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他没有过多的问司徒处长,林卓像是想起些什么

图片 1

摘要:
这日,南宫鹰把公署里所有的事情都办妥了,无所事事,看着外面的雨淫雨霏霏,慢慢地就想起了他的家乡上海,想着夏季却到郢中来看雨,其实上海的雨更好,因为有带着咸味的气息而非这里淡淡的感觉。看着看着就倦意来袭

陈浩还想再说点什么,可是,扭头看见自家兄弟那么的安静……带着点儿冷漠,有点可怕。。。打住上前招惹他的想法,默默端起自己的小碗吃着饭,滴流着眼珠子忽闪忽闪的看着林卓。

图片 1

这日,南宫鹰把公署里所有的事情都办妥了,无所事事,看着外面的雨——淫雨霏霏,慢慢地就想起了他的家乡上海,想着夏季却到郢中来看雨,其实上海的雨更好,因为有带着咸味的气息而非这里淡淡的感觉。看着看着就倦意来袭。索性就躺在窗户旁边的沙发睡下了,外面是雨打芭蕉。就在他刚刚睡下的时候,他梦见了自己在一场激烈的枪战中。忽然一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了他,电话那头是司徒处长;“南宫啊,你赶快带着你总务处的兄弟们去灞上镇,记得每人至少两把冲锋枪和一把手枪以及六七颗手雷,去支援卓阿鲁去,到哪里,一切听从卓队长安排。”

林卓像放空了样。眼睛里藏着颓然与后悔,端端正正的模样让人生不起气来。想起了以前的旧事,苦笑。原来,到现在那人还不肯原谅自己么?这要怎么办才好呢?怎么办才能让他的小同桌回到他的身边?真的是个很纠结的问题呀。然后,眼神像是剑般射到陈浩身上!仿佛把他剥脱了骨血才肯善罢甘休!此时地陈浩已经意识到不好,腾地站起,却还是被叫住了。林卓转了转手腕,带着点咬牙切齿的味道:“陈浩。兄弟啊!今儿个这事要怎样解决啊!”陈浩猫着身子,笑得一脸的委屈样:“我这,我这不是帮你问一下人姑娘家吗?我哪儿知道这姑娘这么乖巧啊!说不喜欢还真不喜欢!那啥儿,兄弟,我没什么不好的意思啊!我就是觉得,人不喜欢你要不咱放弃得了!这样好受些!”他看着林卓的脸越来越黑,知道自己又说了不该说的话,在心里狠狠地扇了自己俩儿大耳瓜子。果然不会安慰人啊!“你就如此肯定我追不到?”林卓留下个意味深长地眼神给陈浩。然后特潇洒地离开了餐厅。

【队长办公室】

队长:刘大!我派你和小赫保护咱们司令部的全部档案,你作为一个副队长,这是你的职责。三年才轮一次咱们队看守呀,你俩就给我这样弄丢了!你让我现在怎么和黄处长解释,你说说看!

刘大:对不起队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丢掉,那个那啥…你能不能和黄处长求求情。

队长:尽量吧,黄处长毕竟是我师父,你先给我解释清楚再说。你把赫兹叫过来,咱们开个小会,好好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赫兹:队长…

队长:你俩现在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吗?谁偷的?多会儿偷的?你俩谁的责任?

刘大:队长,听说盗贼是在我和小赫换班时候潜入基地的,证明他熟悉时间,说不定就是咱们司令部的人。

赫兹:队长……我可能知道的比你们多一点,那个,嗯…我要说吗?

队长:废话,我和副队长在这儿绕了半天,就等一点消息呢!

赫兹:其实我们开始看守的第二个月,我就知道档案要失窃。那时赫华就和我说他想乘着咱们白虎队看守的时候去偷,我还以为他是在和我开玩笑,后来档案失窃以后,我就去问他,他也承认了…

刘大:那你为啥不早说,信不信我一巴掌呼死你。你早就知道结果了,为什么不给我和队长汇报,你是不是不想干了,你这一下包庇,所有白虎队的兄弟都得挨骂你懂吗,你太……

队长:行啦行啦,都别说啦,赫兹你的意思是你弟弟早就和你说了,你早就知道。

赫兹:嗯……对不起队长,你懂的,我…真的没有勇气把我弟告了,要是黄处长下达什么惩罚,你就说是我一个人负责的,别说刘哥。

队长:我看吧,黄处长打来电话了,我接一下,你们都别说话。

黄处长:你们白虎队太过分了吧,亏你们还是连续三年优秀特种队伍获得者呢,你作为队长是不是得负点责任。

队长:是是是,师父,我负全部责任。

黄处长:十分钟后立刻到我办公室,你们给我等着。

【黄处长办公室】

队长:师父…对不…

黄处长:别说了,我这次必须要好好收拾一下你们队。你们队是我一手培养起的全省最优秀的队伍,看看你们现在军心涣散成什么了。

队长:是是是…

黄处长:这次你们队谁负责这件事

队长:… 我,是我

黄处长:就你一个人?

队长:嗯,我觉得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所以就亲自负责了,没想到还是这样的结果…

黄处长:知道是谁偷的吗?

队长:赫华

黄处长:赫华?你们队赫兹的弟弟?他知道吗?

队长:我自己查的,赫兹完全不知道,是赫华一手干的。

黄处长:你确定就你一个人负责?

队长:嗯,我也愿接受全部惩罚,师父。

黄处长:还好意思叫我师父,你真是不让我省心哈

队长:给您添麻烦了

黄处长:你给我添麻烦的事多的去了。你先回去吧,我跟上面汇报一下,一会我给你打电话,你再来一下,让队员们也来。

队长:是!

【白虎队休息室】

赫兹:队长,黄处长说什么了?

队长:刚才黄处长问我谁负责的这件事,我想了想这事和副队长没什么关系,你又受着伤,不能再受罚了,我就和黄处长说是我负责的…

赫兹:啊?那和你也没什么关系呀?

队长:没事了没事了,你去休息吧,一会黄处长给我再打电话,你们陪我去一下。

赫兹:不是……黄处长罚你什么了?

