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子撞在罗蒙诺的身子上,依格和罗蒙诺约摸说了五分钟的话

我立即后退了一步,附耳在门上,那脚步声就在第六间石室之中徘徊,不一会,便到了门前。
那人和我相距,只有几时!我们只隔着一道门!
我退开了些,那样,那人若是打开了门,我便恰好在门的后面。我觉出门摇撼了一下,但因为我下了钩,那人自然推不开门。
这时候,我已经熄了电筒,也收起了记事本。
一个门钩,是阻止不了暴徒的,为了我自己的安全,我自然要早思对策,不能再去描那石块上的奇怪象形文字。
门不断震撼着,约摸过了三分钟,我突然听到了一连串惊天动地的枪声,和透门而过的连续火光。紧接着,“砰”地一声响,门已被攒了开来。
我屏住了气息,躲在门背后,只听得一个人大踏步地走进了这最后的一间石室,他的手中,似乎还拖着一件甚么沉重的东西。
我以极轻极轻的步法,才横跨出了一步。在我探头出门外,向室内看去时,那走进室内来的人,也恰好开亮了电筒。我一看到他的背影,便知道他正是罗蒙诺教授了。同时,我也知道了我在才一下井时,所听到的那一下怪叫声,是怎样来的了。
罗蒙诺的左手,拖着一个人,那人的面上,皮开肉绽,血肉模糊,显然是受过极其残酷的拷打,那人正是依格。
罗蒙诺的电筒,转了一转,我连忙将身子一缩,缩入了门中。罗蒙诺显然未曾料到我已先他而到,所以只是略照了一照,便将电筒光,停在那七只面具上,他全神贯注地皇着那七只面具,我看出这时是袭击他的最好机会!
我又悄俏地打横跨出,然后,我像豹子一样地向前,疾跃了过去,举起我的手掌,向罗蒙诺的后脑,直劈了下去!
我这一掌,是如此之出乎意料之外,又是如此之狠、准,罗蒙诺只发出了一下低微的呻吟声,便向地上,倒了下去。我向他踢了一脚,将他的身子踢得向外滚了几吸。
我眼看他已昏了过去,连忙俯身去看依格,依格困难地从他血流纵横的面上,睁着眼看着我,结结巴巴地道:“卫先生……原来是你……来……我来替你……作响导,告诉你……这七间祭室的来历……”我当然是想听一听这七间祭室的来历的,但是我怎能叫一个咀唇已破碎,每讲一个字,都有鲜血淌下来的人来说这些呢!
我托起了依格的头,放在我的膝上,道:“依格,你受伤了,你先别说话,我来设法为你疗伤。”依格困难地摇了摇头,道:“我……没有伤……这野驴子,他……他打我……我……”依格讲到这里,面上现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神色来。我心中忽然一动,道:“依格,那块石块上的文字,你可认识么?”
依格摇了摇头,道:“这是我们……族 中……古老的文字……我……不懂。”
我扶着依格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道:“你不懂就算了,我们——”我本来是准备将依格扶出了这七间秘密的祭室去,再回来对付罗蒙诺的。可是,我却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这个错误,使我直至今日,回想起来,还觉得十分痛心!
我以为我的一击,十分沉重,罗蒙诺是绝不会那么快醒过来的,但是罗蒙诺的体力,却是十分坚强,就在我刚扶着依格,走出一步之际,我已听到了罗蒙诺的声音。
罗蒙诺的声音,十分乾涩,但是却也十分惊人,他沉着声道:“卫斯理,举起手来!”
我的身子,猛地一震,我想起了刚才,罗蒙诺击开门所放的枪,他如今在我背后,而我将他击昏之后,又疏忽未曾将他的枪收去!
他的枪是极具威力的,在如今这样的情形之下,我除了高举双手之外,实是别无他法卜本来,我是扶住了依格的,我双手高举,依格自己站立不稳,身子一侧,便向旁倒去。我正想再去将他扶住时,惨事已发生了。
在我的身后,响起了一连串的枪声,依格的身子,忽然向上,直跳了起来,向前扑了出去。
依格的身子不是他用力跳起来,而是被射入他体中的子弹的力道,带得跳起来的,他的身子,跌出了门,伏在地上,我闭上了眼睛,没有勇气看依格蜂巢也似的身子。
我预料着我会遭到同样的结果。
但是罗蒙诺教授却并没有再发枪,在枪声渐渐消失之后,他阴森森地道:“你看到了没有?”
我没有出声,我当然看到了,一个无辜的人死了,死得如此之惨。如果世上真是有一个民族叫作“索帕族”的话,那么,这个民族的最后一人,也已经死了。
罗蒙诺怪笑着,道:“卫斯理,你已得到了什么?”
我定了定神,道:“我没有得到什么,只不过正在抄描那石碑上的象形文字而已。”
罗蒙诺冷笑道:“真的么?”
我尽量使自己保持轻松,甚至耸了耸肩,但由于我全身的肌肉,都紧张得发硬,我耸肩的动作,看来一定十分滑稽。我道:“你可以搜我的身上,如今你已占了极度的上风了,是么?”
