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龙就那样地向父王说了怎么被伍只妖抓去,不容许阿莲嫁给刘武

图片 1

图片 1
从前,有个刘家屯。屯子西头住着一户人家,只有娘俩。没有地可种,仅靠儿子刘武每天打柴换钱度日。刘武和屯子东头老李家的阿莲姑娘处的很好,都很喜欢对方,但是阿莲的父母嫌弃刘武家穷,不同意阿莲嫁给刘武。
  清明节这天,娘对刘武说:“儿子,你去给你爹上坟烧点儿纸。之后就歇一天吧。”
  刘武说:“娘,我给爹上完坟,还去打柴。”
  刘武到他爹坟上烧了冥币,磕三个头,就上山砍柴去了。
  刘武正在山上砍柴,突然刮起一阵大风,刮得树枝子“啪啦啪啦”的折断了不少。风一过去,一只九头鸟飞过来,爪子向打铁钩子似的,抓着一个姑娘。刘武仔细一看不是别人,正是阿莲。他急得心都要跳出来了,拿斧子照着九头鸟的中间的头就撇了过去,刚好打在九头鸟脖子上。九头鸟“嗷”的一声大叫,扑拉俩下翅膀飞走了。
  刘武捡起斧子,跟在九头鸟后面追,见他飞过的地方都有血迹。九头鸟已经飞的无影无踪了,他就循着血迹追了过去。走着走着,到了一个山崖坡下,有一颗大槐树,树下有个无底洞,黑咕隆咚看不见有多深,血迹到这里就没了。刘武想这一定就是九头鸟的老巢。
  九头鸟的洞穴非常陡峭,刘武转了几圈也下不去。四周看看,发现五里地外有个屯子,想找个帮手,就向屯子走去。在屯子里他遇见一个老大爷。他就问:“老大爷,有什么好办法能下到山崖坡下大洞里吗?”
  老大爷说:“小伙子,你不想要命了吗?!”
  刘武说:“我不怕,我必须下洞里去。九头鸟刚刚叼去一个人,我必须救她上来。”
  老大爷说:“那九头鸟的洞有九十九丈深,九头鸟非常凶狠,难以降服。屯子里有个张财主,外号“张扒皮”,他家里有一条长铁锁链,有一百丈长,得几个人才扛得动。你借他一次铁锁链,不给他白干一年长工他不会答应的。”
  刘武说:“那我也得救人!”
  刘武谢过老大爷,就去找张扒皮借铁锁链。张扒皮开始直摇头,不同意借刘武铁锁链。后来听说洞里有个姑娘,就说:“借你铁锁链可以,得签字画押给我当一年长工。”刘武只好答应,毕竟救人要紧。他签了字,画了押。
  刘武带着张扒皮家的长工们扛着铁锁链,张扒皮坐着轿子跟在后面,他们来到九头鸟的无底洞。铁锁链上头拴在大槐树上,系个铃铛,下头拴个大花筐,刘武坐着大花筐往洞里下。洞的四周乌漆麻黑的,他摸摸后腰里别的斧子还在。大约三炷香的时候,大花筐终于落了地。他隐约看一点灯光,顺着灯光走去,来到了九头鸟的老巢。阿莲正在烧水,她看见刘武进来,赶忙摆手不让他大声说话。阿莲小声说:“你先藏在门后,一会水开了我给九头鸟洗伤口,他睡着了你再下手杀他。”刘武点头躲在门后。
  不大一会,阿莲就把水烧开了。阿莲用木盆子盛上热水,试试水温不是很热。就端进屋里去,给九头鸟洗伤口,伤口洗好了,九头鸟舒舒服服的睡着了。阿莲轻轻咳嗽一声,刘武手握铁斧走进屋去,手起斧落,砍下九头鸟中间的头,九头鸟醒来,向刘武扑来,刘武手疾眼快,噗噗,噗噗,一连把九头鸟的九个头全都砍下来。九头鸟就像被宰了的小鸡一样,扑棱几下就死了。
  刘武把斧子别在后腰里,阿莲让刘武先坐在大花筐上去,刘武让阿莲先坐大花筐上去。他们让来让去,最后阿莲被刘武推进大花筐,他摇了一下铁锁链,洞口的人听见铃铛响,就往出拽铁锁链,大花筐开始向上升去。
  刘武在洞里等了一个时辰也不见大花筐再下来。原来张扒皮见大花筐里做个漂亮的姑娘就起了歹心,让长工们收了铁锁链和大花筐,用自己来时坐的轿子把阿莲抬回家,关在后院里。
  刘武等不到大花筐,知道张扒皮不可能救他上去了,就回到九头鸟的屋里,想坐着歇一会想想有什么办法出去。他发现墙上有条小蛇被钉子钉在那里,还留着眼泪。
  刘武就说:“兄弟你什么会被钉在这里呢?”
  小蛇说:“大哥,你把钉子拔了我就得救了。”