队长:还没说,黄处长是我以前的师父,他不会重罚我的,你放心吧。

赫兹:对不起,对不起队长,我…

队长:好啦,别难过啦。再说了,其实这件事也不能怪你,毕竟是在你和你刘哥换班时候失窃的,不怪你,你别太自责。

赫兹:队长,你怕处长下达什么重罚吗?

队长:嗯……怕,但是我们无论遇到什么事还是要坚持面对,不是吗?害怕是没有用的。

赫兹:嗯。队长,我是觉得……你为什么要说你自己呢…

队长:行啦,别太自责啊!

刘大:队长,我觉得这件事黄处长不可能就这么善罢甘休。档案没了,要是不追踪回来,今年咱们全司令部上上下下十几万人都参加不了省里烈风杯的评选,这责任黄处长也担不了。

队长:是呀,不过没事,既然咱们知道是谁偷的,那找起来就有眉目了,不过,赫兹,你确定是赫华干的吗?

赫兹:我确定,赫华的事就交给我了。

队长:那假如处长问起来我们下一步的打算,我敢说我们一定可以搞定盗贼吗?

赫兹:敢!这小兔崽子我没问题能搞定他。

队长:嗯…黄处长来电话了。

赫兹:我出去一下

队长:好

黄处长:我告诉你,你算是玩儿完了

队长:我……

黄处长;你不是说你确定盗贼是赫华吗,嫁祸是吧,你们队都内讧了,还包庇!

队长:不是…到底怎么了?

黄处长:还装傻,刚才你们队赫兹给我写信了,就刚才,他说是他做的,这你怎么解释?

队长:赫兹?不可能!他刚刚还在我旁边呢。

黄处长:这就是你的事了,笔记都一样,完全没有模仿的痕迹,你自己看吧,解决不了这件事,你们队就散了吧。你也不用来了,不想见到你。

队长:不可能!师父,你给我五天时间,我一定查他个水落石出。

刘大:怎么了队长,出什么事了?

队长:黄处长说赫兹刚刚给他写信,坦白说是他自己干的,问题是刚刚赫兹一直在我身边,我也搞不清楚了。

刘大:冒名顶替?

队长:不知道,查吧。

刘大:怎么查?从哪儿下手?从谁开始?

队长:赫兹

刘大:队长,你不会怀疑小赫吧?自咱们队建队以来,赫兹比我都忠心,要他叛变可是比登天都难。

队长:我不是说他叛变,我只是觉得他知道的远远不止这些。其实刚开始我就有点觉得不对劲,现在黄处长和我说了这些,我觉得我的猜测是正确的。赫兹一定瞒了我们什么。赫兹人呢?

刘大:不知道,刚才你打电话的时候赫兹就出去了,现在都没回来,也没告我他要干什么。

队长:好吧,正好称他不在,咱们开个小会,快召集兄弟们。

刘大:要是赫兹回来怎么办?

队长:绑起来,和他摊牌。

刘大:队长,毕竟这么多年兄弟,做得太绝也不好吧,而且咱们现在也没有确切证据,先暗中操作吧。

队长:来不及了,我只有五天时间,他和赫华是唯我唯二的线索,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幸苦一手培育的全省最好的特种兵队伍就这么解散,更不能眼睁睁看着让黑骑队就这么抢了咱们的第一。我认为你作为白虎队副队长也不想看到吧。

刘大:好,听你的,我召集兄弟们去会议室开会。

【会议室】

队长:最近发生的事大家应该都听说了吧。

所有人:听说了

队长:董毅,你作为咱们队的信息分析员,你有什么建议吗?

董毅:有是有,不过我想说,赫哥在门口呢。

队长:岂凯,东强,你俩把他给我绑过来

岂凯:绑?您确定是用这个动作?

队长:敢不听我的命令是吧,要不把你也绑了?

岂凯:不不不,我是觉得,是不是有点粗暴了…

队长:你一大男人家话怎么那么多呢,能不能学学人家东强,话少活多。

岂凯:是,走吧东强。

【大门外】

东强:小赫,对不起了,队长让我们把你绑回去,你到底干啥了呀?

赫兹:绑回去?你确定是绑?

东强:嗯,小赫你就配合一下,不然队长又要骂我们了。

赫兹:好吧,我伸开手,你们绑吧。对了,你们要把我绑到哪?

岂凯:会议室

【会议室】

强东:报告,队长,人我们带回来了。

队长一把揪起赫兹的衣领,恶狠狠的说:你知道我们在干嘛吗?料到你也不知道,那我就告诉你,我们在开会,在开属于我们白虎队的会。你为什么要走,去哪了,什么时候出去连目的地都不用汇报了?你是不是心虚了?是不是心里有鬼?给我老实交代,整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希望你不要辜负兄弟们这么多年来对你的照顾和我对你得期望。

赫兹愣了一下,随即又镇定过来:队长,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难道你怀疑我了?黄处长到底和你说了些什么啊?

队长:好,那我就直问你,你是不是自守自盗了。还有,你刚才去了哪?

赫兹:这…好吧,我实话告诉你吧,我刚才出去给我弟打电话了,准确的说是他给我打电话了,他问我是不是已经暴露他了,我说是的。但是在他告诉了我他盗窃档案背后的秘密后,我改变了主意。我不会帮你们捉拿赫华归案了,我要帮他。

刘大:为什么!

赫兹:因为他是我亲弟弟,谁都无法替代。

队长:也就是说你要叛变了。

赫兹:没错,不过也不算是叛变,我必须辞职以后才能走。

董毅:好,亏我叫了你十六年哥,只要你辞职报告一交,你赫兹和我从此是陌路人。

队长:董毅,这还轮不到你说话呢。赫兹,这是你自己的决定,我们都无法干涉,不过请你考虑好,一旦你退出白虎队,没有特殊功劳,是不可能再进来了。

赫兹:这件事在我说这句话之前我就想好了。

队长:那你可以要开始写辞职报告了,只要你告诉我他盗窃档案背后的秘密到底是什么,我和副队长都会给你签字的。

赫兹:我不会告诉你的,假如你们不给我签字,我会起诉你们的。

队长:好,军事法庭上见,岂凯,东强,把他押进咱们队的监狱,继续开会。

刘大:队长,你第六感真准哈,以后我们都不敢做亏心事儿了。

队长:来,咱们白虎队的兄弟们言归正传。既然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我们就得加大力度,一会等岂凯和东强回来我现在来分配一下未来四天的工作。

岂凯.东强:报告!

