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我也想早点下班回家,同事小王请她吃饭

图片 1

  一年一度的单位考核又开始了,我想,不用给他们一一打招呼,你们一定会每人选我一票。因为我总觉得他们是我的朋友,他们一定理解我要求进步的心。
  “小王,来帮我把这个表格填写一下,都是我们单位的常规数据,你动动指头的事情。你看谁叫我们是朋友。”刘姐每一次手里有表格总是这样说。
  “好的,我一会忙完手里的活就给您填写。”我也总是爽快的答应。
  “小王,你多加一会班,帮我把这个文件修改一下,回头我请你吃饭,算是给您补的加班费,你看谁叫我们是朋友。”办公室里老张临下班的时候安排我。
  “好的。”我又一次答应下来,尽管我也想早点下班回家。
  “小王,老李的儿子结婚,我有事去不了,你给我把份子钱补上,回头我给你,因为我们是朋友,我相信你。”孙小妹一天给我打电话。
  就这样,我成了大家的朋友,谁有事只要给我说一声,打个招呼,我就尽量满足大家的要求,让他们满意,因为我总觉得,自己年轻,多做点事情也没什么,再说了大家在一起上班,应该是朋友。天长日久,日久天长,自己手里的活越来越多,可是感觉自己也越来越孤单了。
  “马上单位就要人事考核了,被评上优秀的人,要晋升一级工资,大家都要努力加油!”素有办公室小喇叭称号的老苗刚上班就嚷嚷道。
  “还用说啊,一定是我们办公室小王的,你看小王同志,早出晚归,工作认真负责,积极肯干,不怕苦,不怕累的,每天像个老黄牛似的,不用说我们也选小王。”快嘴李姐说。
  我笑笑,没有言语什么但是心里美滋滋的,我觉得大家都是我的朋友,我所做的付出的努力就是这样的,报酬理应也是我的。
  “明天上级领导就来咱单位考核了,小王你努力工作,我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可是有些事情不是顺理成章的,你……”对坐的老聂支支吾吾的提醒我。
  嘿嘿,我不好意思,我觉得大家是朋友,朋友都应该相互帮忙的,就像我平日给大家帮忙做事,关键的时候大家也应该给我帮忙。尽管我也想给大家提个醒,让大家明天选我一票。
  考核评选的日子终于来了,我和同事们按照要求早早地来到会议室等候,不知道怎么了,大家都显得不像平时那么热情,就连办公室最活泼的豆豆也似乎有了心事。说真的,这一次的考核对于我们这些即将转正的公务员,大家的每一票都关系着我们的饭碗,我们不祈求涨多少工资,我们只想留住我们今后的饭碗,让我们自己有一份工作,回报一下父母和家人的对我们这些年的付出,实现自己的价值。
  “小王,不能选你,因为老庞一周前都给我打招呼了,我和他也是多年的朋友,况且我们一个科室多年了。”李哥划票的时候偷偷嘀咕道。
  “我不能选你小王,老张是我的上司,没有他经常的关照,我早就……”小红看着我,一脸的不好意思。
  小王,我不能选你,因为……我只是前后左右看看,什么有没有说。
  “今天我们按照上级领导的要求,来我们单位做一年一度的考核工作,我们的这一次原则是:一年来工作积极进取,思路开阔,乐于奉献……”领导在上面宣布着规则,我耳边响起的是平日里我为他们服务的时候,那种清澈的双眸里流露出的我们是朋友的眼神!
  

图片 1

屈指算来,我在基层当副乡长已经五年了,在同事们眼里,我是论政绩有政绩,论文凭有文凭,不少同事都劝我私下里活动一下,只要我肯下血本,转正那是早晚的事儿。
  
这样的话听多了,夜里想家想老婆的时候,我也琢磨:同事们的话都有道理,从政绩上说,这些年,我年年获得优秀公务员称号。在三位副乡长中,老张同志已经五十多岁了,他只有中专学历,早已过了被提拔的年龄;老李同志虽然比我小两岁,但他才干副乡长一年,工作经验不足,政绩一般。
  
有想法就要行动。和妻子达成一致意见后,我把我的工资本交给了妻子:积攒到春节时,咱俩的工资一并拿出来给领导进贡。
  
元旦后上班第一天,同事小张见到我就笑了:“赵乡长,中午有空?我请客。”
   “有事儿尽管说,只要是我职权范围内的事儿。”
  