罗蒙诺对我,只是报以一连串狰狞的冷笑声,我听到脚步声,显然他正在看石室中的一切,而我是背对着他的,我当然是知道,不论他走向何处,他的枪口,总是对准我的。
令我不明白的是:他为什么不立即解决我呢?
他不立即下手,是不是意味着我还可以有翻本的机会呢?
我的肌肉,僵硬得可怕,但是我的脑筋,却还不致于僵得不能思索,只不过在这样的情形下,我却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
约摸过了五分钟——那长得如同一世纪的五分钟——罗蒙诺才又开口,道:“卫斯理,我不相信你的心中仍以为斗得过我们。”
我心中奇怪了一下,他说“我们”,那是什么意思呢?我立即回答,道:“除非你的子弹,现在就钻入了我的身体,要不然,在我的脑中,是没有失败两个字的。”
罗蒙诺在向我走来,我听得出的,突然之间,他伸手在我的肩头上拍了一拍,我甚至想立即出手按住他拍在我肩头上的手!
但是罗蒙诺的动作,却出乎意料之外的灵活,他一拍之后,立即向后退出,道:“很可爱的性格,我欣赏你,加入我们,如何?”
我吸了一口气,原来这就是他不杀我的原因!这无疑是给我一个拖延时间的机会,我立即道:“你们是包括些什么人?”
罗蒙诺发出了一下令人毛发直竖的笑声来,道:“我,和勃拉克。就是两个人,如果再加上你,我们可以组成一个世界上无敌的三人集团。”
我早已料到,杀人王勃拉克实际上是和世上任何特务集团都没有关系的了,这也就是他为什么始终能保持极端神秘的原因。他们两个人的行动,便令得世界各地的保安机构,伤透了脑筋,这两个人无异是杰出的天才人物!
我冷冷地道:“你们那样看得起我?你的朋友勃拉克,却威胁着要杀我哩!”
罗蒙诺道:“不会的,他和我谈起过你,希望你能加入我们。”
我尽量寻找着可以转变这个局面的机会,我道:“那么,我可以得到什么好处呢?”
罗蒙诺“哈哈”笑了起来,道:“如今,我只是经理勃拉克一个人的工作,每年我们可以获得三十万镑以上,完全不用纳税的进帐。由于人手不足,我们不得不推掉许多生意,如果你加入的话,那么,我们的进帐,便可以增加一倍了。”
我点头道:“我明白了,一个冷血的勃拉克,你还嫌不够,你希望再有一个冷血的卫斯理?”
罗蒙诺道:“可以这样说,你有这样的条件。”
我竭力忍住了心中的愤怒,忽然之间,我心中一亮。罗蒙诺无异是一个贪婪之极的人,要不然,何以每年三十万镑的进款,他仍然不满足呢?
对付贪婪的人,是比对付冷静的人,容易得多了!我冷笑了一声,道:“你以为一年几十万镑,便能打动我的心了么?”
罗蒙诺呆了一呆,道:“小伙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反问道:“你以为我到这里来作什么?”
罗蒙诺道:“作什么?不是为了寻找可以令隐身人恢复原状的秘方么?”
我继续冷笑着,道:“这里或许有着令人隐现由心的方法,但是你只管去找这种方法好了,我却并不希罕。”
罗蒙诺厉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闭上了口,不再出声。
罗蒙诺又追问道:“如果你不说的话,我便不客气了。”我装成了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道:“好,可是我也要占一份。”
罗蒙诺冷笑道:“为什么不要占一半?”
我立即回答,道:“一半?那太多了,我只要占一成,我的财力,便足可以建造另一座金字塔了。”
罗蒙诺惊叫了起来,他猝然而来的惊呼,使我吓了一大跳。
只听得他叫道:“卫,你究竟发现了什么?”
而更令得我奇怪的是,他这一句话,并不是英文,而是德国话!
一个人在心情紧张的时候,是会不由自主立地讲出他从小惯用的语言来的。原来罗蒙诺是德国人!那么,勃拉克也是德国人了?
我略想了一想,便道:“你不妨自己去看、我实在感到难以形容,那神像的双眼,你仔细地去看。”
罗蒙诺已经向门外冲去,他越过了依格的尸体,我立即向前踏出了一步,但是他也立即转过身来,喝道:“不要妄动,举着手!”
他按亮了电筒,向神像的双眼照去,那两颗大钻石,发出了耀目的光辉,罗蒙诺脸上的神情,就像是中了邪一样!
他的双眼也像神像的眼睛一样,凸得老出,他口中在低呼着,但是我却听不出他在叫些什么,他的身子,在不由自主地发抖!
我放下了双手来,他也未曾注意,我想到自己扑过去,但这仍然是太危险的举动,我只是俏悄地提起依格的尸体来,突然向罗蒙诺抛了过去!
罗蒙诺刚才,是如此出神,但他的反应,也快得惊人!
依格的身子,才一披抛出,他便陡地转过身来,他手中的手枪,射出了一串火花,而我则早已伏在地上,那一排子弹大约都射中了依格的尸体,然而,我预料中的结果出现了,依格的身子,向罗蒙诺压去,罗蒙诺一挥手臂间,电筒撞在石壁上,熄灭了。
刹时之间,黑暗统治了一切!