队长:回来的正是时候,我分配一下工作:刘大,岂凯(到!)你们任务很简单,看好赫兹,找好律师,在他没告诉咱们那个“背后的秘密”之前,不能让他辞职成功。东强,董毅(到!)你们两个负责待在我身边,随叫随到。胡鹏,康潜,陈瑶,张梁(到!)你们四个人任务比较重,你们负责不惜一切代价搜集证据,准备正式告发赫华,要是赫兹有问题,也别手软,别忘了是他先背叛咱们的。另外,我强调一点,你们的任务务必在未来四天内结束,否则下场就是咱们队要解散,你们自己掂量。好了,胡鹏,康潜,陈瑶,张梁你们四个人留下,其他人散会。

队长:你们四个人,将组成白虎队临时行动小组,陈瑶有这类经验,担任组长,在这执行任务的四天内,大家都听陈瑶的。陈瑶,如果你又不懂的地方,即时问我,即使我解答不了,也是我们一起商量,事先没有说过的,不允许你擅作主张,我不希望出现第二个赫兹,明白吗?

陈瑶:明白!请队长放心。

队长:好啦,你们也走吧。

【白虎队队长副队长休息室】

队长:刘儿,你说赫兹说的“背后的秘密”到底是什么呀,这会不会是一条极其重要的线索?

刘大:你别太紧张,往往一个案子的线索都不止一个呀。不过我也有个第六感,赫兹被赫华骗了。

队长:要真是这样,这事就复杂了,我们就更不能给赫兹签字了。

刘大:哎,就算咱们不让赫兹走,咱们总得告发赫华吧,这会让赫兹对咱们怀恨在心的,留在队里迟早是个祸害啊!

队长:你说的也对,那我们就只剩最后一个办法了。

刘大:什么?

队长:让赫兹亲手杀了赫华。

刘大:明杀?暗杀?

队长:还没想好…

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第二天】【白虎队休息室】

队长:临时行动小组,进展如何?

陈瑶:报告队长,进展不多,但是我们发现了这件事赫华的一个漏洞,我想这个漏洞可以给我们一些思路。

队长:什么漏洞?

陈瑶:让康潜说吧

康潜:是这样的,这件事传的纷纷扬扬,全司令部上下的人都知道了,何况与他有关,赫华不可能不知道,但是,你没发现吗?从始至终一直是赫兹当这个我们与赫华间的传话人,而当事人赫华并没有露面,他不着急吗,他不紧张吗?赫华他不是神仙,这要不是赫华干的,他早就出来澄清了,但他一直没有说,所以初步断定一定是他。重点不在这儿,他一直缠着赫兹,可见早有预谋想拖赫兹下水,所以整件事与赫兹是没有关系的。既然与赫兹没有关系,赫华告诉赫兹的所谓的“背后的秘密”不可能是真的,所以我们临时行动小组简单商议后,不建议和赫兹上法庭打官司,这也有可能是赫华计划中的一部分,这样不仅浪费我们的调查事件,还对我们没有任何益处,也为赫华赢得了一些时间。

张梁:哇,条理好清晰呀,给小康鼓个掌。

胡鹏:你给我闭嘴,没个正经。

队长:那难道我们就给他签了字,让他去受骗?

陈瑶:当然不是,并不是只有赫华才能利用赫兹,我们也能,别忘了在你们没签字之前,赫兹还是我们的人。咱们可以利用赫兹,让赫华乖乖自己来到咱们白虎队的地盘。

队长:我们应该怎么做?

陈瑶:改变你们的签字条件,比起“告密”和打官司,赫兹一定更喜欢带赫华来一趟这种对他来说易如反掌的好事,等他们一来,我们分成四个四个绑住他们,队长你负责审问。

队长:他们兄弟俩又不傻。

刘大:可以试试嘛!

队长:好吧,我现在就给赫兹打电话。

刘大:他就在咱们监狱呢

队长:那我也打电话,不想见他

(电话)队长:赫兹,是我,队长

赫兹:怎么了,要把我放出去了还是想通不打官司给我签字了

队长:嗯…都有,我们想改变签字条件。

赫兹:改什么,真麻烦!

队长:我们把你释放,也不用你“告密”了,我们请求你能不能带着赫华来一趟,一见赫华,我们立刻签字。

赫兹:成交!多会放我,我多会带他去?

队长:一会就放了你,只要你写完辞职报告,今天下午就可以带他来,越早越好吧。

赫兹:现在就放了我,我今天下午三点半带着赫华来找你们。

刘大:哎,他还真挺傻。

队长:也别高兴的太早,要真像他们分析的赫华那样,他是不一定会和赫兹来的。

陈瑶:那怎么办?

队长,着急不得呀,先放了他。下午三点半,等着吧。

【门口】

咚咚咚(敲门声)赫兹:开门,我带着赫华来赴约了。

队长:董毅,看一下再开门。是他们两个吗?

董毅:是,没问题。

队长:刘大,岂凯,东强,董毅负责赫兹,陈瑶,康潜,张梁,胡鹏负责赫华,看我手势行事。

赫兹:快开门呀,你们都聋啦。

队长:来啦。

门缓缓地打开,赫兹和赫华缓缓走了进来,后面还有一个人——黄处长。原本准备绑住赫兹赫华的队员们都愣在了哪里,看看队长,不知该怎么办了。

队长:师父,您怎么也来了?有什么事吗?

黄处长:没什么事,我就是看看这两个嫌犯手拉着手来白虎队要干什么?

