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恩又对业中说,那边继来还在说

继恩又对业中说,那边继来还在说。继恩又对业中说,那边继来还在说。继恩又对业中说,那边继来还在说。继恩又对业中说,那边继来还在说。继恩又对业中说,那边继来还在说。继恩又对业中说,那边继来还在说。继恩又对业中说,那边继来还在说。继恩又对业中说,那边继来还在说。继恩又对业中说,那边继来还在说。继恩又对业中说,那边继来还在说。继恩又对业中说,那边继来还在说。继恩又对业中说,那边继来还在说。继恩又对业中说,那边继来还在说。继恩又对业中说,那边继来还在说。如果打开东方号的全息电影屏幕,那末,将会看到这么一幕惊心动魄的场面:一艘宇宙飞船,正在绕着一个看不见的东西疯狂地旋转。第一圈,它靠得近了点儿,似乎快要落到那看不见的黑洞里了、但是,蓦然间,它加快了速度。第二圈,它以更疯狂的速度绕了过去,离开得远点儿了。这一切,都是令人眼花统乱地进行的。螺旋圈儿越转越大,速度也越来越快,宇亩飞船就象一柄旋转着的雨伞上的水珠一样,甩了出去。
这幅场景,东方号上的三位宇航员是看不到的。疯狂的加速度不但把他们紧紧压在座位上,而且就象当头一击,三个人全昏过去了。在将近七年的失重生活中,他们的心脏跳动得何等轻快啊!可是,突然间,心脏受到异乎寻常的重压,几乎由于过重的负荷而窒息。
东方号甩了出去,离开黑洞以后,这几个人才陆续苏醒过来。
我们离开黑洞了吗?亚兵嚷道。他急急忙忙解开皮带。但是继恩比他动作还快,一下子就跳起来多么好啊,他们又处于失重状态了。受到重压过后的心脏搏击得非常剧烈,他们也猛烈地呼吸着机舱内不断更新的空气。继恩用极其轻盈的动作冲到仪表桌前,他低头一看:
加速度:○ 瞬时速度:149,782公里/秒
那边继来还在说;我们怎么一点儿也看不见黑洞呀?但是继恩完全呆住了。
每秒十五万公里,这是光速的一半。除了基本粒子,人类从来没有获得过这个速度。这么一艘庞大的宇宙飞船具有这么高的速度,不知会产生什么效应?奇怪的是,他们一点儿也感觉不到这种从来没有人体会过的高速度当然,他们明白,速度不论多高,人是不会感觉出来的。但是,如果达到光速,人的生理感觉是否会发生什么重大变化呢?
亚兵和继来都去看了这个数字。他们也明白,他们的宇宙飞船,就象在回旋加速器的强大磁场一样,被黑洞加速了。是好事,还是坏事?要看航向。如果航向是背离太阳的话,他们将难以有回来的机会了速度达到光速的一半,地球上飞来救援的前进号就很难赶上了。但如果航向是反过来向着太阳的话,那么,它们就舍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回到地球附近,那时,前进号是可以很容易地伸出救援之手的。
关键就在于测定航向。
三个人面面相觑。他们的心里都透亮透亮,但是下不了这个决心。反正,这是无法改变的现实,早一点迟一点知道有什么关系?要准备着承受:最大的欢乐或者最大的打击,不要因为过度的欢乐使心脏跳动得太剧烈而晕厥,也不要因为致命的打击把三个长期远离祖国和亲人的青年的心摧垮。啊!
继恩瞅着他们俩。他在伙伴们的眼睛里读到多少希望的闪光,又读到多少害怕失望的激动!他犹疑着。七年来他没有这么犹疑过,无论是在刚刚被抛入宇宙空间的时刻,在继来生命垂危的忧虑里,在暗星云挣扎的日日夜夜,或者面对强大的黑洞而准备搏斗的关头。在接到宁业中的电报以后这一段短短的时间里所经历的一切,暴风骤雨地展现在他面前。幕,终究是要揭开的
继恩紧紧抿着嘴唇,轻声喊:3025,开!
宇宙显现出多么古怪的一幅图景啊!在宇宙飞船的前半部天空,成干成万颗紫色的星星在闪烁、浮动;而在飞船的后半部,又是成千成万颗红色的星星在闪烁、浮动。当然,东方号速度这么快,它迎面的星星肯定是要发生紫移的,而它背面的星星则要发生红移。然而,不,这不是星星的红移或紫移,这些星星甚至不是星星,而只是一些闪光,一些紫色和红色的闪光。也许是星星吧,不过是在亚光速条件下的歪曲了的影象?