罗蒙诺自然也知道,在黑暗之中,他不是绝对有利了,所以,他也立即静了下来。
罗蒙诺的手中,还有着手枪,虽然如今一片漆黑,罗蒙诺的绝对优势,已被打破,但是我也未必便可以占到他的什么便宜,我更加一声不出。
在电筒媳灭之后,我唯一的动作,便是将一柄小刀子取在手中。罗蒙诺若是一暴露目标,那么,我手中的小刀子,立时可以疾飞过去!
但是罗蒙诺却无意暴露目标,我极目向前看着,看不到什么,用心倾听着,也一点倾听不到什么,事实上,在如今这样静的境界中,根本用不着用心地倾听的,只要一有声音,即使那声音低到了极点,也是可以立即听得到的。
我和罗蒙诺之间,展开一场耐力的比赛,谁先出声,谁就遭殃!
我在一黑下来之际,就伏在地上的,这时,我仍然伏在地上,罗蒙诺在什么地方我不知道,但是我肯定他绝不在移动。
他可能就在我的身边两吸处,或者更近!
但是我们两人之间的距离究竟怎样,那只有天才知道了。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之间,我觉得我的前面,有东西在移动,那简直可以说是一种直觉。而人的前额,对于这种直觉,特别敏感。你可以试试闭上眼睛,叫另一个人伸出手指,接近你的前额,手指还未曾碰到你,你的前额,便会有一种微痒感觉的。
我那时的感觉,便是这样,我突然觉得,我的前额在微微发麻,有东西在接近我,而且离得我已经极近,在一尺之内了!
那不会是罗蒙诺,我心中自己对自己说,因为罗蒙诺绝不可能在移动之间,绝不出声的。而且,那也一定不会是庞然大物,因为庞然大物在接近人时,不会给人以那样的感觉。
什么东西是细小而又在行动之间绝无声息的呢?在这阴暗的地底秘室之中,又最适宜什么东西生存呢?
我立即有了答案:蛇! 有一条蛇正在接近我!
刹时之间,我只觉得全身发起热来!我知道这是十分不智的事情,因为蛇对热度的感觉,特别灵敏。如果我保持着镇定,那蛇可能游到我的面上,仍然不对我作攻击。但这时候,我全身发热,体温陡然提高,那无异是叫在我面前的蛇,快来咬我!
我明知这一点,但是却没有法子镇定下来。
这里离沙漠并不远,沙漠中的毒蛇……唉,我宁愿离得我如此之近的是罗蒙诺了!
我额上的汗,不住地流了下来。在毒蛇和罗蒙诺之间,我要作出一个选择,我只觉得额上那种麻酥酥的感觉,越来越甚,那条蛇,离开我可能只有一两寸了,我突然之间,失去了镇定,发出了一声大叫,向旁滚了开去。
也就在我滚开之际,震耳欲聋的枪声,连串的火光,向我刚才伏的地方,激射而出,我身上溅到了被子弹射碎的碎砖!
科学家说,人类的眼睛,能保持看到的东西十五分之一秒,此所以世上有电影这件东西。罗蒙诺响了六枪,那六枪是在同时间轰出来的,我看到发枪的地方,我立即跃起,发刀。在我发出刀来的时候,最后一枪的枪火,早已熄灭了,但是还有那十五分之一秒!
我刀才一飞出,便听到了罗蒙诺的怒叫声,听到了手枪落地的声音。
我知道,我那一刀,正中在我要射击的目标——罗蒙诺的右手——上,我自然不会再给他以抬起手枪的机会,我疾扑而出,身子撞在罗蒙诺的身子上,将罗蒙诺撞了出去。
罗蒙诺的身子,撞在墙上,我听到了有骨头断折的声音。刚才那一撞,是我的生死关头,我自然不能不用力,将罗蒙诺的骨头撞断,我也不觉得遗憾。
我立即又赶了过去,将他的身子,提了起来,也不管是什么部位,狠狠地加了两拳,直到我觉出我提着的身子,已经软得一点力道也没有时,我才将之放了下来,取出了打火机燃着。
我首先拾起了手枪,又拾起了电筒。电筒只不过是跌松了,并没有坏,我略旋了一下,电筒便亮了,于是我又看到了那条蛇!