队长:不干什么,我们就是谈一谈,您就不用操心了。

黄处长:行,那我走了,你们慢慢聊。

黄处长转身刚走,队员们就绑起了赫兹赫华,他们好像早就料到的样子,并没有太吃惊。

队长:你就是赫华呀,还是第一次见到本人,挺帅一小伙,你偷个档案有啥用?

赫华:我自有用处,没必要告诉你,你赶快给我哥哥签了字。

刘大:你有这么爱你哥哥吗?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努力的拖他下水?

赫华: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哥哥和你们在一起没有前途,我们兄弟齐心,要做一番大事业。

队长:呵!我倒要看看,一个逆贼,一个盗贼能做出什么大事业来。

赫兹:队长,注意你的言行,我不允许你这么侮辱我们兄弟俩。

刘大紧了紧手中的绳子,说:是吗,那你也得有资格不允许呀。

赫兹瞪了一眼刘大,转身问队长:来我也来了,你们还对我们这样的态度,你什么时候给我签字。

队长:字我是不可能签了,你可以骂我不讲信用,但你未来会感谢我的,赫兹。

赫兹:啊呸,我就说不该来的,早知道带把枪,和你们同归于尽!

胡鹏:那你应该带手榴弹

队长:至于你,赫华,你的犯罪证据我已经找齐,你就等着被判刑吧。

队长本以为赫兹赫华的脸上会显出惊讶甚至难过的表情,但是他们却笑了起来,笑中带着讥讽。

赫兹:对不起队长,你可能又要失算了,主审官是吉司令长,而恰恰吉司令长已经同意帮我们到底了,就算你找到再多的证据,赫华也不会被判刑的。

赫华:哎,虽说你机关算尽,这件事,你可是失算了。放弃吧,给我哥哥签个字,我们不会再找你们麻烦的。

队长恼羞成怒,从衣服里拿出一把小型手枪,直指赫华的脑袋,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我们队会解散的。

赫华:那关我什么事,有本事你开枪啊。

陈瑶以迅雷之势抽出匕首,划向赫华的手臂,一道直直的如闪电般的伤疤印了上去:你挑衅谁都可以,但你要敢挑衅队长,我让你生不如死。

赫兹:陈瑶,你疯了,为什么要动手?

陈瑶:我想我已经说清楚了。

赫华:你们到底要怎么样?

队长:我们的目标,就是杀了你,是,吉司令长是总判官,我们还有黄处长呢。

赫兹:哼,黄处长大还是吉司令长大,你们考虑清楚,招惹了吉司令长,你们队会被全队封杀的。

队长:那也请你考虑清楚,在我没签字以前,你还是我们队的人。

赫兹:行行行,你到底什么时候放了我们?

队长:你可以走,赫华得留下。

赫华:哥你走吧,我能对付的来。

赫兹:行,你保重。你们几个,给我松绑。

队长:这是白虎队,队长还在这儿呢,轮不上你命令我的队员。康潜,张梁,把赫兹放走,别让他靠近我们的管理处一步。董毅,胡鹏把赫华押监狱,严加看管。

他们走了,又一片安静,队长叹了一口气:哎,还有两天。

【第三天】【队长副队长休息室】

队长:你说他要档案有什么用呢?

刘大:我总觉得没什么用,咱们的档案全司令部就黄处长一个人会读,再说了,就算会读吧读出来有什么用吗?

队长:这种事,风险又大,代价又高,最主要还没啥用,真是不懂。

刘大:哎呀,咱们应该问问小董呀,他是分析员,或许有什么想法呢。

队长:董毅,董毅,过来一下。

董毅:怎么啦队长?

队长:你说赫华偷档案没有任何用呀,你觉得他是想干什么?用专业的角度分析一下。

董毅:其实这个问题我一直在想,我只想到两点答案,第一的话就是要去卖钱,这个还是比较值钱的,但是敢买的人还真不多,我不信凭他的智商能找到买家。

队长:第二呢?

董毅:第二个就比较可怕了,那就是他要专门在我们白虎队看守时偷掉,想让我们和黄处长的关系有了隔阂,而且最好的结果就是解散,我个人认为第二种的可能性很大。

队长:他嫉妒咱们和黄处长的关系?

董毅:也可能是嫉妒,也可能是想再离间后利用黄处长。队长,这是我和你说,你千万不要告诉黄处长,黄处长绝对不会相信,还有可能让处长觉得咱们还是在包庇赫兹。

队长:好,我知道了。我们时间不多了,你说我们下一步该做什么?

董毅: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队长:哦,你再考虑考虑,先回去吧

董毅:是!

刘大:队长,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不知当不当说。

队长:你说。

刘大:你可以派康潜和董毅这两位狙击手去总司令部。

队长:你要干嘛?

刘大:暗杀。暗杀掉吉司令长,这样黄处长就可以升为司令长,那接下来的事我们就好控制了。

队长:天哪,你是被逼疯了吗?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暗杀总司令,你不要命了!

刘大:只要暗杀成功,咱们就不会有任何事,你打听打听,有几个人真正喜欢现在这个吉司令长。

队长:你说的也不是没道理,但是…

刘大,队长,别犹豫了!时间,没时间了,就剩两天了。

队长:嗯,我无条件信任你。咱们是和兄弟们商量一下呢,还是咱俩就这么定了?

刘大:哎,这风口浪尖上,兄弟也暂时不能信啦,就咱俩定了吧。一会咱们请董毅和康潜出去吃饭,跟他们说了这事儿。

队长:好,就这么定了。那这件事目前只有咱们四个知道,过了这会儿在告其他兄弟。

刘大:嗯,我去叫董毅和康潜了。

【饭店】

刘大:董毅,康潜,我和队长有件特别重要的事有求你们。

董毅:别说求,是要求。

刘大:嗯…,是这样的,昨天赫华不是说他们联系好吉总司令了吗,我们想了一想,如果真是这样,咱们胜算不大,我们有一个打算,嗯……打算…打算…让队长说吧。

队长:我们想请你们两个狙击手来完个任务。

康潜:你们不会…

队长:杀人,杀了吉总司令,黄处长就可以变成黄总司令了,这样接下来的结局还不是任咱们摆布吗?

董毅:可是,怎么杀?