不知什么时候,亚兵和继来已经靠近继恩身边。亚兵轻声问: 这是什么现象?
继来皱着眉头说: 我一点儿也认不出米哪颗星星是哪颗星星了。
恐怕继恩迟疑地说。我也说不清楚。我们是在亚光速条件下
我们怎么测定航向呢?亚兵愁眉苦脸地说。 继恩思忖了一会儿,斩钉截铁地说:
算了!到哪儿也没关系。我们总算经历了人类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旅程,体验了人类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生活。关于宏观世界的高速运动,过去人们只有一些推测、猜想,现在我们要好好利用这条件做些研究工作。
可是,成果亚兵悄声说,他忽然象蜂兹似的跳起来。我们的望远镜
顺着他的手,继恩和继来只看见一根钢索在晃动,望远镜,早已不知去向。
一定是叫黑洞吸去了。亚兵恨恨地说。我还有一部分底片没拿回来呢。
多半是在我们高速旋转的时候,不知甩到哪儿去了。继恩解释道。现在它大概也成为宇宙空间的一个独立天体了你刚才说到成果,我们的成果当然是巨大的,即使你后来拍的底片丢失了,单就剩下的底片来说,也是了不起的成果了。至于地球上的人类知道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还可以在东方号生活很长一段时间,我们还可以做很多很多工作。就算我们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东方号还将作为一个天体在宇亩空间长时期运转下去。将来,人类在深入向宇宙进军的时候,会找到它的。我们的劳动成果也不会白费
哥哥!继来激动地紧紧摄住了他的手,泪流满面。 亚兵的眼睛也湿润了。
干!他坚决地说。现在马上开始,我测量这些闪光的波长
前进号没有进入星际云,它以右船擦过星际云的边缘,而且立刻着见了银河系的核。
在这近两年的航程里,程若红自修完了天文学的课程。她一直因为自己的这个偶然的机遇高兴非凡,并且十分感激岳兰。这两个年轻的女宇航员已经结成了密不可分的朋友.宁业中还在研究中微子,当然也研究宇宙飞船捕捉到的、贯穿于宇宙空间的各种基本粒子。前进号有一个十分良好的高能物理实验室。他现在一点儿也不后悔这次航行了。地球上没有一个高能物理学家得到过这么优越的条件,而他,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的研究成果将来肯定会轰动全世界的。
岳兰全副精力用在搜索上。她操纵着宇宙飞船,就家驾驶汽车一样得心应手。越过睹星云以后,她知道,目标近了。她开动了前进号面向四面八方的激光探测器。不断的空白。有时遇到一两颗宇宙空间流浪的陨石和尘埃,东方号却仍然没有讯息
休息休息吧,岳兰姐。若红恳求地看着充满焦虑的岳兰。让业中守着
我怕我们飞得太快,很容易跟东方号错过。岳兰忧心忡忡地说。
可以减速。业中插进来说。或者在附近兜圈子我也认为不要再往前飞了。
问题是,我们没有东方号的准确方位。岳兰皱着眉头说。
用中微子电讯机发一份电报,若红提议说、向各个方向都扫描一遍。
就算他们收到了,怎么回答呢?
他们可以用微波通讯设备回答。业中回答道。我记得你说过东方号是有这种设备的。
好的,岳兰沉思着说。我们再搜索三天,好吗?
就在第三天一大早,激光探测器的屏幕上忽然出现了暴风雨般的斑点。是什么?星团?或者只是一伙流星群?太阳系里面就有不少,太阳系外恒星际空间就没有流星群吗?但是,这些斑点又忽然消失了,电视屏幕上象撕裂一样出现一道很浓很浓的痕迹。
岳兰看得发呆了,她甚至没有听见宁业中的叫嚷; 就是他们呀!
老红飘过未,拉拉岳兰袖子,指指业中。
刚才过去的就是东方号!业中激动得脸色苍白。和我们斜斜相交叉,差点儿没相撞
什么?什么?什么?岳兰连声问。
赶快掉头呀,我的天!宁业中说着,就飘回沙发上。你们也快来,捆好自己,掉头,要不,赶不上了。他们速度跟我们不相上下
岳兰和若红匆匆忙忙捆住皮带的时候,岳兰问道。你怎么眼睛那么尖,偏你看见了?
不是我眼睛尖,仪器不就显示了?只有两个极高速度的物体相遇才会发生那样的冲击波。快,掉头,一百四十度,开动红外跟踪器!