那是我生平见到的一条最大的眼镜蛇,这时,它盘着身子,昂着它像铲子一样的头,我吸了一口气,向它铲子一样的头部,连发了三枪,蛇身“拍拍”地扭曲着,但它已不能再咬人了。

我熄了电筒之后,在黑暗中站了很久,一点有人的迹象都没有,我继续开亮了电筒向前走去,心头不由自主,剧烈地跳动着。
我穿出了大殿,果然看到前面有三条岔道,我依着王俊的话,向最左的那条走去。
我在踏前了两步,忽然听到在中间的那条雨道中,传来了一下金属的撞击之声。
我已经说过,这座大庙的特殊建筑,使得在庙中发出的声音,发生一种十分奇怪的消失现象。而这时,我所听到的这下金属撞击之声,也是十分闷哑。
但是我居然能听到了这一下撞击之声,可知在实际上,这一定是一下十分响亮的声音。那使我立即靠住石壁站祝但是在那一下响之后,四周围又回复了一片死寂,任何声音都没有了。
我等了五分钟,在考虑着是不是应该走过去看看究竟。但是在那五分钟后,我却决定不去,因为可能是古物偷盗者弄出来的声音,我是不必去节外生枝的。
我将手电筒放在衣袋中,向前射去,光芒便暗了许多,不致于使我的目标,太以暴露。向前走出了七八码,便又出现了岔道,但是在其中的一条岔道口子上,整齐的灰色石块中,有一块是赭红色的。
我将电筒向上移了移,看到那块赭红色的大石上,刻着两个奇怪的文字。我不认得那是什么文字,而且,由于年代实在太久远的关系,那两个字,也已经剥蚀得模糊不清了。
我转过了弯,继续向前走着。
那时,我等于是在死的境地中行走一样。人一生只能死一次,已死的人,不能再活过来向活人叙述死的境界,所以世上没有人知道死的境界是怎样的。
但这时,我却想到了死的况味。黑、静,整个世界都像是离开了你,你像是在一个无际无边的空地之中,虽则你触手可及石壁。我继续向前走着,遇到前面有几条去路时,我就开亮电筒。
在几条去路中,总有一条,是嵌着一块赭红色的石块的,而石块上,也照例有着那两个古怪的文字。到了里面,大概是因为很少有人到的关系,红石上的文字,看来还十分完整。
那无异地是两个象形文字,我相信除了专家之外,普通人是绝弄不懂这种古老象形文字的含义的。
整座大庙,几乎都是以约摸两尺见方的大石砌起来的,那赭红色的大石,也是两尺见方。这些石块,当然没有可能是后来加上去的。
也就是说,指路的红石,和这座大庙同时出现,我的进一步的推论是:整座大庙,可能就是因为要掩护那七间秘密的祭室而存在的!
那么,索帕族究竟是什么来历的民族呢?何以埃及人要在这里,造起那样宏伟的一座古庙,只为了掩护那七间秘密的祭室呢?
我强迫自己想着,那样,在这种死一样的境地中,我才不会感到难以忍受的害怕。
曲曲折折的通道,好像永远没有尽头一样。
好不容易,我眼前一亮,看到了有光,我已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院落之中。那院落的三面,俱是石块砌出的高墙,墙上连一个小窗户都没有。只有我走来的那一面,有一扇门可通。
那扇门是铁门,半开着,没有被拆走,可能根本没有人能走到过这里,所以这扇铁门,便被保存了下来。
我之所以这样说法,是因为我看到,铁门上有着花纹,毫无疑问,是十分有价值的古物。
我跨出了铁门,再回头看了一眼。
月光之下,我看得十分清楚,铁门上的浮雕画,是和那只黄铜箱子一样的:一块发光的石,旁边围着几副人的骸骨,和兽的骸骨。
这扇门,使我知道我并没有找错地方。
那院落并不十分大,有着两口并列着,相距约六尺的井,一口井上,竖着井架,井架已东倒西歪了,另一个则没有。
我走到了那口没有井架的井旁,开亮了电筒,向下照了一照。
我除了看到,在井壁上,有着可以沿着它爬下井底的石块缺口之外,什么也看不到。而那口井,像是极深,因为我手中的电筒,光线相当强烈,但是却看不到井底的情形。
我在井边呆了一分钟,想起那黑洞洞的深井,和到了井底之后,还要通过一条满是古怪咒语的长廊,我也不禁为之毛发悚然。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竭力摒除神神怪怪的念头,跨下了井中。我一跨过了井栏,置身在井中之际,耳际便响起了。
一阵嗡嗡之声,像是将耳朵凑在一只热水瓶中一样,那当然是由于这口井,又深又不透风,根本和一只热水瓶差不多之故。
我小心地顺着石级,向下落去,立即发现,那些在井上的石块缺口,是专为人下去踏脚而设的,我要到达井底,当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我算着每一步的距离,和我向下去的步数,到了已经下了十码左右的时候,我便停了下来,准备打开电筒,向下看个究竟。
可是,就在这时候,我又听到了,在井上面,传来了一阵金属的碰击声。
一入井中,耳际便嗡嗡作响,而越到井底,那种声响便越大,就像置身在斗室之中,而斗室中开着四五只蹩脚冷气机一样,所以那几下声音,听来也并不十分真切。但是我却可以肯定,这样的声响,一定是人弄出来,而不是自然发生的!
我不再打亮电筒,只是身子紧贴着井壁站着,一动也不动。
我拾头向上看去,只看到黑沉沉的一片,但是却看不到任何人,我等着,等那种声音再度传入我的耳中,以判断那究竟是甚么声音。
不到一分钟,那种声音,又传了过来,在金属的碰击声外,还挟着一下尖锐刺耳,听来令人毛发直竖的尖叫声,那一下尖叫声,从响起到结束,可能只不过半秒钟的时间。
但是,这一下尖叫声,却使我整整三五分钟,感到极大的不舒服。
那是人的叫声,然而又绝难使人想象,人类竟会发出那么可怕的声音来。我这样想法,实在是为我当时恐怖的心情在作掩饰,因为当时我一听得那声之音之际,我有一个直觉的反应,便是:那是鬼叫!