队长:所以才叫你们的呀,你们是狙击手,当然是暗杀。

康潜:好吧,我们服从你们安排。具体行动计划是什么?

队长:我们商量决定,今天晚上你们俩在总司令部附近的小阁楼里潜伏,没有得到我们的指示前不要轻举妄动。一旦有消息,我们会立刻给予你们暗号,你们出动,到时候我和副队长会给你们用一种特别的方式打掩护,你们只需悄悄潜入吉司令长的休息室,尽量做到只杀吉司令长,不伤其他人,但实在没办法的话,谁碍手杀谁。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既然我们已经成坏人了,那就坏到底。

董毅:好,那我们回去准备一下。

队长:别有心理负担。

刘大:队长,你想的可真周到哈,咱们用什么特殊方式打掩护呢?

队长: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夜晚】

队长:董毅,康潜,注意安全,等你们的好消息。

董毅:那我们也等你们的信号

队长:好,走吧

刘大:队长,你现在还没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做呢。

队长:我们得想办法引开吉司令长司令部前的侍卫,但具体怎么做,其实我也没想好。

刘大:你逗我呢吧,队长,你不是这样的人啊,到底怎么了?

队长:时间太紧,我只能先用谎言安抚住董毅和康潜,见机行事吧!

刘大:可是…

队长:别说了,到时候再看吧。

【深夜行动】

康潜:呼叫队长,呼叫队长,我是康潜,一切准备就绪,请指示,完毕。

队长:我是队长,你们随时准备,静等我们信号,完毕。

刘大:队长,我们到底要做什么啊?

队长:时间来不及了,咱们在总司令部附近制造乱子,引开侍卫们,然后立刻给康潜他们行动信号。

刘大:制造什么乱子?

队长:用最简单的方式,放火。

刘大:好。

队长,我们出发吧,记得点燃几棵树,最好别伤人。

几分钟后,总司令部前燃起熊熊大火,可奇怪的是,这火并不是队长和副队长任何一个人放的。

队长:刘大,那儿竟然着火了,咱们还没开始行动呀?

刘大:起火了?这么巧?

队长:算了,时间紧迫,给康潜他们信号吧。

刘大:慎重呀,不会有人知道了咱们的行动,故意引咱们的吧。

队长:来不及了,给康潜回话。

刘大:好的

刘大:呼叫康潜,我是刘大,开始行动,完毕。

康潜:收到,开始行动,完毕。

夜深人静,只有大火呼呼的声音,董毅是第一次执行这种暗杀任务,不免有些紧张,又加上他天生怕火,有点打退堂鼓。

董毅:康,你说咱们能成功吗?

康潜:不一定,但是要尽力

董毅:如果真的不成功呢?

康潜:你有这种想法,配成为白虎队队员吗?

董毅:好吧,其实我更想先杀掉赫兹。

康潜:什么都别说了,开始行动吧。

董毅:好

康潜和董毅凭着特种兵独有的潜质,读懂了队长的意思,趁乱进入了总司令部。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在他们暗暗高兴自己行动即将成功时,有一个人已经在暗处观察他们好久了,这个人就是“帮助队长和副队长放火的——赫兹。

康潜:董毅,躲一下,那儿有人

董毅:哪有人?

康潜:赫兹,出来,我们看见你了。

赫兹:哼,眼力不错,你们要来干什么?放火,偷袭,你们到底要怎样?

董毅:赫兹,你给我放下枪

赫兹:你给我举起手来,举起来!

康潜:赫兹,你非要这样吗,你能放下枪好好说吗?

赫兹:不能,放下你们的武器,你们到底要干嘛?

董毅:杀了你

话音一落,赫兹竟然举起枪来,随着扳机扣动,子弹飞弛而出,董毅应声倒地,地下流了一大滩血。

康潜:赫兹!你疯了!

赫兹咬着牙说:没错,我就是疯了,请你记住,从现在起,我是吉司令长的人,火是我放的,人是我杀的,但没有人会把我怎么样,你懂吗。

康潜伏在董毅身边,望着早就没有呼吸的董毅,眼泪流了下来:兄弟,仇,我会帮你报的,就算我今天不能活着出去,总有人会帮你报仇的。然后转头看向了赫兹:赫兹,这是你兄弟,你曾今的兄弟,我也是你的兄弟,也是你曾今的兄弟,今天,我和你拼了!

康潜还没来得及冲上去,赫兹一挥手,四面八方潜伏的护卫队士兵冲上去绑起了康潜。

赫兹:忘了告诉你了,我已经是吉司令长护卫队队长了。

康潜:吉司令长绝对没让你随便杀自己的兄弟

赫兹:但吉司令长一定让我杀刺杀他的人

康潜:你犯法了赫兹,会被判刑的

赫兹:你惹着我了康潜,会被杀掉的

康潜:我进来就没想着出去,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死在你枪下也值了。哎,只是我想过会死在战场上,死在敌人的枪下,却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死在自己兄弟的枪下。赫哥,既然你想好了,来吧。

赫兹:康潜,不用给我打感情牌,我杀你是一定的,但不是现在,我会把你押送到吉司令长那儿去的。

康潜:随你。

赫兹朝一群人挥了挥手,卫队的士兵们把康潜押了起来,推推搡搡的走了。赫兹望了一眼董毅的尸体,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走了。

【第四天】【队长副队长休息室】

刘大:队长,昨晚小康他们怎么没有回来?

队长:他们回不来了…

刘大:到底怎么了?出事了?

队长:昨晚你睡着以后,吉司令长给黄处长打了电话,黄处长告诉我,赫兹开枪了。

刘大:对谁?

队长:小董。

刘大:狠手?

队长:嗯

刘大:小董…被杀了?

队长:嗯

刘大: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不,小董,不可能,你骗了我,不。

队长:你冷静点

刘大:小康呢?

队长:赫兹没杀他,被抓起来了

刘大:还活着吗?

队长:嗯,活着,但是估计也快结束了,哎

刘大:队长…没办法了吗…小康和小董,他们…我们,真的帮不上忙了吗?