岳兰机械地照办了。
前进号尾巴喷出一股炫目的强光,在太空中急促翻一个筋斗,就斜斜折回去了。
他们刚刚从短暂的、但是极强烈的超重中复苏过来,宁业中又嚷道: 加速!
岳兰却不理会。她打开微波通汛设备,拍发出下面的电报:
东方号,继恩、亚兵、继来!我们来了。前进号,岳全、宁业中、程若红。
几乎是立刻,她就收到回电了:
前进号!非常高兴。你们在哪儿?怎样会合?向未见过面的程若红同志致以最热烈的敬礼!继恩、亚兵、继来。
三秒。岳兰高兴地说。业中,着红,你们看,距离只有四十五万公里。
三个人久久看着屏幕上的这几行字,沉默着。巨大的喜悦充塞着岳兰的胸膛,她的心脏几乎蹦出了胸口。还是宁业中首先嚷嚷起来:
快加速!
然后他又喃喃自语:奇怪!他们怎么也有那么高的速度?难道他们在宇亩空间找到了新的能源?
等到会合了,你不就明白了吗?若红笑着说。书呆子,发愣什么,帮岳兰姐操纵吧。
岳兰又给看不见的电子驾驶员下达了指令。这回,由于三个人都没有捆好,被加速度重重地抛到舱壁上,一个个碰得骨头都痛了。而这时,他们在电视屏幕上看到了前面的东方号,仿佛慢慢慢地飞行。不大一会儿工夫,前进号又赶到前面去了。
不行。岳兰重重地倒在沙发上。我没法驾驶好,若红,你来。 我怎么行?
你是真正的飞行员嘛。特技飞行你都会做,这不比特技飞行难,主要是我你看!
岳兰举起手,她的手象树叶一样籁籁发抖。
宁业中说:根本用不着动手。你有一个出色的电子驾驶员。我来,号码是2012,慢,向目标靠拢!最后几句指令他下达得又准确又干脆。
飞船颠踱了一下。过不大一会儿,他们看见,东方号一点点地赶上来了。
两只飞船并排飞行着。大家都没有窗户,但是都打开了电视屏幕。互相之间,人是看不见的,只看到对方的宇宙飞船象是一动不动地悬在宇宙空间。
两艘宇宙飞船交换着电报: 别动,等着我们靠拢。 我们动不了没有燃料。
宁业中忍不住了,拍发了这样的电报: 你们从什么地方找到能源?
回电是这样的: 没有能源天体运动的力字法则帮助了我们。 哦,宁业中惊叹了。
在东方号的屏幕上,看到前进号一点点地靠拢非常慢,就象船靠码头一样。
快,继恩忽然醒悟过来。穿上宇宙服。 我们没有喷气推进器了。亚兵提醒他说。
我们要在舱门口迎接他们。
正在这时,屏幕上看见前进号舱门边外壳上伸出一根大约三米粗的管子,直对着东方号的舱门。他们感觉得出这根管子接触到宇宙飞船船身的微微的震动。地们穿好宇宙服,打开舱门,看见两艘飞船已经依靠这根管子衔接在一起。管子里面是亮的。那边。前进号舱门也打开了,穿着宇宙服的三个人络绎走了出来。
对接就这样实现了。

就在两艘飞船间的这条甫道上,六个人团团抱在一起。
隔着头盔,一大家不能交谈。但是彼此都看得见对方的激动的脸孔,两眼进出的热泪。八年过去了,他们曾经以为今生今也再也不能相会,然而,却在这离地球八万亿公里之遥的太空,如梦幻似的相送了。
继恩作出手势,邀请前进号三位宇航员进入自己的机舱。
岳兰却从宇宙眼里掏出一个什么仪器,象手电筒似的,沿着甬道对着跟东方号接缝处照了一圈。继思明白,这是检查有没有漏气哩。他心想,才过了七、八年,地球上的科学技术不知进步到什么地步了?完完全全的自动化。他们只看到钢管伸过来,碰了碰东方号的船壳,既没有看到电焊机,又没有看见电弧的光焰,而且顶多五秒钟,就焊得严丝合缝。继恩凑过去,隔着头盔看,纲管和飞船外壳的接缝处一点儿也没有焊接的痕迹,就象是天然长在一起似的。哦,这技术!比起来,他真是显得无知了.他从透明的头盔里望望亚兵和继来,他们似乎也有同样的想法。
岳兰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然后,站定了,突然间摘下头盔,露出一张美丽的、喜气洋洋的脸。业中和着红很快也把头盔摘掉了。只有继恩三个,他们的头盔上得比较结实,手又哆嗦。一半天也摘不下来。岳兰三个,一人拖着一个,把他们拉到东方号的驾驶舱内。