  刘武赶紧拔下钉子,小蛇跐溜地落在地上。忽地一下,刘武面前站着一个英俊少年。
小白龙就那样地向父王说了怎么被伍只妖抓去,不容许阿莲嫁给刘武。  少年说:“大哥,我也是被九头鸟捉来的,被他放在墙上,今天幸亏有你相救。你抱住我得腰,闭上眼睛。”
小白龙就那样地向父王说了怎么被伍只妖抓去,不容许阿莲嫁给刘武。  刘武抱住少年的要,闭上眼睛。就觉得耳边呼呼的风,过了好大一会儿。少年落在海边,只见少年一扬手臂,海水分出一条大道,他们手牵着手走了进去。原来,少年是龙子。龙子向龙王说明了刘武救他的事,龙王拿出山珍海味招待刘武。可是,刘武的心惦记着阿莲,吃啥啥不香,喝啥啥没味。依旧愁眉不展,龙子问刘武:“大哥有什么困难,告诉兄弟,看看有什么办法没有?”
  刘武就把阿莲被张扒皮困住,不救刘武上去的事说了。
  龙子说:“我父王会拿宝物谢你,你只要一个小小的葫芦,那是一个宝贝,缺什么管他要,他都会给你。千万不要贪心要别的东西。”
  三天后,龙王请刘武到龙宫的库房,说:“壮士喜欢什么就只管开口说,老夫一定答应。”
  刘武四下里找龙子说的宝葫芦,在一堆珠宝旁边看到那个小小的葫芦。刘武拿起葫芦说:“大王,我就要这个葫芦了。”
  龙王说:“这个破葫芦太寒酸了,我这有的是金银珠宝,随便你拿。”
小白龙就那样地向父王说了怎么被伍只妖抓去,不容许阿莲嫁给刘武。  刘武说:“谢谢大王好意,我就请大王把这葫芦送我就好。”
  龙王说:“壮士真是好眼力,这宝贝你要什么就给你什么,我说话算数,送给你了。”
小白龙就那样地向父王说了怎么被伍只妖抓去,不容许阿莲嫁给刘武。  龙子把刘武送到海岸边,依依不舍,刘武心里想着阿莲。急急忙忙的就和龙子分手了,他拿起葫芦说:“葫芦葫芦,我求你,一匹快马驮我到家里。”
  眨眼之间,一匹千里马出现在眼前,他骑上千里马,半天功夫就到了家里。老娘正在家里哭他呢,还以为他被什么野兽害了。
  刘武和娘一五一十的说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经过。娘说:“儿呀,那就赶快让阿莲回咱们家呗?”
  刘武说:“对呀,我怎么没想起来呢!”
小白龙就那样地向父王说了怎么被伍只妖抓去,不容许阿莲嫁给刘武。  他又对葫芦说:“葫芦葫芦,我求你,让那阿莲到家里。”
小白龙就那样地向父王说了怎么被伍只妖抓去,不容许阿莲嫁给刘武。小白龙就那样地向父王说了怎么被伍只妖抓去,不容许阿莲嫁给刘武。  忽地一下,阿莲出现在刘武的家里。阿莲和刘武高兴坏了,阿莲的父母听说阿莲在刘武家里,就找来要人。
小白龙就那样地向父王说了怎么被伍只妖抓去,不容许阿莲嫁给刘武。  他们说:“你们家这么穷,破草屋,没米没面,怎么养得起媳妇?”
  刘武被说的面红耳赤,可是心想不是有宝葫芦吗,求求他吧。刘武对着宝葫芦说:“葫芦葫芦,我求你,让我家人有米有面吃,住进大砖房里。”
  转眼之间,他们就已经人在大砖房里了,墙角堆满了几袋米和几代面。羞得阿莲的父母无言以对,也就答应这门亲事,很快刘武和阿莲就结婚了。刘武买了三亩地,平时耕田种地,闲时继续打柴换钱。
  张扒皮见阿莲不见了,也找不着。后来听说阿莲嫁给了刘武,刘武得了宝葫芦。就带着几个凶煞恶神般的家奴去刘武家抢宝葫芦。
  张扒皮对刘武说:“你已经签字画押要给我当一年的长工,你必须跟我回去,给我干一年的活。”
  刘武说:“你说我干一年的活值多少钱?我给你钱就是了。”
  张扒皮说:“一年工钱就值你那个宝葫芦的价钱,把宝葫芦给我,就算两清了。”
  刘武说:“宝葫芦是无价之宝,不能给你。只要你开个价,我可以给你钱。”
  张扒皮气汹汹地对家奴说:“他不给,咱们就抢!”
  张扒皮的家奴都扑过来抢刘武的宝葫芦。刘武急忙对宝葫芦说:“葫芦葫芦,我求你,快让这些强盗淹到大海里。”
  转眼之间,张扒皮和她的家奴就不见了,都落到大海里淹死了。
  从此,刘武和阿莲过着男耕女织的幸福生活。
  