队长:我也没办法,这事儿是我策划的,本来暗杀司令长就是死罪,我再插手,只怕…

刘大:难道我们就这么看着他们去死?

队长:当然不是,只是现在没什么好办法啊。

刘大:办法是人想出来的,我这就去找赫兹这个王八蛋。

队长:你别冲动,吉司令长没找咱们麻烦已经偷笑了,你就别添乱了!

刘大:他们是你兄弟吗,对,我忘了,我们只是你的属下,但是,我告诉你,董毅和康潜是我兄弟。何况康潜不是还没死吗?

队长:对,是你兄弟,那你要怎么样,劫狱?诈尸?

刘大:…

队长:事情已经是定局了,别忘了我们的初衷,别忘了我们要干嘛?

刘大:那我们的损失也太大了吧,狙击手没了,分析员没了,吉司令长却还活着,我们的初衷到底是什么?难道不是打赢官司吗,我们这又是何必?

队长:谁能想到没成功呢?百密一疏啊。你说赫兹怎么会是吉司令长的手下?

刘大: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队长:还有最后一天了,必须要查清楚。

刘大:队长,你的初衷,初衷,是什么?

队长:杀掉赫兹

刘大:不是这个,最初的。你想想这几天发生了什么?

队长:先是因为赫兹包庇赫华,档案失窃。

刘大:对,你继续回忆。

队长:然后黄处长找我,却收到赫兹的信。后来咱们开小会,和赫兹摊牌,赫兹叛变,让我在辞职报告上签字,我不签,他告诉我们因为吉司令长,所以无论官司怎么打都赢不了,然后咱们去刺杀吉司令长,损失了两员大将,然后……

刘大:没了,就这些

队长:天哪,咱们这几天就干了点这?其实重点不在吉司令长,还在赫兹啊,我们为什么要去刺杀司令长?

刘大:哎,没有卖后悔药的啊。

队长:我真想扇自己一个嘴巴子。

刘大:咱们都平静一下,接下来要好好干呀,不能让死去的兄弟们失望。

队长:咱们大题小做了,这算什么破事儿,战争的时候我们队都没有伤亡,一个这事,竟然一事两命。

【吉司令长办公室】

吉司令长:小赫,白虎队派康潜和董毅刺杀我?

赫兹:报告司令长,没错

吉司令长:你说他们是吃饱了撑的吧,你和他们怎么说的啊?

赫兹:我说您是我们坚强的后盾,会一直力挺我和赫华的。可是我没料到我们队的兄弟们还真敢干。

吉司令长:嘿,我真没看错白虎队,敢想敢干,你这次可是假背叛,是替我测试白虎队的,测试结束后立刻给我归队哈!

赫兹:是!

吉司令长:对了,你真的把董毅杀了?

赫兹:怎么会?我打的是麻醉弹,火药太强,让小董受了伤,才流血的。您不用担心了,康潜和董毅那边我已经安抚好了,他们同意帮咱们一起测试,不会漏馅儿的。

吉司令长:好!那你对外先说他俩被杀了,总有一天会坦白的。

赫兹:是!那下一步我们怎么行动?

吉司令长:最后一道测试,假装绑票,逼迫你们队长来见我,看他敢不敢为兄弟牺牲。

赫兹:好,多会行动?

吉司令长:明天吧。

赫兹:那最终我们怎么摊牌?

吉司令长:看他们的表现,要是你们队长敢来,那我跟他说,我会把你们队调到北京直属军区管辖,要是他没有来,那就让你通知他们,就当普通的测试吧。

赫兹:是!

【队长副队长办公室】

刘大:队长,你不觉得在刚才你回忆的过程中有很可疑的一点咱们还没有搞懂吗?

队长:哪点?

刘大:赫兹的信,黄处长收到的赫兹的信。你忘了吗?

队长:对呀,那封信究竟是什么情况?

刘大:而且,队长你不觉得很蹊跷吗?我们要刺杀吉司令长,结果赫兹正好在场。

队长:嗯,而且火是赫兹放的。

刘大:对呀,咱们的行动他都知道,有种请君入瓮的感觉。

队长:他怎么知道呢?莫非给咱们按了监视器?

刘大:不可能,咱们这儿是抗红外线的。

队长:那是怎么回事?

刘大:不知道啊…

队长:黄处长给我打电话了,我打开免提,问问他,你听着,有重要的记一下。

(电话)

黄处长:你们为什么要刺杀吉司令长?

队长:我们想干掉赫兹

黄处长:可你知道你们的损失有多大吗?董毅早就死了,康潜刚被枪决…

队长:康潜也…

黄处长:你们这样害人害己,别人还以为是我让你们干的呢。再说了,你们这样做没任何用处,你们的目的就是找回档案,查清楚赫华偷窃档案的原因。

队长:可是我们现在毫无头绪。

黄处长:从疑点查,想想这么多天来有什么没有破的谜?

队长:师父,确实有一个。三天前的那封信,署名为赫兹的那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当时赫兹绝对不可能有时间去写信,您能给我读读原内容吗?

黄处长:好,你听好了。黄处长好,我是白虎队221号赫兹,首先对于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我深表歉意,档案失窃是我一时冲动所制成的,没有人逼迫,更没有什么目的,我希望您能宽大处理,档案在烈风杯评选前,我一定会还给您,不会耽误您的工作。

队长:就这?

黄处长:嗯,有什么疑点吗?

刘大:有!

黄处长:哦?刘大也在旁边呐,说一说,什么疑点?

刘大:您再给我念一下第一句,他的自我介绍。

黄处长:黄处长好,我是白虎队221号赫兹。

刘大:221号?赫兹在我们队的编号是212!

黄处长:221是谁?

队长:是董毅。

黄处长:不过我觉得和号没关系,是这个人随便写的吧。

队长:那这也太巧合了吧,正好是被赫兹杀死的董毅。而且除了我们队队员,几乎没有人知道我们队的编号顺序,我觉得这个可能真的是赫兹写的。

黄处长:你不是说没有时间吗?我可是一收到信就给你打电话的。再说了,他给我这封信又要如何?