继恩八年来头一次毫不掩饰地让自己倾泻下滚滚的热泪。
岳兰也毫不羞赧地望着他,拉着他的手,紧紧、紧紧地攥着。她怎么也看不够他。完全长成一个浓眉大眼、仪态沉着的青年人了。只有一双眼睛。还是那么热情,锋利,仿佛光芒四射的两支箭,却仍然带几分稚气。他既象、又不象八年前分子时的邵继恩。岳兰记忆中的邵继思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小伙子,而如今的邵继恩呢,却是一个成熟的、矫健而利落的青年人。
岳兰也看到自己的形象在继恩眼神中所引起的变化。先是激动,狂喜,然后带着简直是崇敬的心情。眼泪并没有完全遮住继思眼珠里所迸发的火一样的热情。他完全忘却了别人的存在。他的心剧烈的颤栗也传到手上,又通过岳兰的手传到她的心上,仿佛彼此听到对方心脏的怦怦跳动。
宁业中和钟亚兵搂在一起,互相打了一拳。身材魁梧的亚兵把业中打得哼哼叫起来。
若红站在一旁微微笑着。继未走过来,亲热地喊; 若红姐! 你是继来?
两人立刻拥抱在一起了。 宁业中嚷嚷道:若红,过来,见见你哥!
这声音是那么大,把继恩和岳兰也惊动了。他们看见,亚兵倒退了一步,望着面前这个秀气伶俐的姑娘,满脸惶惑。他嘟囔着说:
我才离开八年,我妈几时养出这么大一个妹妹了?
业中,岳兰,甚至连若红,都忍不住扑哧笑了。
岳兰说:亚兵,你爸当师长了。我们出发时他还来送行。原来若红在他的部队里当飞行员、你爸已把她收养为义女,这不就是你妹妹了?你看这妹妹多好,又漂亮,又能干,又聪明
哎呀,岳兰姐!若红叫起来。
岳兰瞅了她一眼,又指指业中。亚兵,你还得敬个礼,这就是你妹夫!
亚兵,继来,甚至继恩。都愣住了。等他们回味过来后,立刻一齐笑开了。
继恩揩拭着眼泪,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说:得了,业中,按老规矩,娘亲舅大,亚兵是大舅,你先敬礼!
我几时修到这么一个漂亮妹妹呀?亚兵高兴地说。
倒是若红大大方方,飞到他跟前,叫了声:哥!
亚兵打量着若红。他是独生子,他曾经十分羡慕继恩有一个妹妹。而现在,他自己的妹妹竟站在他面前了,而且又是在这么一个场合。他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爸妈身体都非常好。若红低声说。
啊!亚兵象大梦初醒一样。好妹妹若红!他又转个身去,又打了业中一拳;想不到你和我攀了亲家,真是个博士box!
继恩笑着说:有这样的哥哥吗?亚兵,你的拳头业中怎么受得了!
亚兵可还是愣头愣脑地说:这妹妹模样儿还有点象岳兰呢!咦!博士,我要是在家,还不会答应嫁给你!
你说些什么呀,亚兵!继恩扬起眉毛。
岳兰说:业中是真正的博士了,高能物理专家。你不知道,他为找寻你们做了多少工作
我是高兴得过了头了。亚兵抱歉地说。他又转向若红:妹妹,别见怪!我们钟家人就是这性格。
若红始终笑着。继来也笑着。哦,笑声在驾驶舱内回荡。 宁业中忽然嚷嚷起来:
你们得告诉我,到底用了什么办法,竟然把东方号加速到这么高的速度?
一个黑洞!亚兵神秘地说。 什么黑洞洞儿?
黑洞,Blackhole,你不明白吗?还算是高能物理学家呢!
哦,黑洞!业中不好意思地笑着。我始终认为,它只不过是一个假设。 为什么?
我读的书上就写着:宇宙间是不可能有黑洞这种天体的一切物质,甚至光、电磁波,都往里吸,最终不是导致运动的终结吗?世界上运动可能终结吗?
真是形而上学!继思嘲弄地说。整个世界,运动当然不可能终结,在一个小局部,为什么不可能?再说,黑洞里面,物质不再运动了吗?未必!