“请你吃个饭,还非得有事儿不成?说定了,下班时我来叫你。”小张说完,转身忙工作去了。
  
走进办公室,才发现秘书小王早就把我办公室收拾得干干净净,看我进来了,秘书小王兴奋地告诉我:“赵乡长,今天可能是你在这儿办公的最后一天,明天,也许是明天,你就不是这屋的主人了。”
   “咋了?”我反问:“难道我被免职不成?”
   “是提拔!”小王依然兴奋。
   “听谁说的?我咋不知道?”我有些不相信。
  
小王凑我面前,小声说:“我有个女同学在县委文印室,昨天晚上,她给我打电话,问我是不是咱单位有个叫赵付友的副乡长,我说有啊。她又说,县委准备提拔他当正乡长哩,县委办公室的任命文件草稿已经送过来打印了,估计这几天就要下发到各基层单位。”
   听小王一说,我感觉心里踏实了许多。
   送走小王,我急忙打电话问妻子:“让你积攒的工资你送给领导了?”
   “没有啊。”妻子疑惑起来,“咋了?你不是说春节前用吗?”
  
我小声地告诉她:“钱还没给人家?我咋听说上级领导提拔我当乡长的文件草稿就拟好了?”
   “这好啊,说明现在的领导不都是贪官。慧眼识英才。”
   “但愿如此——”放下电话,我兴奋了好一阵子。
  
消息很快在单位传开了。上午10点,我去找书记汇报工作,书记和气地笑笑:“以后咱俩就成搭档了。”从书记办公室出来,正好碰到乡长,我还没伸出手,乡长却提前握住了我的手:“好好干吧。”
  
听说同事小张中午要吃我吃饭了,几位同事也先后找上门来:“赵乡长,晚上有空呗?我请客。”我连忙摆手:“谢谢,谢谢。”
  
第二天刚上班,秘书小李就通知大家:“刚才,县委来电话,今天上午9点。县委派人来宣布有关人事调整事项,请大家不要远走。”
  
9点整,县委领导的小轿车径直开到了我们单位大院。主席台上,书记和乡长分别坐在了两位县委领导的两侧。书记致辞后,乡长宣布大会开始。坐在主席台中间的一位领导指指身边的一位随从说:根据工作需要,赵付友同志从市里下派到咱们乡任副乡长,代理乡长,正科级,其任命程序将依法按照基层人民代表大会的选举程序进行……
  
听到这里,我身边的几位同事不约而同地扭脸看看我。此时此刻,我再也坐不住了:他奶奶的,太忽悠人了不是,新到任的乡长居然和我同名同姓呢!?
  

张新刚到了一家公司,部门领导很照顾她,就连同事也对她很好,她觉得能进这样的公司,能和这样的同事一起共事自己非常幸运。

有一天,同事小王请她吃饭,盛情难却,她就去了。在聊天时,小王说了部门领导微微的很多坏话。张新刚来公司不到两个月,她虽然不能看出每个人的人品,一起工作的这段时间,对领导微微还是有那么点了解。觉得从表面看微微还是不错的。小王呢,虽然好叨叨,但是人也不错。

小王知道张新家庭条件不太好,隔三岔五的给张新东西。张新无以回报,想,小王对我这么好,现在我没有什么可以给她,但是以后小王有事赴汤蹈火,我也在所不辞。

这一来二去的,张新和小王,关系突飞猛进,已经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张新想,和这样的同事共事,真是上天对她的眷顾。

小王知道张新的孩子喜欢喝饮料。

一天小王对张新说:“我家老李单位刚刚发了一些饮料,赶明天我给你带点来,哦,不行。明天我出差两天,回来后我给你带来。”

这时候张新更是感动的不知道说啥好。在回家的路上,张新想:自己长到快三十了,除了父母,老公对自己这么好,还真没人对自己这么好过。想着想着,感动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回家后。张新跟老公聊起此事。老公也觉得小王人不错,可交。

对张新说:”既然你说小王这么好,你好好对人家,有啥事让咱帮忙的,咱也要不惜力气。“

张新点头表示同意。

当时小王跟张新约好。到时候把饮料带来,就不拿到楼上去了。让其他同事看到不好。

出差回来.小王由于来的匆忙,忘了带。

她偷偷的给张新说:“明天我给你带来,这事你就别跟别人说了。”

张新点头答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