队长:他就是让你告诉我的呀,要是没有你的那个电话,赫兹是没有理由提出辞职的。

黄处长:也对,那你觉得除了这封信,还有什么疑点吗?

队长:有,我们觉得无论我们做什么赫兹都知道,就像在监视我们。

黄处长:你说你们队里会不会还有人和赫兹是一伙儿的?

队长:不太可能,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赫兹这次是因为他弟弟,其他人没有特殊原因不会叛变的。况且我们刺杀吉司令长的事只有我,刘大还有康潜和董毅知道。

黄处长:你相信刘大吗?

队长:绝对相信

黄处长:好吧。对了,烈风杯三天后就要开始递交各司令部的档案了,你说赫兹会还我吗?

队长:这就不知道了。黄处长,你为什么不下令抓起来赫兹和赫华,再调查呢?

黄处长:我怕吉司令长啊,上次我就要下命令了,吉司令长没骂死我,我哪敢啊!

队长:平常吉司令长也算是正义的一方啊,这次为什么要帮他们呢,他们可是盗贼啊。而且他们盗窃了档案,吉司令长不就没法递交了吗?

黄处长:要是评烈风杯的时候没交上去,吉司令长骂得是我。

队长:他不会是想陷害你吧。

黄处长:不可能,他陷害我也没用,对他没好处。

队长:那是怎么一回事啊

黄处长:先挂了吧,等我有思路了再给你打过去。

队长:好

(电话结束)

刘大:哎,要是董毅和康潜在就好了,他们一定可以给咱们线索的。

队长:刘儿,这么多天了,我总觉得事情不是赫华盗个档案这么简单。我总觉得赫华盗窃档案的背后有更深一层的意思。

刘大:我总觉得董毅没有死。

队长:为什么?

刘大:心灵感应还在。

队长:哎,你想多了。

刘大:凭我这么多年的了解,赫兹不是那种随随便便杀人的人啊。

队长:哼,这么多年,赫兹也不是随随便便背叛的人啊,切,他随便起来不是人。

刘大:接下来怎么办?

队长:我要去找吉司令长。

刘大:别呀,你找死呐,主动送上门。

队长: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我策划刺杀司令长没有成功,竟然没有通缉令,吉司令长也没联系过我。而且你不觉得自从档案失窃后,发生过好多好多奇怪到无法解释的事情吗?

刘大:然后呢?

队长:我觉得这可能是个阴谋。

刘大:阴谋?什么阴谋?

队长:不清楚。

刘大:队长,你不觉得自从档案失窃后,你也很奇怪吗?以前你是事事有准备,说每一句话都要过大脑的,现在呢。

队长:怎么,你怀疑我。

刘大:不是,我怎么可能怀疑你,我就是觉得,你可能是着急过度了,你应该冷静冷静。

队长:那你要我怎么办,咱们怎么这么啰嗦!

刘大:你先休息吧,不早了,明天我们叫上兄弟们一起商量。

【第五天】【会议室】

队长:兄弟们,对于档案失窃这件事,到现在为止已经五天了,我和副队长包括黄处长一点头绪都没有,有没有这几天考虑过这个问题并且有自己观点的,或者知道我们下一步该做什么的兄弟出来说一说自己的观点。如果今天我们还是没有查明真相,我们队就要面临解散的危险了。

张梁:队长,从这个案子开始查以来,我觉得我们就像无头苍蝇一样嗡嗡乱撞,为什么我们不能咨询咨询有关的人呢?

队长:你觉得谁比较有关?

张梁:赫兹呀,自从上次放了他后,我们就没有正面见过他不是吗?

队长:找他又有什么用?

张梁:是没什么用,那我们也得继续行动吧。

队长:不行,我们只有不到一天的时间了,不能再干任何没用的事了。

【吉司令长办公室】

吉司令长:赫兹,你准备多会儿出发?

赫兹:下午吧。

吉司令长:为什么?

赫兹:我再准备准备。

吉司令长:有什么可准备的?

赫兹: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点紧张。

吉司令长:没什么可紧张的吧。

赫兹:吉司令长,我觉得自己已经上了白虎队的黑名单了,而且我又名义上杀了小董,我要是现在出现在兄弟们面前,他们说不定会开枪。吉司令长,要不咱们测试就到此结束吧。

吉司令长:你怕了?难道你不希望我提拔你们队吗?

赫兹:嗯,有点害怕,我总觉得兄弟们已经不信任我了。

吉司令长:那你准备怎么办?

赫兹:没关系,我一定会去的,也可以弥补一下我没看好档案的过失。

吉司令长:嗯,具体行动计划和我说说。

赫兹:是!今天下午一点半左右,我到我们管理处附近观察,一旦有我们队的其他兄弟出来,我就行动,绑了他假装威胁队长,让队长来找您,他要来了,就交给您解释了,要是不来,我会和队长解释清楚的。

吉司令长:好,那你去准备准备吧。

赫兹:是!

【队长副队长休息室】

刘大:队长,这已经中午了,咱们去吃点饭吧,你已经两天没吃饭了。

队长:不想去,烦得不行,不想吃,你叫上几个兄弟们去吧。

刘大:说实话我也不想吃,是梁子病了,发烧,胃里没东西,得吃点东西。

队长:其他人呢?

刘大:没事儿。

队长:你派个兄弟出去买点吃的吧,大家都不舒服,别让这事儿影响了兄弟们的身体。

刘大:好。陈瑶,你到门口那家饭馆打包点吃的,兄弟们都饿了。

陈瑶:是!我现在就去!

刘大:嗯。

几分钟后,外面竟然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赫兹。

赫兹:别动,我要见队长!不然我开枪了!

刘大:队长,什么情况?这不是赫兹的声音吗?

队长:发生了什么?

刘大:赫兹好像把陈瑶绑架了。

队长:不会把,赫兹这是找死呐!

赫兹:队长,你给我出来,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他!

刘大:怎么办?

队长:我去见他。

刘大:队长,别,万一他带着枪呢?