再说,我们亲眼看见了!亚兵又急忙纠正道。不是看见黑洞,而是看见它怎样把物质往里吸这可直是十分有趣的景象呢!
那怎么没把你们吸了去?
书呆子!亚兵亲热地又打了一拳。吸了去,咱们还能见面吗?
可是,到底得有个办法。业中执拗地说。
喏,我们的邵继思船长,虽然不是什么博士,却也有一套。他在紧急关头脸不变色,心不跳,硬是用十五部宇宙服的推进器,闯过了黑洞这龙潭虎穴,黑洞不但不能把我们吸进去,反而成了一个巨大的回旋加速器,帮助我们提高了速度!
这一段话说得有声有色,所有听众,包括继来,都呆住了。业中高兴得跳起来:
好亚兵,大舅爷!所有数据你都得给我留着呐。
当然,继恩微笑着说。还得请你从理论上加以总结,提高。我总有这样的感觉,利用天体的引力、辐射、磁场,星际航行是可以只用少量的能量来进行的。一旦这问题解决,我们就能够到任何遥远的地方去。
岳兰定睛瞅着他。多么了不起的小伙子!刚刚经历过八年的艰苦的旅程,他的思想又转到更遥远的宇宙空间。
不知什么时候,若红靠近她身边,悄悄说:岳兰姐,我现在非常、非常了解你的感情
岳兰不说话,只是亲眼地把若红搂住。 继恩又对业中说:
我还有一个问题;我们收到你的电报还不到一年,我们离开地球也将近一光年远了。你们竟然能用光的速度飞行吗?
好个物理学家!宁业中喊道。让我来看看你。刚才岳兰完全把你垄断了。
可是你还是得先回答我的问题。 你们有中微子电讯机吗?业中反问道。
继恩坦然承受着他的目光,回答道:
我做了一架中微子接收器,至于发射机,我们没有做没有能量。 在哪儿呢?
亚兵指了指那架继恩用手工制的样子古怪的机器。
了不起,真正了不起!业中试验了一下,赞叹道。在这艘飞船内,没有电脑设计师,没有参考资料哦,我现在明白,为什么岳兰那么爱你了!
岳兰的脸一直红到耳根。继恩说:净说傻话!你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
接到电报时你们离地球多远?业中问。 大约八万七千亿公里。
那就是旦0.87光年我的电报不是在那之前九个月发出的吗?九个月,再加后来这一年,时间不就够我们用的了?
别听他胡说。岳兰插嘴道。事实是战争时期,他去搞中微子电讯机,他尝试着发出一通电报,不想果真叫你们收到了。
战争时期,就有营救我们的计划吗?继来急忙问。
岳兰解释道:战前,不,从你们飞走的第二天起,总指挥部就作出了加速建造团结号、以支援火星实验室的决定,又作出了建造前进号以找寻你们、进一步开展恒星际空间科学研究的决定。团结号两个月后就起飞了。现在火星上已经建设了一座科学城、至于前进号,在预定出发以前三个月,由于爆发了战争,计划打破了
哦,现在明白了,地球上的同志为着救援他们,作出了多大的努力呀!一艘宇宙飞船毁于战火了,又重建了一艘
继恩的眼睛又一次籁籁地流下了热泪。有这样关怀同志的党、领导、集体,是幸福的,即使在宇宙空间中流浪了八年,不止一次经历过生和死的考验,也是幸福的
爸爸妈妈身体都很好,我妈身体也好。岳兰又靠近继恩,小声、匆忙地说。盼着你们回去。
继恩默默地点着头。
岳兰又提高声调。从容不紊地说。现在我们已经组成东方前进号联合飞行组。继恩任组长,我当副的
不,你来。继恩阻止说。
岳兰嫣然一笑。当然,领航员还是我当,因为驾驶台在前进号上,目前就是这样。继总和亚兵还住在这里,继来到那边去和我住在一起好不好?我自己有一个房间。反正两艘飞船已经对接在一起,来往是很方便的。我们现在就飞回去。你们各人的科研项目照常进行。进入太阳系以前就开始减速。我们的计划是:到地球大气层顶部,我们的速度要降低到每秒八公里,这样,进入大气层,就可以象人造卫星一样,减少和大气层的摩擦,并且能够准确地返回2004基地现在,各就各位,把自己固定好,我要改正航向了。
速度那么快,你怎么定向呢?亚兵问道。
岳兰邀请道:来,你们三位,都到前进号看看。
前进号并不比东方号大,却多了许多仪器和设备,而且全部是用口令来操纵的。
岳兰沉着地下着指令:3154,开!