从前,有一家人家,只有娘俩过日子,以打柴为生,儿子外号叫小米粥。快要年关,眼看着又揭不开锅了。小米粥对娘说:娘,我上山打柴去。娘只好泪汪汪地依了小米粥,叮嘱小米粥早去早回。儿子拿着斧头上山去了。
晌午时分,突然一块乌云盖来,马上天昏地暗,只见空中有个多头怪物抓着一年青女子腾云驾雾从头上飞过。小米粥抡起斧头往天上一丢,刷地砍下了魔鬼的一颗头,小米粥抡斧再砍时,魔鬼早己逃之夭夭了。顷刻,云开雾散,天又恢复了本来的晴朗样子。
小米粥以为很希奇,只怕天晚集散柴卖不着钱,也就没顾得太多。当小米粥把柴挑到集上时,忽见人山人海地看通告。小米粥挤过去一打探:本来郡守的女儿失踪了,通告上说只要谁把郡守的女儿找回来,郡守的女儿就嫁给谁。
郡守的女儿香文君不光是个美人,仍是天下有名的才女呢。小米粥回想在山上看到的那个魔鬼和女子,心里有了点普,就上去就把通告撕了下来。
衙门里的差役对他说,若找不回香文君小姐可就犯了敲诈罪,不光要坐牢,还要砍头的。
小米粥拍拍胸脯说不怕,便领着一些人上了山,顺着血迹找去。不一会儿,血迹不见了,发现了一块很大很大的石盖。众人一使劲,便把石盖推到一边,露出一个黑乎乎的洞口。
一起上来的人都不敢下去,只有小米粥胆量最大。他让其他人用一个筐和一根绳子把他送下洞去。
小米粥下到洞底,洞底暗得伸手不见五指,他只好探索着朝前走。终于,发现了亮光,他就朝着亮光走去,走到跟前,见有座小屋。隔门望去,只见那个多头魔鬼躺坐在那边,身边有一个漂亮的年青女子正为他包扎伤口。女子一转头,发现了小米粥,立即闪到屋外,把他藏到漆黑里。
小米粥问她:你是香文君吗? 女子点点头。又问他:为什么来这里?
小米粥说:来救你。
香文君不由流出眼泪,告诉小米粥说:洞里住着的是九头妖。抢我时被一个砍柴的人砍去了一个头,现在还剩八个。
小米粥立即说:我就是那个砍柴的。
香文君是钦佩,又接着说:这九头妖着实厉害,你怕是治不了他。
小米粥说:我既敢下洞来,就能治它。
香文君见小米粥如此有胆气,也刮目相看,就说:你要小心!这九头妖越是睡着了眼睛才是睁得越大的!你要趁它睁大眼晴时杀掉它。它的头砍下来后必需踢出七步远,否则的话,头会从新长上,再长上可就没法治它了。
小米粥记在心里,满身是胆地盯着九头妖。不一会儿,九头妖果真把眼睛睁得大大的了。于是,小米粥就一个飞跃跨过去,咔嚓砍下一个头来,踢出七步;咔嚓砍下一个头来,再踢出七步一口吻砍掉七个头,踢出去了七个头。
当他砍下九头妖的第八颗头时,就累倒了,踢出去的气力都没有。香文君跑过来把九头妖的最后一个头踢出去了七步远,终于他两个人除去了九头妖。
小米粥把香文君领到洞口下,让她坐在筐里先上去。香文君不依,非要救命恩人先上。两人推来推去,最后仍是香文君流着眼泪承诺先上洞去,并从手腕上摘下一支玉镯留给他,然后坐在筐里被洞上的人拉了出去。
香文君一出洞,受不了耀眼的阳光,就晕过去了。那些一起来的人都不是好人,把洞口用大石头挡住,自己抬着香文君回去了,对郡守说是他们救的人。