我再留神听着,但是上面,却又没有甚么特别的声音再传了下来。我呆呆地停了好一会,心中决不定是应该上去看个究竟呢,还是继续向下去。
我考虑的结果是继续向下去,因为当我上去,想看个究竟时,我可能甚么都发现不了。
我打亮了电筒,已经可以看到井底,井底十分干净,有一扇门,通向一条隧道,那扇门,也是半开半掩的。我迅速地到达了井底,来到了那扇门前。
在门缝中,似乎有一阵一阵的阴风,倒卷了过来,更使人的心中,起了阵阵寒意。
我用力一推门,门便打了开来。我举起电筒,向前直射。
那是一条约有二十码长的隧道,隧道的尽头处,是另一扇门。我熄了电筒,向前走去。说出来连我自己也不信,当我走在这条走廊中的时候,我真的不敢回头后望,也不敢左右张望。
或许我并不是“不敢”,但总之我没有那样做就是了,我直来到了门前,才推开了门,跨了进去,门内是漆黑的一片,我知道已经身在那七间秘密祭室的一间之中了。
我慢慢地将门掩上,本来,我是只想将门掩上,使它保持原来的情形的。
但是,那扇门却是十分灵活,我轻轻一掩间,只听得“卡勒”一声,门竟像上了锁。我连忙转过身来,打亮了电筒,原来有一个铁钩,已将门钩上了。
我也没有在意,因为反正我出去的时候,可以取开铁钩,再将门打开的。
我转过身,用电筒照射了一下,那是一间二十听见方的石室,没有窗,只有另一扇门,通向另一间石室。而那间石室之中,一无所有,只是在左首的石壁之上,有着一幅神像。
那幅神像,是在石上琢出来的,线条、构图,和我曾经见过的那只黄铜箱子,箱面上的浮雕,同出一辙。那神像是牛头人身像,看来十分狰狞可怖。
我看了一会,看不出什么特异的情形来,就推开了通向第二间石室的门,两间石室,一样大小,也是同样地什么也没有,同样地在左首墙上,有着一幅在石壁上刻成的神像。
所不同的,第二间石室中的神像,是蛇首人身,而不是牛头人身。
我的心中,十分失望,因为如果此问石室,全是那样子的话,那么我此行,可以说是一点意义也没有了。我后悔不曾向王俊问个明白,如果早知是那样的话,我根本不必来了。
要知道,置身在这样极度静寂,又如此神秘的古庙之中,并不是好受的事情。因为我至少明白,从这里运出去的一只箱予之中的一种古怪东西,已使得两个人成为透明人,一个人成为隐身人了。我将会发生什么变故,也是难以预料。
我继续向前走去,第三间、第四间、第五间、第六间……每一间石室的情形,都是一样,所不同的只是壁上的神像。而壁上神像的身子也是一样的,而它们的头部,却全是野兽。
在第六间石室的壁上,那个神像的头,是一种我从来也未曾见过的怪物,骇人之极。
我为了要弄清那怪物究竟是甚么,因此走得近了些,将电简直接照射在神像的头部。
在我将电筒的光芒,照向像神的头部之间,忽然我看到,那像虎头叉不像虎头的怪物的双眼之中,竟然射出了一阵奇异的光芒来!
我连忙向后退去,手中的电筒,也几乎掉在地上。在那一瞬间,我的心中,紧张到了极点。
事后回想起来,可笑的竟是,我一看到在那神像的眼中,射出奇异的光芒中,我首先想到的是:莫非我已触怒了神像,使得古代的咒语显灵了?
我等着,可是神像的眼中,却又没有光芒继续射出来。我大着胆子,又向前走了几步,重又举起电筒来,向神像的头部照去。
我已准备着任何可能发生的恐怖事情,但是却甚么也没有发生,只是神像的双眼,在电筒的照射之下,又发生了刺目的光芒。
然而这次,我却已然看清,那光芒虽然夺目,但却是死的,而不是活的。我再凑近些,仔细看去、刹时之间,我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的天!我所看到的是事实么?
那神像的双眼,是两颗只经过粗糙琢磨的金刚钻,而每一颗,足有鸡蛋般大校它们的体积,绝不在英国国宝,皇冠上的那颗钻石之下。
钻石上涂上厚厚的漆,但园为年代久远,漆已有些剥落,这便是为甚么当我的手电筒照上去的时候,会有强烈的闪光的原因了。
我伸手挖了挖,那钻石嵌得十分结实,挖不下来。我想起了另外几个神像,双眼都是一样而向外突出着,难道它们的眼睛,也是这样的大钻石?