上舷前方一个荣光屏幕地亮了,有一个亮点在闪烁。 这就是太阳。她平静地说。
亚兵摇摇头:飞得那么快,太阳也是看不见的。
这不是看见,亚兵。岳兰说。这是定位的讯号。现在太阳不在我们航向前方。你忘了吗?我们是顺着你们的航向飞的。
哦,亚兵恍然大悟。这么说来,如果你们不来跟我们对接,我们不定飞到什么地方去。
你很容易就了解,3242,开
飞船正前方的屏幕亮了。有几颗星星,其中最亮的是一颗红色的。
参宿四。岳兰说。我们正在飞向参宿四。
继来记起很久以前亚兵给她上的启蒙天文课,笑道,就是那个大得把地球都装进去的家伙吗?
家伙一词引得大家都笑了。
快别提些傻问题了。继恩说。我们整整落后了八年,好象从月球上来的人一样。
那么,我们就改正航向吧。亚兵热心地说。管航向调整的电脑号码是多少?
你老兄是要把我们撞得头破血流吧?业中嘿嘿笑道。不把每一个人固定好,不得下达指令。
改变航向又要经受一次超重。好,大家都固定自己,各就各位。
东方前进号两艘连在一起的宇南飞船,就家一个很大的H字,在宇宙空间转个大弯子,踏上了飞回太阳系的归途。他们把暗星云、黑洞、银河系核一切曾经使他们激动、烦恼、担忧、恐惧等等的天体遗留在后面,正前方是一颗黄色的亮星这就是太阳。

继来的心情十分忧郁:小花豹死去四周年了。这只小狗是她从地球上带米,在宇宙飞船内养大的,已经和她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她只要瞥视一眼,花豹就晓得女主人的心意。只是由于自己的过错,出了那场事故,连自己也差一点儿把小命给搭上。啊,花豹这会儿怕早已变成一块僵硬的石头,在宇宙空间流浪吧?
宇宙飞船的情况也很不妙。将近一年了,速度已经降低到只有每秒二万五千二百公里,而且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问什么方向飞。哥哥许诺说,他的研究快要出成果了那时,就会摆脱这种糊里糊涂的尴尬境地。什么成果?她不知道,但是她毫无保留地相信哥哥。
进入星际云以前,和在星际云的这一年里,她已经学完了微积分和微分方程、凝聚态物理和等离子物理,还学了天体物理和相对论。亚兵开玩笑说,她至少读完了普通大学的两个系了。但是她认为,如果不能把学到的知识用于实际的、有益的工作,成天捧一本书读有什么用?亚兵是不同意这观点的。亚兵认为,知识需耍贮备,等到用得着的时候再去学习,那就太晚了。何况,在一艘颠簸于星际云之内的宇宙飞船上,除了学习;还能干什么?难道用忧郁的回忆来打发日子么?
继恩近日消瘦了很多。他无休无止地工作着,睡眠很少,眼眶塌陷下去,颧骨高耸起来。他用手工制作了一架样子古怪的机器继来一点儿也不晓得有什么用。既然继恩宣布过,大家都不要到飞船外面去,再说外面是气体和尘埃的湍流,一出去说不定给卷走了,那末,这机器在四壁密闭的宇宙飞船内部又有什么用处呢?
然而。机器终于开动了
三个人聚在一个屏幕跟前,屏幕是借用给这台新机器的它和新机器保持着直通的电源。屏幕打开了,继来紧张得屏住了呼吸。但是,并没有新鲜东西,依然是大团大团的污浊的气体在飘浮,旋卷,搅动,就象他们打开普通的电视屏幕一样。老实说,一年来,这景象他们看够了。
继来厌烦地转过头去。她对哥哥有点失望,但是亚兵拍拍她的肩膊,让她看下去。机器转动了,由于工艺不精,发出沙沙的声音这是一部完全靠手工制作出来的机器所不可避免的。现在,一个喇叭口似的圆筒对着宇宙飞船的屋部,屏幕亮着,依然是族卷的气体,绞扭的线条
继思解释道:这证明,我们并不在原来的航向上
继来思索着。她现在愿意自己思考,而不是象过去那样,总是向亚兵提问题了。无疑,这是一个探测某种辐射的仪器。如果飞船是从出发地点笔直向前飞的话,那么飞船尾部就应该正对着太阳。在不到一光年的距离上,太阳当然仍然是最亮的天体,但是在这浑浊的暗星云中。
她毫不注意喇叭口已经转了向转得很慢很慢,逐渐偏向左舷:一度,两度
假使有一种辐射能够穿透这稠密的暗星云啊!