小米粥在洞下,一边恨那些人太没良知,又记挂着老母亲没饭吃,钱怨万恨,千挂万念,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他又回到砍妖怪的房子,只有这里另有一盏油灯,但是很快也会熄灭了。他正想着漂亮的香文君姑娘,这时突然发现,一面墙上钉着一条小白龙在朝他掉眼泪。他没有多想,就把钉子拔下来,将白龙从墙上救了下来。小白龙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变成了一个白面墨客。
墨客说:我本是汉水龙王的小儿子,被九头妖抓来钉在墙上。多亏恩人相救,就让咱们拜为兄弟吧,你为兄,我为弟。墨客说着跪倒在地。
小米粥赶忙把墨客扶起,说:我情愿与你拜成兄弟。只是出不了洞,这里又没吃没喝,咱们有几许天好活了。
墨客说:哥哥怎么忘?我本是一条小白龙啊。只要等到二月初二龙抬头的那天,我们就能出洞。
据说有了出去的措施,小米粥心里才轻微好过一点。
没吃的,就吃九头妖的肉,没喝的,就喝九头妖的血。闲着没事的时候,小米粥就像小白龙讨教诗书礼乐。说来也怪,小米粥本来的记性不是很好,可此刻小白龙说什么就记着什么,连小白龙都连夸兄长真是天才啊!小米粥想大概是吃喝了魔鬼血肉的缘故。
终于到了二月二这天,小白龙对说:哥哥拽着我的衣服,闭着眼睛,我不让睁眼你万万别睁眼。小米粥点头承诺。当他把眼睛闭上,只听耳边震天动地轰的一声,不多时,小白龙让他睁眼一看,已站在洞外。
小白龙就邀请他到汉水龙宫去。小米粥从没去过,就承诺去看看。
汉水龙王见儿子回来,很兴奋。小白龙就如此这般地向父王说了怎么被九头妖抓去,又怎么被小米粥救了出来。龙王很是谢谢小米粥,又收小米粥为干儿子,好洒好菜接待,并领着他观光了龙宫龙殿。
虽然有吃有喝有玩,可小米粥心事重重,记挂家里。有一天,小白龙告诉小米粥:你要想家你就走吧。你走时父王肯定会送你宝物,你不要另外,就要他的宝葫芦。
果真,当他告诉龙王想回家去时,龙王果然问他:干儿,送你颗珍珠好吗?他摇摇头。
龙王又问:干儿,就送你一串玛瑙? 他仍是摇头。龙王问:你到底想要什么?
他说:父王,我要你的宝葫芦。
龙王一听真有点不舍得。小白龙就在一边讨情:父王,没有你这个干儿子,你的亲儿还被锁在无底洞里,你就把宝葫芦送给他吧。海龙王就把宝葫芦送给了小米粥。
这天,小白龙把哥送离了汉水,并教会了他宝葫芦的用法,一切交待好后,只据说完改日再见小白龙便不见了。
辞别龙弟小米粥就急忙赶路。走着走着,肚里饿了,他就说:丫丫葫芦好宝,给我一盘菜一壶酒一碗热干面。话刚说完,他眼前果真呈现了一盘菜一壶酒一碗热干面。吃饱喝足后他又赶路。走着走着,突然感到很累了。他就又说:丫丫葫芦好宝。给我一头小毛驴。话刚说完,面前果真有了头小毛驴。他骑着毛驴,跑得很快。赶回家一看,娘已哭瞎了眼。他就说:丫丫葫芦好宝,给俺药,给娘治好眼睛。他的手里真的变出了药水。他把药水点到娘的眼里,娘的眼睛立即从新瞥见了。
他跟娘乐乐和和过了些日子,就听着郡守为选婿的事乱成了一团粥。本来想好事的人实在太多,只因没有玉镯相对,一个也没成。
这日,打柴郎来到郡守府,献上玉镯,郡守一见献玉镯的人职位低贱,就想赖账。不想香文君小姐答复父亲:言必信。言而不信,您怎么教养一方剂民?我也不想做言而无信之人。
郡守哑口无言,就实现了信誉,招小米粥进府好好接待。一番言语之后,发现小米粥并不像看起来那么低贱,而是彬彬有礼,言语的当,满腹才学。郡守很是满足,第二天就为小米粥和香文君举办了婚礼。