队长:他不敢开枪的。你也拿一支枪,他要敢开枪,那你就开枪。

刘大:他要是真开枪了,那你不就……

队长:就按我说的去做,我要去见他,赫兹这王八蛋可真敢开枪,我不能不管陈瑶的死活!

刘大:哦…

队长:赫兹,你到底要怎样?

赫兹:哼,你可终于出来见人了,我是奉吉司令长命令来请你的,吉司令长让你去见他!

队长:为什么?

赫兹:治你的罪!

陈瑶:队长,别去,错不在你,你没有错,不要管我,这王八蛋已经不是人了!

队长:你和吉司令长是什么关系?

赫兹:上下级。

队长:说实话。

赫兹:你有什么资格威胁我?我们就是上下级!

队长:赫兹,你什么态度!你这个王八羔子别给我犯浑!

赫兹:你到底见不见,不见我就把他押回吉司令长的办公室!

队长:你放下枪,有什么话好好说,兄弟之间,舞刀弄枪的想什么样!别忘了你已经杀过我两个人了!

赫兹的眼睛暗了暗,随即又抬起了头:给我个准信。

队长:你可以先把他带回去,但我有一个要求,不许让他受任何伤,不许绑着他,晚上八点半,我一个人去吉司令长那儿找你,给我放人,要是他伤了一根毫毛,我唯你是问。

赫兹:好,我答应你,晚上八点半,我等着你,你要是在天亮之前还没到,我就撕票。

队长:你敢!

赫兹:走着瞧!

【会议室】

队长:兄弟们,我晚上是必须去了,该来的躲不过。我之所以不刚才就去,不是因为我怕了,是我想和你们交代一下。

东强:队长你别这么说,你又不是不回来了。

队长:我此行可能真的回不来了,吉司令长专门找人来找我,肯定另有目的。

岂凯:队长,你说有没有可能是赫兹在说谎啊。

队长:我大学的时候学过几年心理学,赫兹的样子不像在说谎。

刘大:队长,我们不会让你有危险的!

队长:我这次去不光是为了陈瑶,也是为了搞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假如他们要杀了我,死到临头不可能还不告诉我真相吧,只要他们一告我,我会想办法让你们知道的。

刘大:队长,你怎么有种交代后事的感觉。

队长:哎,本来就是呀。我就想跟你们说啊,假如我真的回不来了,我希望刘大可以代替我,继续保持咱们白虎队的战绩。然后,我希望你们能够解决这件事,给死去的康潜和董毅两位兄弟一个交代,最后,我还希望你们可以比以前更好。

刘大:队长!我们不会让你有危险的!

队长:真正爱我的人从不会轻举妄动,会听我的话,好好给我发展!

刘大:事情可能没你想的那么糟呢?

队长:不说了,我该出发了。

东强:队长!

队长:怎么了?有什么和我说吗?

东强:你是我见过最好的队长!

队长笑笑:你们也是我见过最好的队员,再见。

【吉司令长办公室】

陈瑶:赫哥!你到底要怎么样?你为什么要让队长来?

赫兹:哎,小瑶,一言难尽呀。

陈瑶:有什么一言难尽的?给我说清楚!

赫兹:好吧,这其实是一个吉司令长的测试,北京那边直属军区有一个空位给力吉司令长,吉司令长这不是在测试嘛,咱们队前几关都过了,要是队长来了,咱们队就可以被提拔到直属军区了。

陈瑶:啊?

赫兹:你可能不信,队长马上就来了,一会儿吉司令长会和你们解释清楚的。

陈瑶:那你为什么杀康潜和董毅?

赫兹:冤枉啊!我没有杀人,他俩现在和吉司令长的警卫员在一起,过得比你们好。

陈瑶一脸惊异的笑了:这是真的?

赫兹:对啊。

陈瑶:那你背叛也是假的喽。

赫兹:当然!

陈瑶一把抱住赫兹:赫哥,我就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

赫兹:看,队长在后边看见咱们了。

队长:我去!这啥情况,小瑶,你俩咋抱一块儿了?

陈瑶笑着说:你一会就知道了队长。

赫兹也笑着说:队长,走吧,见吉司令长,告你个好消息。

吉司令长:我就在这儿呢!

队长:吉司令长好!

吉司令长拍了拍队长的肩膀:不错,恭喜你。

队长:啊?

吉司令长:小赫,你告诉你们队长真相了吗?

赫兹:还没,您说吧。

吉司令长:好吧,小赫,你先把小康和小董叫出来,让你们队长也把你们队所有队员都叫过来,我和你们好好说。

队长:小康和小董不是…

赫兹:我不会无缘无故杀自己兄弟的。

不到一会儿,所有人都聚齐了,吉司令长开始解释:是这样的,北京的直属军区出现一个空位,军区长把这个空位给了我,让我分配一下,然后我开始一个队一个队的测试,测试内容都是一样的,大多数队伍都败在了最后一关,都不愿意为自己的兄弟牺牲,但你们队做到了。康潜和董毅我们早就和他们说过了。其实刚开始档案失窃就是我派赫华去偷的,赫兹是我准备测试你们队时让他假叛变的,还有什么问题吗?

队长:那…我们刺杀您的事儿。

吉司令长:毕竟这件事可能有些过分,你们不也没刺杀成功嘛,我就不追究了。

队长:谢谢吉司令长,对了,还有那封信……

吉司令长:嘿,那是赫兹早写好的,我只不过是代寄的。

队长:天哪,原来是这样啊。那为什么号是错的?

赫兹:我当时写信的时候可能太紧张了,然后就写错了…

队长:你厉害了,光是这个号还让我和你副队长思考了半天。

吉司令长:收拾收拾东西吧,后天的飞机,去北京吧。

队长:谢谢吉司令长。

飞机飞上了蔚蓝的天空,队长望着窗外,自言自语道:哎,虚惊一场啊!

【五年后】【北京】【白虎军区直属队管理处】

队长:咱们明天回以前咱们队的管理处,看看吉司令长,看看黄处长。

岂凯:太好了,我早就想回了!队长,咱们都回?

队长:当然。

赫兹:我和刘哥可能不能回。

岂凯:为什么?

队长:他们有秘密任务…

—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