忽然间,继来感到一阵闪光。不,不是屏幕上的闪光,是她自己的头脑,她的思想。唉,她学的高能物理知识到哪儿去了?中微子!中微子不是有几乎无限的洞穿本领吗?
她羞怯地拉拉继恩的衣袖,低声地、疑问地。中微子?
继恩看不见地轻轻点了一下头。他全神贯注:已经接近他计算过的天区了。
一个亮点墓地在屏幕上跳了出来。固然,不怎么亮,模模糊糊的。但是在滔滔浊浪中,犹如浓雾中的灯塔,或者是旷野上极远极远的一点点灯光。
太阳!亚兵喘了口气。 多少度?继恩严厉地说。
亚兵揿了他的天体测量专用的按钮,马上读出了偏角的度数。
立刻计算我们的轨道。继恩头也不回地说。
亚兵回到自己的角落。但是继恩并不停止转动仪器,他一弧秒一弧秒地搜索着另外的亮点。
继来现在也提起了兴致。真的,既然远在一光年以外的太阳能够探测到,那末,如果暗星云附近还有什么恒星,一定也能够探测到的。
二十分钟过去了。亚兵回到屏幕跟前,把一张写满数字的小纸条递给继恩。
继恩没有接,他的手有点哆噱。他不是预言过吗?在暗里云前方,会有一颗恒星,这颗恒星可能比众所周知的太阳近邻比邻星还要近,只是由于暗星云的阻隔,我们在地球上看不见罢了,实验将证实或推翻他的预言。他的心情是这么激动大概一切站在发现的门坎上的学者都是这种心情的吧?然而不光是这样。如果正前方有一颗恒星。他们就有可能借用它的引力,折回原路,飞回太阳系去。这是关乎东方号命运的大事
仪器转动着。蓦地,几乎就在宇宙飞船的正前方,出现了一片雪片似的光亮。
哦,这是什么?三个人都定睛瞅着,紧张得透不过气来。大滴大滴的汗珠从继恩额角淌下。继来掏出手绢替他措拭了。
前面仿佛就是一个太阳一个地球上看到的太阳,只是没有那么圆,象一片光耀的云彩,一个眩目的火球。这个亮家伙不管是什么东西,发出的中微于一定象倾盆大雨一样。如果它是一颗恒星的话,那末他们在两三天内就会面对面撞上。
也许是亮星云?亚兵猜测道。
亮星云也没有这么亮!或许是一颗正在形成中的恒星?继思不愿猜测。在获得进一步的讯息以前,猜测有什么用呢?他慢慢离开了屏幕,迟到沙发上,陷入了沉思。
亚兵继续操纵着仪器。喇叭口转过去了,又是一片污浊的气流,旋卷,搅动。但是亚兵很有耐心,他目不转睛地瞅着。他希望再看到别的恒星,也许远一些,昭一些,但是,宇亩是这样大,没有理由探测不到的。也许,他把机器操纵得快了点儿
他又看到一个亮点,光芒稳定。他刚要喊继恩,但是继来把他止住了。
太阳。继来悄声说,指指仪器的偏角。可不,他真糊涂,又转到太阳的方向上了,他还以为是发现了新的恒星哩。
但是,这时候突然发生了一件事,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一眨眼间,一切浑浊的气流和那个亮点都从屏幕上消失。屏幕上出现了几行字迹:
东方号,东方号!继思、亚兵、继来
继来尖锐地叫起来。亚兵用尽平生力气喊道: 继恩!
被这变样的声音惊动的继恩一跃而起,他在高高的驾驶舱顶向下看,清清楚楚地看到屏幕上的字:
救援你们。宁业中。又:战争已经爆发,结论
已经作出,不是核武器毁灭人类,而是革命人民消灭战争
和战争策源地。我认输了。继恩是对的。我等着,在地球
上欢迎你们,共同建设一个新的世界。 嗅,三个人不约而同地吁了一口气。
字迹消失了。亚兵耐心等着,屏幕上又恢复了暗星云的浊浪。他等了一分钟、两分钟,然后啪的一下关了仪器。
可惜没有把电文记录下来。亚兵沮丧地说。
继来激动地喊道:那有什么关系?地球上、祖国、亲人,关怀我们,这就够了!
继恩笑了笑:你们不知道我们这飞船屏幕上所显现的一切都会自动录像的吗?看!