这十二颗大钻石的价格,是无可估计的,我想只怕连依格也不知道这样的一个秘密在,要不然,他只消将这里神像的“眼睛”,挖下一个来,他这一生,便可以过得和帝王一样,再也不必将那只黄铜箱子以五十埃镑的代价卖给王俊了。
我没有继续再挖神像的“眼睛”,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当我推开通向第七间石室的门的时候,我心中感到十分安慰,因为我至少不是绝无发现。
我推着第七扇门,发现它十分紧。要用十分大的气力,才能推得开。
推开门后,我还未曾跨进去,突然,我又听到了金属的撞击声。
自从我进入了这座古庙以来,这已是第三次听到那声音了,直到这一次,我才听得最清楚,那声音听来,像是有人以一根金属棒,在敲击着甚么东西。
我呆了一呆,但是我立即想起,通向第一间石室的门,已经彼我在无意之中上了钩,在外面,要将它打开,是十分费时间的。
这时,我可以肯定,已经有人到了井底下。
来到井底下的人,当然不是为了贪图井底黑得可爱,他的目的,自然要到这七间石室来。
我不知道那是甚么人,那可能是罗蒙诺教授,但是我却比他先走了一步。我决定不理会那种声音,也不理会那是甚么人,先决定到第七间石室中,看个究竟再说。所以,我又向前跨出了一步,同时,以背顶住了门,将门关上。
我开着了电筒,向门上一照,门上也有一只铁钩,可以将门钩住的。
我钩上了门,转过身来。 这间石室,和先头的六间,完全不同!
它有一张石制的祭桌,在祭桌之上,放着七只十分像真的面具。那种面具,是连着头发的,面具上的面色是红棕色,使人一看便可以知道,那是印地安人。
奇怪的是,在正中的那个男子的面具,神气形状,竟和依格,十分相似。
在祭桌之前,有一个石墩。
那石墩上并没有东西,但是我猜想,那石墩原来,可能是用来放置那只黄铜箱子的。
这间石室之中,并没有神像,但是在一块石上,几乎刻满了文字。
那种古怪的象形文字,我一个也看不懂,当然更没有法子将它记住,我知道,如果我能够读通那些文字的话,我便有可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关键了。
然而,那些文字,却像是天书一样,我取出了小记事本,决定将那些古怪的文字,依样葫芦地描了下来,去请教识者。
那些文字,扭扭曲曲,十分难描,我足足化了半个小时,描了还不到一半,而这时,已有一阵清晰的脚步声,在向我传了过来!

在那样的情形下,他是不是舍我而去,而不再帮我的忙呢?
我的心中十分焦急,但是却没有法子打断依格和罗蒙诺之间的交谈,因为我根本听不懂他们的话。依格和罗蒙诺约摸说了五分钟的话,依格忽然摇头,一个字连说了好几遍,看他的情形,好像是在说“不”字。罗蒙诺的面上,出现了怒容,他向我望来,改用英语,道:“卫斯理,这人说他曾经答应带你到大庙的那七间秘密祭室去是么?”
罗蒙诺教授忽然转而对付我,而且开门见山,绝不转圈,态度异常强硬,这确令得我愕然,我欠了欠身子,道:“正是。”
罗蒙诺教授冷冷地道:“我是要你放弃对他的这个要求。”
我吸了一口气,知道冲突是难免的了,但是罗蒙诺竟会采取这样野蛮的方法,这却又颇出于我的意料之外,难道他有什么必胜的把握么?我脑中迅速地转着念,耸了片肩,道:“我看不为什么要放弃。”
罗蒙诺大声道::“因为我要,我要带他到那七间祭室中去,而这头驴子却说他已经答应了你便不能再答应我了。”
我还没有说话,依格已经抗议道:“先生,我不是驴子,我是索帕米契勃奥依格!”
我记得王俊向我解释过,所谓“索帕米契勃奥依格”,便是索帕族,米契勃奥峰上的雄鹰之意。
依格对这个名字,显然十分自负,他当然不愿意被人称为“驴子”的。罗蒙诺在侮辱他,而可以想象,侮辱他的人一定十分多,因为谁也不将他当作是一个民族的酋长。
而我却将他当作朋友,这便是我有利的地方。
我伸手在依格的肩头上,道:“依格,什么人称作为驴子的,他本身就是一头野驴子!”依格以十分感激的眼光望着我,我望向罗蒙诺,道:“依格是一个十分有信用的人,他既然答应了我,自然不能再答应你。”
罗蒙诺冷笑道:“可以的,只要你不要他带你去,我就可以使他带我去了。”
我沉声道:“我刚才已经说过.我并没有放弃前往那七间祭室的打算。”
罗蒙诺教授的声音,阴沉之极。这:“那么,你可能会后悔的。”我还没有出声,王俊已然忍不住道:“先生,你真是罗蒙诺教授?”
罗蒙诺眼睛瞪了他一眼,又再次问我:“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答应不?”
我准备站了起来,我的一个“不”字已经说出口,但是我的身子只弯了一下,并没有站起来,便重又坐在椅子上了。我一坐下,只觉得王俊紧紧握住我的手,道:“怎么一回事?”
我苦笑了一下,道:“你还不明自么?” 王俊面上变色,一声不出。
眼前的情形、实在是再容易明白也没有了,罗蒙诺已后退了一步,而在他的手中,有一柄巨大的德国制军用手枪。
那种手枪有着极强的杀伤力,它可以使射中的目标,变成完全没有目标!
而从罗蒙诺教授的握枪姿势来看,他显然是受过严格训练的枪械专家。其熟练程度。是绝不在勃拉克之下的。我面上也不禁变色。我连忙向那个带着圆帽的埃及官员看去。只见那官员微昂着头,口角流涎,正睡得十分沉熟。当然他不是真的睡熟了,那一定是罗蒙诺在离座向我们走来的时候,明知一定要动武威胁我们的,所以先将那官员麻醉了过去而已。
而驾驶室的门是关着的,他在机厢中究竟做过什么事情,也就不会有人知道了,他的数学权威的身份,仍不致被人拆穿!