九头妖传奇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从前,有一家人家,只有娘俩过日子,以打柴为生,儿子绰号叫小米粥。将近年关,眼看着又揭不开锅了。小米粥对娘说:“娘,我上山打柴去。”娘只好泪汪汪地依了小米粥,嘱咐小米粥早去早回。儿子拿着斧头上山去了。

晌午时分,忽然一块乌云盖来,顿时天昏地暗,只见空中有个多头怪物抓着一年轻女子腾云驾雾从头上飞过。小米粥抡起斧头往天上一丢,“刷”地砍下了妖怪的一颗头,小米粥抡斧再砍时,妖怪早己逃之夭夭了。霎时,云开雾散,天又恢复了原来的晴朗样子。

小米粥觉得很奇怪,只怕天晚集散柴卖不着钱,也就没顾得太多。当小米粥把柴挑到集上时,忽见人山人海地看告示。小米粥挤过去一打听:原来郡守的女儿失踪了,告示上说只要谁把郡守的女儿找回来,郡守的女儿就嫁给谁。

郡守的女儿香文君不光是个美女,还是全国有名的才女呢。小米粥回忆在山上看到的那个妖怪和女子,心里有了点普,就上去就把告示撕了下来。

衙门里的差役对他说,若找不回香文君小姐可就犯了欺诈罪,不光要坐牢,还要砍头的。

小米粥拍拍胸脯说不怕,便领着一些人上了山,顺着血迹找去。不一会儿,血迹不见了,发现了一块很大很大的石盖。众人一使劲,便把石盖推到一边,露出一个黑乎乎的洞口。

一起上来的人都不敢下去,只有小米粥胆子最大。他让其他人用一个筐和一根绳子把他送下洞去。

小米粥下到洞底,洞底暗得伸手不见五指,他只好摸索着朝前走。终于,发现了亮光,他就朝着亮光走去,走到跟前,见有座小屋。隔门望去,只见那个多头妖怪躺坐在那里,身边有一个美丽的年轻女子正为他包扎伤口。女子一回头,发现了小米粥,连忙闪到屋外,把他藏到黑暗里。

小米粥问她:“你是香文君吗?”

女子点点头。又问他:“为什么来这里?”

小米粥说:“来救你。”

香文君不由流出眼泪,告诉小米粥说:“洞里住着的是九头妖。抢我时被一个砍柴的人砍去了一个头,如今还剩八个。”

小米粥连忙说:“我就是那个砍柴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