他开了机器,撤一下另一个按钮。明亮的屏幕上出现了一行行工整的字迹,正是刚才不可思议地出现过的文字,也是宁业中在战争年代里发出的、曾经使岳兰那么激动和感激过的那份中微子电报。
三个人又默默读了一遍。
三个人突然欢呼起来。他们跳着,脑袋在四面舱壁上碰得乒乒乓乓乱响;他们叫喊着,同时眼里毫不隐讳地倾泻出泉水般的热泪
三个人拥抱在一起。继来毫不羞赧地吻了哥哥,又吻了亚兵。亚兵的心怦怦直跳,他觉得自己整个灵魂都融化了,融化在这欢乐的空气之中。
在六年之内,他们一直是宇宙空间的孤独的流浪者,丝毫没有祖国和亲人的讯息,现在又陷入了星际云的包围之中,连星星都看不见。可是忽然间,看到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知道有人将要来救援自己,这对于三颗年轻的心脏,是多么巨大的搏击啊!
在最初的冲动过去以后,他们纷纷议论起来。
同同志们一天也没有忘记我们。亚兵因为激动,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你看,还在战争呢,就建造新的宇宙飞船来救援我们。前进号,多有意思的名字!
哦,为什么又偏好是岳兰姐姐!继来喋喋不休说。她该大学毕业了,一定是学的火箭工程!这会儿和爸爸一起不定怎样忙呢!
可是,你们看,是宁业中发的电报。继恩大声说。他大概也是用中微子发的因为我们的仪器只能收到中微子辐射、地球上可能早就用中微于辐射来通讯了。守业中真了不起,应当给他发一枚勋章!这博士大概真的当了博士吧?还没有忘记我们之间的争论
我也认输了,亚兵笑着说。我原来认为战争狂人尽管叫嚣,可是不敢动手的。我爸
他不是在部队里吗?继恩问道。
是的,我爸当团长。他也认为:世界大战是不可避免的。那天我把我们的争论告诉他,他同意你的意见
他现在正在带着战士冲锋吧!继来问。她对于战争的认识只限于电影和小说。
哦,傻丫头,亚兵亲呢地说。这是现代化的科学技术的战争,你还当是拚刺刀和手榴弹呢!
必要时也会拚刺刀和手榴弹的。继恩认真地说。不信,等前进号到来,我们打听一下
前进号!亚兵又高兴地笑起来。是真的吗?那电文,不是梦里
你还可以再揿一下按钮,读它一遍。继恩提议道。 三个人果然又读了一遍电文。
可是他们怎样找到我们?继来急忙问道。他们能够知道我们在暗星云里吗?
既然能发来电报,就能够找到我们。亚兵满有信心地说。
继恩沉思着说;他们大概有中微子发射器。可是我们只有接收器。
哥哥,你不能造一架发射器吗?
继恩慢慢地说;需要巨大的能量而能量,我们却没有。看见继来的惶惑的脸色,他又说;就算我们回不了电,他们也会找到的。六年了,地球上的科学技术不知发展到了什么程度,就是宇宙飞船的速度,也不知比东方号快了多少倍
哦,亚兵嘿嘿笑道。我可不发愁。总有一天,一觉醒来,就发现一艘新的宇南飞船跟我们对接好了,从舱门口。走进一个苗条美丽的大姑娘
岳兰姐!继来喊道。
是的,亚兵高兴非凡。继恩,你的岳兰真是好样的!看,岳兰将率领前进号来救援你们。率领!难道她当了将军不成?继来,你这位嫂子
别胡说。继恩皱起眉毛。
别担心,亚兵嘻嘻笑着。既然她自己前来,那就是说,六年来她一直在等着你。电报又是业中发的
不是这话。继恩淡淡地说。但是他心里何尝不是在激烈地翻腾?阔别六年了,他哪一刻忘怀过,这位童年时候就耳鬓厮磨的女伴,这位美丽而爽朗的姑娘?他曾经思念过,又用极大的毅力压抑过,用无休无止的学习、工作和对两个伙伴的关怀
六年来他没有一天失去过这样的信心。祖国和亲人将伸出救援的手。这回,穿越遥远的宇宙空间的中微子电波告诉他们,这只手就是岳兰的手一只纤细的、手指很长(继思曾经说过她应当去当个钢琴家)的手。这是六年前的形象了。现在,这形象越发鲜明、生动、真实,充满了继恩的灵魂,就象穿越浓密的暗星云的遥远的太阳一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