我一想到这里,心中不禁感到了一股寒意,因为照如今这样的情形来看,罗蒙诺是一定会杀死我和王俊两个人的了!
王俊也已看出了不妙,他的身子在微微发抖,我伸手指了指那柄巨柄的手枪,道:“这会发出巨大的声响,你不怕惊动飞机师么?”
罗蒙诺十分阴险地笑了起来,道:“不错,所以我将尽可能地不使用它,你站起来!”
我不知道罗蒙诺想要怎样,但在他手中有着杀伤力如此强大的武器的情形之下,任何人都没有法子不服从他的命令的。
所以我依言站了起来,罗蒙诺又后退了一步,道:“去将机门打开!”
我大吃了一惊,道:“你——” 罗蒙诺的声音铁硬,又重复道:“将机门打开!”
我无可奈何,走到了机门之旁,将门打了开来。这时,飞机正在几千尺高空飞行,我一打开了机门,一股旋风,立即扑进机舱来,几乎将我卷了出去,我连忙后退了几步,抓住了椅背,方始稳住了身子。
我向王俊和依格两人看去,只见两人面无人色。罗蒙诺教授冷冷地道:“好,卫斯理,这是最后的程序了,你和你的朋友,跳下去!”
在打开机门的时候,我已经知道罗蒙诺一定会有这一手的了,所以我还可以保持相当镇定,但是王俊却已忍受不住,尖叫了起来,道:“跳下去?不!”
我喝道:“王俊,你住口。”王俊站了起来,张大了口,象是想讲什么,但是他终于又坐了下来。我转过头来,道:“罗教授,飞机在沙漠之上,我看不出我们如果跳下去,有任何生存的机会。”
罗蒙诺教授道:“对的,你说得不错,我同意你的见解,而这也正是我所希望的。”
我沉道:“教授,你错了,一样是死,我宁愿死在你的枪下了。”
罗蒙诺扣在枪机上的手指,紧了一紧,道:“你以为我不敢放枪么?”我道:“当然敢,但是枪声必然会惊动机师的,是不是?机师出来,看出了名闻世界的数学家如今这样的情形,那不是你所欢迎的吧!”
罗蒙诺的面色,十分阴沉,显然我的话,道中了他的心事。
我立即又道:“我可以和我的朋友一起跳下去。”王俊叫道:“卫斯理,你疯了?”我又道:“但是你却要允许我们使用降落伞!”
在机厢中,有着七具降落伞,那是我早已注意到的,罗蒙诺向降落伞看了一眼,道:“那样,你可以生还。”
我向机门下面指一指,道:“下面是沙漠,我们没有食水,没有粮食,生还的机会,只有百分之五十。”
罗蒙诺阴森地道:“但你还是有生还的机会!”
我摊了摊手,道:“不错,我们如今可以说是在进行一桩买卖,我以百分之五十生还的机会,换取你不用放枪,这对你来说是占便宜的,就算我们生还,你也已经得到了你所要的东西了!”
罗蒙诺给我说动了,的确,当我们在沙漠中挣扎出来时,他还能不得了他所要得的东西么?他面上浮起了一个令人看到了毛发直竖的狞笑,道:“好,你们两人,使用降落伞跳下去!”
王俊道:“不,卫斯理,我们没有机会生还的。”
我沉声道:“王俊,你看不出如果我们不跳下去,他终于会放枪的么?”
王俊道:“如果他放枪,便会惊动机师。”
我道:“他会连机师一齐杀掉,然后自己驾驶飞机,你以为他会在乎多杀几个人么?”
王俊道:“你怎知他会驾驶飞机?”我叹了一口气,道:“你不明白他是何等样人,但是我明白,象他这样的人,会驾驶飞机,就象普通人驾驶汽车一样,我甚至可以说,他会驾驶潜艇!”
王俊向下望去,下面是一片黄沙,他的面色苍白得可怜,而我已取过了降落伞,抛了一具给他,道:“快背上,试试自己的运气吧!”
然后,我一面背上降落伞,一面向依格道:“依格,好朋友,我会记得你的,你高贵的品德,证明了你的确不愧是一个民族的领袖,希望我们以后还能够会面!”
依格面上的肌肉抽动着,眼中含着泪水。
这是我的最后一着棋了,我是希望依格会不带罗蒙诺到大庙的秘密祭室中去!而王俊是去过那七间秘密祭室的,如果我和他两人,在沙漠中脱身的话,我们仍可以在罗蒙诺未到秘密祭室之前,先他一步而发现我所要发现的东西!
看依格激动的情形,我的话已起了相当的作用。但是依格会不会在罗蒙诺的威胁之下屈服,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王俊这时,他已将降落伞结束定当,罗蒙诺大声道:“快跳下去!”
王俊的面色变白,回头向我望来。我以冷峻的语调对他道:“不要看我,看看你降落伞的掣,是不是灵活,跳出之后,见到我张开了伞,你才好拉掣!”
