方向。
但是现在他该怎样说呢?迷失方向也吧,不迷失方向也吧,如果他不能掌握自己命运,这倒是无关重要的了,关键是但是在他学会操纵宇宙飞船以前,不是也应该牢牢掌握着东方号的轨道根数吗?继恩心里有一个没有说出的隐秘思想:他还可以寄希望干地球,地球上的祖国和亲人,在科学技术一日千里的时代,终归会跟东方号联络上的。这样,东方号的轨道根数就是十分重要的数据了。啊,但愿如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