王俊苦笑着点了点头,我的背后,已感到了罗蒙诺手中手枪在顶着,我一伸手,几乎是将王俊推了出去一样,然后,我自己也涌身向机外跳去。
我似乎还听得机门关上的“砰”地一声,我心中在暗自好笑,我被人从飞机中赶了出来,生死难料,看来并没有什么可笑,但是因为罗蒙诺教授也上了我的当,我的笑,可以说是阿Q式的。
我和王俊两人,从机舱中跳了出来,除非在驾驶室中的正、副驾驶员全是瞎子,否则,是万无看不到我们之理的。
驾驶室的机师,一看到有人从飞机舱中跳了下去,当然会出来看个究竟的。
那么,机师还可以看到昏迷过去的埃及官员,和握着军用手枪,凶神恶煞也似的罗蒙诺教授!
当然,在手枪的指逼下,机师会继续工作,但着陆之后,罗蒙诺如何善后呢?这可以说是我手中的第一张“王牌”。
而我手中的第二张“王牌”,则是依格可能根本不肯为称他作“驴子”的人带路!
我手中有着两张“王牌”,然而必须我能够生还才有用,所以我立即收起了胡思乱想,凝神向下面看去,我跳伞的经验并不多,每一次跳伞,我都有这样的感觉:事实上是我的身子在迅速地下降,但是却象是整幅大地,旋转着、弯曲着,向我迎了上来一样!
我估计着我离开沙漠的高度,六百尺、五百尺、到达四百尺的高度时,我拉动了降落伞的掣,谢地谢地,降落伞张了开来。
我立即向前看去,王俊的降落伞,也顺利地张了开来,我又抬头向半空中看去,只见那架飞机在作十分危险的倾侧,但立即恢复了平稳,继续向前飞去。这证明我的料断不错,机师已经发现了罗蒙诺的本来面目,但他已屈服在那枝德国制的军用手枪之下了!
降落伞一张开来,刚才那种天旋地转的感觉,便立即消失了,那天并没有风,那是从高空降落的最好天气,使人有腾云驾雾的感觉。
在半空中飘荡了约摸十来分钟,我和王俊两人,相继地在沙漠之中,落了下来,我们在沙上打了几个滚,站了起来,扯脱了降落伞的绑带,王俊向我奔了过来,哭丧着脸,道:“你看,我们离沙漠的边缘,可能有好几百里远!”
我摇了摇头,道:“没有的,你不要灰心,只要我们不被毒蝎咬死的活,我们可以有充份的机会,离开沙漠,到达你工作地点。”
王俊叫道:“我要先回到开罗去!”
我冷冷地望着他,道:“在大酒店中,躺在柔软的床上,手中握着冰冻的威士忌,耳中听着锐耳的音乐,一个舒服的热水澡等等,是不是?”
王俊点头不已,道:“是的,是的。” 我两手沉重地放在他的肩上,道:“听着。
王俊,在沙漠中,你最好别想这些,如果你只管想那些的话,将使你失去步出沙漠的力量,你将会死在沙漠之中,变为一堆白骨!”
因为我的话,王俊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我放开了手,道,“你看看,从开罗到工地,大约有六百哩,飞机是采取直飞途径的,我们飞了大约四百哩,若是回开罗,要多走两百哩路程。”我一面说,一面在沙上画出简单地图来:“如果我们向前去,到工地,只要走两百哩就够了!”
王俊呻吟了一声,道:“两百哩!”
我鼓励他,道:“或许不到两百哩,只有一百七八十哩。”
王俊苦笑道:“江陵去扬州,三千三百三,已行三十里,仍有三千在!”他念完这首古诗,便怔怔地望着我。
我给他弄得啼笑皆非,王俊念这四句古诗,当然是在讽刺我,他以为一百八十哩和两百哩是差不多的,那自然是他的错误。
在沙漠中,两百哩就是两百哩,和一百九十九哩半都不同,你可以支撑了一百九十九哩半,但是到最后半哩时,你会以为自己仍在沙漠的中心,而丧失了继续坚持下去的意志,而倒毙在沙漠的边缘上。任何曾在大沙漠中旅行过,历过险的人都可以证明这一点的。
这时候,我当然不及去向王俊解释这些,因为我根本不想多开口。在接下来的两三天中,我们可能一滴水也得不到,多讲话有什么用处?
我们开始行走,向着工地的方向,也就是我要去的大庙的方向。
开始的时候,王俊还十分多话,他不断地埋怨,不断地询问罗蒙诺教授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但是我全不回答池,只是叫他住口。
大色黑了下来,我无法计算我究竟走了多远,我所唯一知道的,便是方向不错,只要向前走去,我们可以在后天,便到达工地了。而在这两大中,我们还有其他的希望,我们有希望被飞机发现,有希望遇上运输卒队,有希望被骑骆驼的阿拉伯人发现。
至少,我们还可以有希望发现一小片绿洲,那就是大不相同了。
王俊早就要休息了,是我拖着他,一直步行到半夜,才停了下来。到了晚上,沙漠的晚上冷得令人发抖,我们又找不到东西来生火,王俊的脸色灰白得简直已经和死人差不多了。
我坐着,也是一筹莫展的。周围的死寂,沙漠上的半夜,更是恐怖。更不说对于王俊和我,是毫无办法的等着天明。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